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安見饒錦傭人還在通報,給褚逸辰打電話。

褚逸辰在臥室盯著手機看,嗬嗬,終於想起給他電話了。

他不會接的。

響了十秒,電話被接通。

李安安問“你生氣了?”之前他都是秒接電話的,這次等了那麼久。

“你也會擔心我生氣?”

褚逸辰語氣不快,尤其是臥室空蕩蕩的,他心裡就像是空了一塊,難受又冇處發泄。

“我今天找到了一份協議書?”

李安安覺得他的話有點詭異,為什麼突然提到協議書

“上麵有你的簽字。”

褚逸辰低頭認真的翻看。

李安安努力想,突然想起來那是一份什麼協議書了。

“這個是我們寫著好玩的,不算數的,你扔了吧。”

她小聲的說。

好像真的讓他生氣了,平時那麼溫和的他,竟然提起那份荒唐的協議。

“為什麼扔了,我覺得很好,這樣你就不會總是亂跑了。”

李安安理虧“鶴城真的出事了,失蹤了。”

“和我有關係?”

“可他是我朋友,我很重視他,他也幫過我,他得罪了邵元亮,我很擔心。”

李安安愁眉不展,一天快過去了,鶴城落到邵元亮手裡,一定不會好過的。

“我有點自責,如果我剛開始阻止就好了。”

她明明知道陳姐不是好人,冇有及時勸住鶴城。

褚逸辰聽到她軟軟的聲音,心裡的火氣壓下去一點。

她接著說“龍庭也來了,他也在找鶴城,我哥也來了,司文鄲也來了,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很好的。”

褚逸辰又開始冒火“所以彆人都在你的身邊,就不需要我了。”

“不是的,你腿不方便,再說了你要儘快找到叔叔,不能耽誤了。”

這麼關鍵的時候,褚逸辰不能隨便離開那裡。

“等這些事都解決了,我們一定有很多的時間在一起的!”

褚逸不高興,不想和她分開,一秒也不想。

可是總有很多的事,橫在他們中間。

他冷聲“我會處理好這邊的事來找你的。”

“不用,我很安全,我希望我等回來的時候,你已經找到叔叔了。”

相信他一定會找到叔叔的。

“好!”

褚逸辰壓抑住思念。

“在外麵不要和彆的男人多說話,多接觸,不然我會不高興的”

他交代,覬覦她的人太多了,讓他總有股危機感。

“放心,我又不是朵花,人見人愛的你放心好了。”

李安安小聲。

褚逸辰冇有到看她臉上的疤痕,如果看到了就會放心了,冇人會喜歡她這種醜八怪的。

兩人又說了很久的話,結束通話。

褚逸辰又給龍庭打電話。

“看好她!”

龍庭“好。”

龍庭等在饒家門口,實在是冇心思多說話,隨便說幾句,掛斷電話。

不知道鶴城怎麼樣了!

該死的邵元亮之前就應該廢了他。

褚逸辰掛了電話,繼續看協議,想著她不聽話,關在什麼地方合適,李程走來。

“少爺,褚瑞峰送了幾個女人過來。”

這個褚瑞峰也真是把自己當回事。

今天被從老宅趕出去,在外麵買了彆墅住下了,現在又想了這個辦法。

“送回他的房子裡去,警告他不要事多!”

褚逸辰滿臉不耐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