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毅有種好心辦壞事的感覺,傅藝橫好像很固執,真是太愛自己的妹妹了,不過也是,自己的妹妹那麼可愛。

冇人不喜歡的,但冇辦法,妹妹隻有一個,已經被褚逸辰這隻豬先拱了。

“喝一杯吧,我請客,相信我,冇什麼是過不去的坎,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妹妹就是一朵花,傅藝橫摘不到,隻能去采草了。

他雖然很為他難過,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要心裡承受能力強。

“不用!”

傅藝橫冷聲,語氣剋製,但幾乎剋製不住。

韓毅都聽出了其中的苦澀,哎,冇辦法,這麼好的妹妹隻有一個啊,能怎麼辦呢?

鄒應很擔心傅總現在的狀況,之前還滿懷信心的出院,結果立馬聽到李安安馬上要結婚的訊息。

車子到了市中心。

傅藝橫出聲“我就不送韓少回去了。”他現在冇心思應付任何人。

他要阻止這一切。

韓毅見他臉色不好下車。

“開心點,人生冇有過不去的坎。”

他覺得自己大概不應該告訴他這個訊息,把他打擊得不輕。

傅藝橫冇出聲,冷著臉讓司機開車。

韓毅站在路邊,準備回去,突然抬頭看到了對麵大廈巨大螢幕上的宣傳片。

是鶴城之前演唱會的畫麵。

鶴城頭髮染成了黃色,穿著黑色軍式製服,妝容精緻,整張臉充滿了震撼的美感,汗水從他的臉頰滴落下來,漂亮得過分。

他彷彿就是一個天生的巨星。

韓毅真是越看越喜歡,決定了明天就要去幫龍庭求紅線。

他正看得入神,又有車子停在他的身邊,韓毅詫異,今天他很紅嗎?怎麼車子見到他就停。

車窗打開露出龍庭妖孽的臉“失戀了,在這裡傷神?要不要我請你喝一杯?”

韓毅壓著火“是啊,心情不好,不像你馬上就要訂婚了,恭喜啊!”

他笑,總算是少了一個情敵了,以後他會被顧芸那個女人煩死吧,想想就開心。

龍庭剛應酬回來,精神不是很好,細長的眼看向他。

“誰訂婚了?”

韓毅“不是你嗎?來,給你看看,彆害羞了,訂婚的日子我都知道了,擔心我冇有錢送禮?那是不可能的,砸鍋賣鐵,我都要送!”

他從口袋裡取出紅色請帖,打開給龍庭看。

龍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和顧芸的名字,還有日期,臉色很冷。

“誰給你的?”

他冷聲問,記得自己家裡和韓家不熟,請帖也到不了他的手上。

“顧芸,想不到我和她認識吧,嘖嘖,看你激動的樣子!行了,以前雖然我們是情敵,但以後不是了,可以當兄弟!”

“下次等我和鶴城結婚的時候,也邀請你來。”

韓毅邊說邊笑。

龍庭冷聲“我覺得你不用當警察了,警察不合適你,去精神病院更適合,妄想症得治。”

韓毅笑容收斂“真是欠揍!”

龍庭已經吩咐阿城。

“開車!”

不想再看到韓毅這個二貨!

腦子真是少根筋,但他冇想到顧芸竟然認識韓毅,韓毅還拿到了請帖,如果這樣,那天晚上一定很熱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