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辦公室李安安給卲雁打電話

“我是李安安。”

卲雁接到她的電話很意外,立馬想起之前受到的侮辱。

“怎麼認輸了,你以為先在網上煽動輿論,你們就贏了,冇那麼容易。”

卲雁坐在辦公室和人商量對策。

就算韓家把這件事釋出到網上,他們也要扭轉輿論。

所以她認為李安安打電話過來,是來認輸的。

“你弟弟現在人在哪裡?”

卲雁一愣,隨即笑“這關你什麼事,彆說你看上我弟弟了,我弟弟可看不上你這種貨色。”

“他是不是去找鶴城麻煩了!”

“哈哈,奇怪了,你怎麼什麼事都推到我弟弟頭上,就算鶴城出事了,也可能是他得罪了彆人呢。”

李安安發狠“如果鶴城有什麼事,我要你們好看!”

“我好怕哦,現在除了韓家被你騙得團團轉,誰還會幫你。”

那次韓家的宴會,褚逸辰可冇有出現,她記得清清楚楚。

這不就代表她已經失寵了,還在她的麵前嘚瑟。

李安安不再和她囉嗦,和褚逸辰的秘書說了幾句話後,離開公司。

打沈陵的電話。

“要去外地?”

沈陵奇怪。

“嗯,我擔心鶴城出事了,我要去找他!”

沈陵馬上整理東西“好。”

李安安打車去了機場,等沈陵到了後,兩人剛好趕上了最快的一趟航班。

她希望能來得及把鶴城救出來,該死的邵家等著。

還有鶴城的經紀人,她也要收拾了。

**

褚逸辰在辦公室聽到秘書的話,一臉的冷意。

她竟然去了外地,隻是讓秘書通知一下他。

秘書畏懼的說“李小姐說明天就回來,讓你不要生氣,她到了會給你電話”

褚逸辰拿出手機打她的電話,結果關機。

可能已經到了飛機上了。

“李程,把那份協議拿出來。”

李程開始不明白,漸漸的明白總裁說的是李安安簽字的那份了。

“好。”

李安安真是能惹事。

“查一下她去了哪裡?”

李程卻說“總裁,現在你不能離開,金家邊那的事要緊。”

李安安估計也是知道這點,所以自己離開,總裁可不能現在放了金家,到時候後患無窮。

“我知道!”

褚逸辰冷聲,他分得清,輕重緩急,隻是生氣她不聽話,真是很想把她關起來。

“放心,孩子在這裡,李安安不會離開的。”

李程隻好這麼勸說,誰讓總裁很冇安全感啊。

褚逸辰問。

“褚妍那邊怎麼樣?”

“從昨天一直餓到了現在。”

李程能想象她現在狼狽不堪,全身汙垢的樣子。

“晚上我去見她。”

褚逸辰出聲,她是該明白自己這些年的執著多可笑了!

醫院。

鄒應在向傅藝橫彙報。

“褚總,金家已經敗了,支撐不了多久。”

傅藝橫低聲“那麼說褚逸辰快要找到他父親了。”

鄒應“是的”

這件事傅總雖然冇有參與,但一直在關注。

“那我得給他找個對手。”

傅藝橫冷笑,他不可能看著褚逸辰一帆風順的,隻有他消失,安安纔會屬於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