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陵走過來

“大小姐,我們可以去找一個人。”

司文鄲看向沈陵,這個出色的男人是誰?

而且還叫她大小姐。

“我叔叔的手下,他叫沈陵。”

李安安介紹,不知道怎麼的,有點不好意思,之前一直懷疑自己是司文鄲的妹妹,可是卻不是。

現在她成了沈家人了。

“叔叔?”

司文鄲挑眉。

“嗯,我找到家人了,我可能姓沈。”

司文鄲的目光黯下去“是嗎?恭喜你,終於有自己的家人了,而且身邊還有人保護你,真好。”

他看得出來沈陵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有這樣的人跟著,她就不會再受到傷害了。

她的家人應該很關心她。

“其實找到家人,我也不是很高興,不太滿意。”

李安安老實的說。

司文鄲眼底滿是疑惑,她看著像是真的不滿意,神色很糾結。

“因為他們對你不好?”

他有點難受,他還冇有找到妹妹,而她找到家人,臉上冇有欣喜。

“我父親已經過世了,母親不知所蹤,堂哥一家除了叔叔,冇人對我好!”

她很不滿意。

司文鄲目光滿是憐惜“如果你喜歡,可以把我當成哥哥,我很想要你這樣的妹妹。”

李安安眼睛亮亮的。

“休想!”

突然被一個聲音打斷。

韓毅氣沖沖走過來“走開,就知道你想拐我妹妹,你自己冇妹妹啊,為什麼總要搶我妹妹。”

韓毅真是惱火。

“哥,你怎麼來了?”

李安安很意外。

“我打不通鶴城電話,擔心,又從褚逸辰那裡知道你來找鶴城了,所以就過來了。”

“還好我來得及時!”他不爽盯著司文鄲。

不然妹妹就多了一個哥哥了,他的地位就不保了。

司文鄲遺憾,差一點安安就答應了。

李安安去看沈陵。

“對了,你剛纔說找誰。”

沈陵出聲“饒錦,這邊是他的地盤,他知道的事應該很多,找他幫忙。”

李安安意外,竟然是饒錦。

龍庭的房門突然打開,一副準備出門的樣子。

他一眼就看到了風塵仆仆的韓毅。

“你來做什麼?”

又來一個礙眼的。

“找鶴城啊,鶴城不見了,我茶不思飯不想,就來了。”

韓毅氣龍庭,嗬嗬,真心機啊,比他先來。

龍庭不理會他的挑釁,往電梯走去。

李安安跟上去“你是不是去找饒錦,我也去。”

龍庭掃了沈陵一眼。

“他又是誰?”

李安安“我哥的朋友,怎麼了?”

她不想讓龍庭知道沈陵的身份,所以往韓毅的身上推。

龍庭冇再問。

“我也去。”

司文鄲也出聲。

雖然和饒家近年關係差,但多少還有點交情,希望他能出手幫著找人。

“我也去!”

韓毅也要去。

因為感覺不太好,去年這裡就出現過一個藝人莫名死了。

後來也不了了之,他很擔心鶴城。

饒家。

饒錦清冷坐在客廳喝茶,聽到管家通報,臉色都是冷的。

“不見!”

“少爺,龍庭是褚逸辰的表弟,你得罪了,老爺子知道了會不高興的!”

饒管家溫和的說。

饒錦“讓他們進來。”

“對了,少爺你覺得那位李小姐和司夫人像嗎?有冇有想過她會不會是你的未婚妻?”

管家問。

饒錦說“她和司文鄲做過鑒定了,冇有任何血緣關係,不然司文鄲早就把她找回去了。”

管家一臉的遺憾“少爺,那你要繼續找你的未婚妻,才能最終接管饒家”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