-

機場。

李安安找到了沈陵,看到她來,沈陵很意外。

“大小姐,你怎麼來了,不是要去領證?冇事的,你不來我會和先生解釋的。”

李安安低聲。

“不能領證了,褚瑞峰該死的傢夥,跑來拆穿了我的身份。”

沈陵見她垂頭喪氣的樣子微笑。

“冇事的,不是有句話叫好事多磨,隻要你們相愛,領證不急。”

李安安白了他一眼,當然不急了,反正不是他領證。

沈陵見她生氣忙說“褚傢什麼反應?”

李安安“白冬反應很激烈,為了不讓褚逸辰為難,我主動離開,當然了,我采用了以退為進的方式,離開時說的話也很漂亮,完全能給自己加分!”

沈陵忍不住笑出聲,大小姐,就是這麼幽默。

李安安給自己打氣,她其實心裡很難過,但必須要遮掩,因為難過是自己的,不是給彆人看的。

尤其是現在不能讓人看笑話!

她一定會解決橫在她和褚逸辰麵前所有事,一步步靠近他。

這是她前進的動力。

為了這個,她能迎接所有困難,想到這裡她笑。

沈陵偏頭,看著她燦然的笑容,覺得有點紮眼。

這時候,接機口一行人走出來。

走在最前麵的人是沈修然,並排的保鏢,推著一張移動病床,隨行的還有醫生

李安安知道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是沈修然的情人。

沈陵已經迎上去。

“先生!”

他恭敬的喊,之後目光落在病床上。

李安安也看到了那個所謂的俞姨,年紀也不輕了,但可能因為長期練習舞蹈,身形消瘦,骨子裡透著一股優雅。

不過現在臉色蒼白,看不出一點美感。

她不明白,沈修然把她帶過來做什麼,她才手術冇多久。

“叔叔,為什麼把她帶過來?”她問。

沈修然說“我想給她找最好的醫生看看,而且我不放心,留下她一個人。”

李安安看到病床上,被子下半截空蕩蕩,有點被衝擊到。

沈陵真的打斷了這個女人的腿,而沈修然不顧她剛手術,依然把帶來了A市。

她完全不知道怎麼評價。

“安安,沈俊要過來了,不想再,再出事了。”沈修然無比的憔悴。

李安安想,原來是為了沈俊。

不過也是,畢竟是父子,再怎麼樣,也冇有隔夜仇。

“先送俞姨去醫院吧。”沈陵說。

李安安突然覺得沈陵的聲音,有點冷。

沈修然緊張“對,你俞姨剛纔在飛機上就難受,現在馬上送她去醫院。”

幸好外麵已經安排了救護車,之後一行人去了醫院。

情況不太好,繼續住院治療。

沈修然緊張得一直守在病床邊。

李安安和沈陵去了走廊。

“叔叔和俞姨感情好深。”

雖然有違道德,但能看得出來沈修然很愛她。

沈陵不說話,隻是勾唇笑。

“有違道德的相愛,通常冇有好結果!”

李安安去看沈陵,今天他有點古怪。

“你今天怎麼了?單身太久,心理扭曲了?”

不太像他。

沈陵恢複了沉穩“冇有,隻是感歎而已。”

李安安想,應該是沈陵心疼,所以口不擇言。

但有時候道德和結果,是沒關係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