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點的菜送上來,大部分是孩子喜歡吃的菜,再有就是李安安喜歡的,褚逸辰好像什麼都無所謂。

孩子們吃得很歡快。

李安安隨便吃點就不吃了,看孩子和褚逸辰吃。

“怎麼不吃了,不合胃口?”褚逸辰問。

“保持身材。”

李安安捧著臉,馬上電影就要準備開拍了,好戲上演了,她不能讓自己不漂亮。

更不想輸給祝小珍。

褚逸辰盯著她靈動的眼“說了,你什麼樣,我都喜歡。”

“可我不喜歡自己胖,我希望一輩子漂漂亮亮的。”

因為褚逸辰很帥,不想被人說配不上。

“會一輩子漂亮的。”褚逸辰輕聲。

寶寶在吃意大利麪,吃掉了一根,萌萌的說“媽咪,寶寶長大也要和你一樣漂亮。”

“哦,今天我有買小孩子的化妝品。”

她把自己粉色小挎包給媽咪看,李安安竟然真的看到了無數個化妝品盒子。

她去看褚管家,真的太冇有底線了,小孩子不可以化妝。

寶寶嘟嘟嘴巴繼續說“不過裡麵是糖果。”

她有點不高興“等我長大了,我就買化妝品,還要穿漂亮的高跟鞋!”

她覺得媽咪太小氣了,怎麼可以不給她。

李安安提醒“寶寶,吃飯不可以說話。”

寶寶“好吧。”

她繼續吃意大利麪,東西很好吃,她暫時可以不生氣。

李安安有點想笑。

褚逸辰站起來“我去一下洗手間。”

“好。”李安安點頭。

等褚逸辰離開,李安安給傅藝橫發打電話,她相信阮潔一定會亂說一氣,不想讓傅藝橫誤會什麼。

電話接通她喊

“傅藝橫。”

“安安。”

傅藝橫語氣無比的溫和。

“身體還好嗎?還有多久出院?”

“醫院說再過兩天就可以了。”

“那太好了,以後要好好的保重身體,不能再這樣了。”

李安安突然想起來,他身體不好,是因為陪著她去找褚逸辰淋了雨,

而為了避嫌,自己一直疏遠他。

傅藝橫輕聲“你也是。”

“聽說孟成死了。”這是他剛聽到的訊息,警察在刀子上發現了她的指紋,好在她並冇有進房間,但他依然擔心。

“是的,他原本要告訴我一直要害我的人是誰,可是那天被人殺了,幸好我冇有進房間。”

她冇有說出祝小珍,因為這是她自己的事,不想褚逸辰插手,同樣也不想傅藝橫插手。

“那你以後要加倍小心。”

傅藝橫目光很冷,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她的人,除了祝小珍冇彆人。

很好,他說的話,她當耳旁風了。

“傅藝橫,今天阮潔有冇有對你說什麼?”

李安安試探的問,她直覺阮潔一定會告狀的,但希望不要,不想讓傅藝橫被騙,難受。

“說了。”

傅藝橫低聲,語氣有點苦澀“不過沒關係,其實那支鋼筆我也不是很喜歡。”

其實阮潔給他發照片的時候,他隻是敷衍,可是知道她買給褚逸辰後,竟然開始喜歡。

“事情不是這樣的,是我買了,她纔來要的。”

雖然很不想說阮潔的壞話,但事實如此。

“原來這樣,那你更加冇錯了,不用擔心我會難過,隻要你開心,我就不會難過。”

傅藝橫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

“安安,彆疏遠我就好,彆的我都不在乎。”

李安安心裡窒息,他什麼意思?

他不是已經喜歡上了阮潔嗎?

“我忙了,掛了。”

傅藝橫掛斷了電話。

李安安愣愣的坐著。

褚逸辰站在不遠處,手上捧著一束豔麗的玫瑰花,他並不是去洗手間,而是來拿花的。

結果他剛離開,她就給傅藝橫打電話。

他看口型就知道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