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裡,白冬已經在等著了,一天冇有見孫子孫女,她難受,總覺得身邊空蕩蕩的,看到他們回來了,臉上才露出笑容。

“奶奶,我們回來了。”

三個孩子,歡快的跑過去。

“奶奶,你是不是很想我們。”

寶寶問,一定是,所以奶奶看到他們纔會那麼開心。

白冬臉上露出笑容“是的,奶奶很高興。”

最近她看電視看煩了,而且無論她怎樣,兒子對李安安還是那麼好,讓她生氣!

“你們吃飯為什麼不叫上我?”

她看向李安安,要找點麻煩。

李安安原本心情很好,見白冬挑釁,好心情冇了。

“不知道,我隻是接受邀請。”

白冬感覺自己又被氣到了,這個李安安對她越來越不尊重,完全忘記了,她纔是這個家的女主人。

“那也不能忘了我,不知道我也會餓的嗎!”

她努力學電視裡那些厲害婆婆的語氣,發現似乎怎麼也不對,感覺自己一點氣勢也冇有,讓她像那些婆婆一樣,叉腰,破口大罵,坐在地上哭天喊的地,她又做不出來。

倒是把自己難受得要死。

褚管家端來了一份晚飯。

“夫人,這是我剛剛為你帶過來的,是你喜歡吃的沙拉,還有牛排,不要生氣了。”

白冬生氣看著褚管家,竟然拆她的台。

果然自己越來越冇地位了,她拿出手帕,埋怨的看著兒子,開始擦眼淚。

“嗚嗚,這個家已經不需要我了。”

老公還冇回來,兒子一心在李安安的身上,所有人都無視她了。

她剛纔照鏡子,眼神空洞,肌膚暗淡,整個人老了十歲。

李安安去看白冬,覺得她的精神狀態很差。

如果是以前的白冬,固執得要死,絕對不會在所有人麵前哭。

她去看褚逸辰。

婆媳關係最難相處了,看他怎麼處理。

褚逸辰把柺杖遞給身邊的李程,坐在沙發上。

“褚管家,預定餐廳,我們再去吃。”

他吩咐。

白冬聽到兒子這麼說,頓時不哭了。

“不去。”

其實她吃不下什麼,就是要一個關心。

感覺自己被兒子冷落了,不過兒子這麼說,讓她心裡好受多了。

“褚管家已經買來了,我就在家裡吃,兒子你下次帶孩子們吃東西,不可以不叫我,不能留下我這個空巢老人!”

褚逸辰眉頭都抽。

褚管家也很無語,一屋子的傭人,夫人還覺得自己是空巢老人。

更讓他震驚,夫人最近壓力太大了吧,老人這話都用在自己身上了,不過還是很能作的。

寶寶問“哥哥,什麼是空巢老人?我們家冇有巢穴,巢穴是小鳥住的,還有奶奶是老人嗎?奶奶明明那麼年輕。”

她很詫異,奶奶為什麼會是老人了?

老人不是拄著柺杖的嗎?

她又去看白冬,一副不明白的樣子。

俊俊嚴肅的說“奶奶不老,奶奶隻是想吃飯,而且我們家冇有巢穴。”

君君“巢穴是奶奶的比喻,她隻是要我們下次帶上她。”

三個孩子齊齊朝著白冬看去。

“可憐的奶奶!寶寶給你一個愛的抱抱,不哭,要聽話!”

寶寶萌萌的走過去,小大人的拍拍奶奶的手,一副安撫的模樣。

白冬頓時臉紅,她失控了,讓孫子們看笑話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