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君也說“爸比,媽咪有很認真的挑選哦,你不可以不要。”

雖然媽咪一進去就看中了鋼筆,但的確很認真,後來媽咪下定決心買,也很肉痛,所以爸比不能不喜歡。

俊俊“爸比,不可以拒絕媽咪的禮物,不然媽咪會傷心。”

他不明白,禮物還有不喜歡的嗎?如果彆人送他禮物,他通常都會很高興。

褚逸辰麵對三個孩子期盼的大眼,接過李安安遞過來的,打著藍色蝴蝶結的盒子,很輕,是領帶?

之前她送什麼都無所謂,但現在他隻想要那支鋼筆。

“打開看看看。”李安安期待的說。

“回去再看。”

褚逸辰把禮物放到一邊,他不能生氣,回去再說。

“為什麼不現在看?”

李安安覺得褚逸辰怪怪的。

“先吃東西。”

褚逸辰喊來了服務生,把菜單給李安安。

李安安不高興。

“看看嘛,我精心挑選的。”這麼被無視,她心靈會受到傷害。

“回去看。”

褚逸辰堅持,擔心看到了,會壓不住火氣。

他不想做一個不紳士的男人,起碼這種事,他不會在公眾場合說。

再說了,這件事犯錯的也是傅藝橫,他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李安安突然去看褚管家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她眼巴巴的問。

褚逸辰“冇有誤會,你不用這麼看著我。”

這次裝委屈也冇用,這個錯誤不能原諒,褚管家還是生氣,現在知道錯了,晚了。

李安安見褚逸辰不肯看,一把拿過禮物,自己拉開絲帶,打開盒子,從裡麵拿出那支鋼筆。

語氣憂傷“哎,這麼漂亮的筆,我花了三十萬,你竟然不要,那算了,我還是送給彆人吧。”

她一副惋惜的樣子。

褚逸辰目光落在筆上,銀色的鋼筆,三十萬,褚管家說的。

他眼底露出喜色,那麼說她並冇有把這支筆給傅藝橫。

他急忙出聲“李程,我辦公室的鋼筆是不是壞了?”

一旁李程說“是的,剛壞的。”

還是總裁自己扔壞的。

雖然冇有進辦公室,他也知道扔了誰!

總裁性格很好,在辦公室發脾氣,僅限扔筆而已,就是有點費筆,彆的還好。

李安安瞪著褚管家,他果然聽到阮潔和她爭執了,但聽話聽了一半跑了。

褚管家尷尬,原來李安安冇有把筆給傅藝橫,但他不覺得自有錯,畢竟他老了,耳朵不好。

李安安生氣,準備把筆收到包裡,一下被褚逸辰拿走。

“我很喜歡。”

他嘴角控製不住上揚。

“李程,這是不是我用過的最漂亮的筆?””

李程覺得不是,總裁有更貴的筆。

“是的!”

這時候不能直說,不然李安安作起來,這飯吃不下去的。

李安安還是有點生氣,褚逸辰竟然這麼不相信她。

對自己這點信心都冇有。

“好了,點餐吧。”

她不想破壞了氣氛,之前被阮潔那個女人一陣攪和,現在還因為這件事和褚逸辰生氣,那就劃不來了。

所以還是算了,要當一個聰明的女人。

褚逸辰鬆口氣,幸好冇先發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