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把李安安往褚妍的病房帶。

李安安穿著黑色裙子,高跟鞋踩在乾淨的地板上,發出聲音,整個樓層都顯得很安靜。

醫生打開鐵門,她就往裡走,簡直像進監獄一樣。

到了走廊儘頭,迎麵和褚瑞峰撞上。

李安安停下腳步,對方顯然是來看褚妍的。

“李安安。”褚瑞峰冷笑。

李安安嘲諷“我該怎麼稱呼你呢?”一個褚家的叛徒。

褚瑞峰擺架子“按輩分你應該叫我一聲叔叔,但我想你應該是嫁入不了褚家的,所以還是免了吧,叫我褚先生!”

“我記得你被趕出褚家了?”

褚瑞峰來火“我一輩子姓褚!”

李安安“那褚先生來這裡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關心我的姐姐,看到她被你們欺負成那副樣子,我真是心疼。”他語氣心疼,臉色卻無比的傲慢。

李安安直接拆穿他。

“你是為了要得到叔叔的訊息而來的,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到最後什麼也得不到!忘恩負義的人,不會有好下場!”

被猜中心思,褚瑞峰眼神發狠“你還真是一個惹人厭的女人!”

不怪褚妍恨之入骨“我也告訴你,不懂得分寸的女人,通常也冇有好下場!”

李安安不想再和他說下去,往前走去。

“對了,以後不要給我未婚夫身邊送女人!那麼喜歡,你可以留著自己享受。”

褚瑞峰手握成拳。

他已經記不清多少年,冇有人敢在他麵前囂張了,簡直不自量力。

以為褚逸辰護著她,就萬事大吉了,可笑,等著,她很快就會嚐到滋味了!

他繼續往前走,離開醫院。

李安安到了褚妍病房門口,推門,立馬一股惡臭傳來。

讓她差點嘔吐,根本無法下腳,滿地的垃圾,還有一牆的照片,褚妍已經變得不成人形,躺在床上,正在撕照片。

看到李安安來了,拿照片去砸她,可惜砸不到,輕飄飄的照片落在地上,讓她更狼狽。

“你來了,你終於來看我笑話了,你終於來了。”

她哈哈大笑,像個十足的瘋子。

“是啊,我來了。”

李安安原本還有些同情的,不過看到她依然不知悔改,什麼同情心都冇有了。

“滾,我不要見到你。”

褚妍大吼。

她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李安安,因為代表了她的失敗。

看到她就會想起自己的愚蠢,恨自己,怎麼冇早點殺了她。

“孟成死了!”

李安安突然說。

褚妍身體一抖,那個欺騙她的男人,竟然死了

“好好,死得好!哈哈,死得好。”

她大笑,死得解氣。

李安安冷聲“如果你不說出叔叔的下落,你也會是一樣的下場。”

她不會說孟成是誰殺的,就讓她認為是自己殺的好了。

褚妍身體又抖了抖,有點怕,但更多的是怨恨。

“哈哈,你想知道嗎?我偏不告訴你,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我還要謝謝你幫我殺了孟成,李安安啊,你總算是做了件好事了。”

李安安來火,褚妍真是她見過的最固執惡毒的女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