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鎮子上的酒店。

龍庭站在房間裡吸菸,神色煩躁,很不安。

“少爺放心,我們一定把人找到。”

阿城說,誰這麼大的膽子啊,敢碰少爺看中的人,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去查!”

“是!”

阿城離開後,龍庭去走廊上走走,結果遇到了司文鄲。

“你來做什麼?”

龍庭看到司文鄲很不爽,他不好好的陪著他的未婚妻來這裡做什麼,湊什麼熱鬨。

“找鶴城。”

司文鄲眉頭緊鎖,因為他去警察局問過了,但對方態度敷衍,估計這裡水很深。

但他又不能把事情鬨大,讓媒體捕風捉影,傷害到鶴城,很擔心。

“他的事和你有關係嗎?”

龍庭來火,突然衝著司文鄲出手,提著他的衣領,眼裡都是戾氣,他已忍受了這種男人的虛偽。

“既然你已經有未婚妻,就不應該繼續關心他,聽到冇有,不喜歡就不要給他希望!

龍庭真的無比的惱火,這次鶴城出事,他擔心又覺得是個機會,

結果司文鄲又橫插一腳。

“打個賭吧。”司文鄲冷冽出聲。

“什麼?”

“堵他看到我們兩個會先走向誰?”

龍庭嘲笑“所以你想用自己的優勢來贏我?”

鬼都知道,鶴城會先走向誰了。

司文鄲拉下龍庭的手。

“鶴城會一直靠近我,所以就要看你的能力了,如果這個你都不敢賭,還提什麼喜歡他!”

司文鄲儒雅的臉上滿是嘲諷。

龍庭被氣到了“我從小就冇有什麼不敢賭的,條件是什麼?”

司文鄲“很簡單,如果我贏了,你就永遠不要出現在鶴城麵前,放棄追他的打算。”

龍庭問“如果我贏了呢?”

“那我也不會再見鶴城。”

龍庭笑“這個提議我喜歡,等著吧,我不會輸的。”

說完他轉身準備離開。

司文鄲又說“龍總,我覺得你還是適合原來的打扮,你不適合白色。”

龍庭腳步一頓,眼裡都是暗意,這個該死的司文鄲!

等龍庭氣沖沖回了房間。

李安安走過去問,她剛來就看到兩人起了衝突,還以為他們會打起來,幸好冇有

“為什麼打賭?”

不明白司文鄲為什麼要那麼做。

“他不適合鶴城,韓毅比較適合。”

李安安勸“這要看鶴城的選擇。”

司文鄲很固執“龍庭太花心,如果他對鶴城隻是一時起興,到時候又在外麵招惹彆的女人,鶴城的病隻會更重!我不會把鶴城推到火坑裡去。”

李安安這點上還真是無法為龍庭辯解,洗不白!

突然李安安想起了之前誤解他的事。

“我還以為你,陪著徐霜不管鶴城了呢?”

他有點不好意思,還罵了他幾句。

司文鄲笑,走近李安安,看著她直到自己的肩膀,顯得俏麗可愛。

“你叮囑的事,我一定會做到的,而且我也不放心鶴城,徐霜我已經安排人照顧了。”

他神色柔和。

李安安那股被徐霜那個賤人占了大便宜的感覺又來了!

司文鄲那麼好的人,怎麼栽在了徐霜這個心機婊的手上了。

“我很擔心鶴城。”司文鄲突然說“我很不安。”

這是他第一次有這種不安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