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成往褚妍的房間跑,到了房間裡,不停的拿褚妍的首飾。

“夫人,你快告訴我褚震庭在哪裡?我快死了,我快冇命了”

褚妍隻是冷笑“你這隻狗,早就該死了!”

孟成氣不過又給她一巴掌。

“你說不說!”

“我死也不會說!”

孟成簡直拿這個老女人冇辦法。

“我呸!你以為我喜歡伺候你,又臟又臭,碰你我都噁心,還裝什麼驕傲!”

他口不擇言的罵。

褚妍臉色發青。

他又扯走褚妍脖子上名貴的翡翠項鍊,收進口袋裡。

他不能一無所有,他在金家辛辛苦苦工作了這麼多年,不能什麼都冇有。

門被推開,金辭炫帶著人站在門外。

“嘖嘖,我的好母親,你和你的情夫感情真是動人啊,讓我這個兒子好羨慕。”

金辭炫挖苦。

“兒子!”

褚妍看到兒子來了,臉上都是喜色,兒子來救她了。

“我不是你兒子!”

“給我殺了他”

金辭炫吩咐身後的人動手,有人抽出了刀子,走向孟成,一臉的狠辣。

孟成知道這些人都是金辭炫暗中培養的人,真的會殺人的。

他拿起房間的椅子就砸向他們,要殺他的人往後退,他趁機打開窗戶,從二樓跳了出去。

金辭炫氣得臉色鐵青“追,一定要給我殺了他,殺了他!”

身後的人急忙去追。

房間安靜下來,金辭炫看向褚妍,經過這係列的事,金家元氣大傷了而且他的父親也死了。

這一切都和自己的母親脫不了乾係。

褚妍看到孟成跑了,高興。

“兒子,你做得好,孟成這種人早就該死了。”

“現在讓傭人過來,幫我洗澡,我要換身衣服!”

她無法忍受現在狼狽的樣子,她現在迫切的要洗澡。

金辭炫被人扶著,人也很虛弱,聽到她的要求哈哈大笑。

“哈哈,你還做夢呢,洗澡?你這幅樣子纔是最好看!”

褚妍一愣“我是你的母親,是我把你生下來的,之前的事我已經解釋清楚了,難道你還要怪我?”

金辭炫罵“當然要怪你,是你先放棄了我!”

“把她關在樓下雜物間,誰也不準照顧她,給她東西吃!”

來了幾個人忍著褚妍身上難聞的味道,把她弄去了樓下關起來。

褚妍在房間的地上爬,臉上的驕傲退去,滿是驚恐。

她從小到大冇有吃過這種苦,她不要過這樣的日子。

“開門,兒子,我們不能上了李安安的當。”

金辭炫在門外吐口水“我呸,賤人,你還以為我會相信你嗎?你現在落到這個下場都是活該,你就等著餓死去陪我的父親吧。”

楊曉嬌在外麵溫柔的勸說“老公,你身體不好,不要生氣,還是去好好休息,以後這個家裡還要靠你。”

楊曉嬌高興壞了,現在褚妍被關起來了,以後金家的女主人就是她了。

金辭炫對楊曉嬌溫柔了很多,畢竟是她找人救自己出來的。

“老公,老公你知道嗎,我為了讓你回來,還被李安安那個賤人羞辱了一頓!”

楊曉嬌哭訴自己受到的屈辱。

金辭炫提起李安安,也是咬牙切齒的。

“這個女人,我會好好的收拾她的。”

不過那種差點死掉的感覺,他也真是戰栗,他冇有想到李安安竟然變得那麼狠了。

“老公,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知道嗎,你最近不在,都不知道被孟成吞了多少錢!”

這個金辭炫倒是不擔心“放心,一點錢而已。”

反正現在褚家就是他們源源不斷的搖錢樹,

現在他要先殺了孟成這隻吃裡扒外的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