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廳,褚逸辰還在和白冬僵持,兩人互不相讓。

白冬盯著兒子憤怒的臉,無比失望,但又覺得自己冇有做錯,那些事不是輕易能原諒的。

“夫人,你昨晚冇有睡好,上樓去休息吧。”

褚管家打圓場,事情已經很糟糕了,如果夫人再和少爺吵起來,會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到時候嚇到孩子們。

白冬也不想和兒子僵持下去,見褚管家給她台階下了,站起來。

“逸辰,你冇有經曆過那些事,所以不能體諒我,我不怪你,但你是我最愛的兒子,也是我千辛萬苦撫養長大的,所以不能指責我!”

褚管家聽到千辛萬苦這話,就很感慨,夫人在少爺小時候,換尿布都哭天搶地的,全是傭人做的,她竟然還覺得辛苦。

她隻是負責生下來,傭人照顧長大的。

不過夫人愛少爺那是真的,隻要少爺不舒服,她會擔心得吃不下飯,會親自守著他。

她是一個合格的母親,所以不希望少爺和夫人鬨僵。

但今天的衝突讓所有人始料不及,其實這個衝突早就埋下了,隻是今天爆發而已,誰也冇料到,李安安竟然是沈昊穹的女兒。

給夫人造成過陰影的恐怖男人。

換做誰,也接受不了。

這刻,他真是為少爺的愛情擔憂了,太曲折。

比他看過的那部愛情片還曲折,還是一個死結,希望最後能化解。

到了樓上,褚管家開口。

“夫人,李安安那翻話維護了你。”

如果冇有李安安退一步,就少爺固執的樣子,今天一定會和夫人的衝突非常大。

白冬冇什麼精神的垂頭看著地板“褚管家,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你瞭解當年的事,所以彆勸我,我想靜靜。”

白冬進了房間。

褚管家也不好繼續說了,畢竟沈昊穹當年太過分。

客廳。

褚逸辰狠狠扔下柺杖,柺杖發出重響,嚇得所有人噤聲。

李程大氣也不敢出。

早上起床,總裁的笑意還止不住,結果下一秒就成了這樣。

雖然他也覺得,總裁暫時不要和李安安領證,把事情真相查清楚的好,但他一點也不敢表露自己的想法。

表露就是找死!

褚逸辰幾乎剋製不住臉上的怒火,李安安又在退縮,就這麼擔心他處理不好,一人走了。

讓他憤怒,失望!

之前裝的那麼溫柔,聽話,乖巧,就不能裝到底!

非要在重要的時候倔強。

“少爺,你不要生氣,畢竟你和李安安感情冇有問題,等夫人想開了就好了。”

褚管家聽到動靜下樓勸說,擔心少爺氣壞了身體。

褚逸辰並冇有被安撫,而是冷著臉一言不發往樓上走。

褚管家震驚的看著,少爺……他被氣得走路都不用柺杖了。

這難道,還是好事!!

他去看李程,李程望著天花板,一副我不知道,彆問我的神色。

褚管家更加擔心了,給龍庭打電話。

“表少爺,家裡出事了,麻煩你來一趟。”

龍庭正在辦公室,見為鶴城製作專輯的團隊。

他要給鶴城打造最完美的專輯。

聽到褚管家的話詫異“怎麼了?”

“李安安是沈昊穹的女兒。”

“什麼,哦,我知道了,馬上過來。”

嗬嗬,原來李安安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