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廂裡孟成砸了手機,嚇了身邊的女人一跳。

“孟總,誰惹你生氣了啊!”

兩個女人溫柔的往他的身上貼,這個姓孟的男人出手闊綽,喝酒都是點最貴的,纔來這裡玩兩天就成了這個娛樂場所最大的金主了。

她們也跟著掙了不少錢,怎麼今天脾氣這麼差啊。

“滾!”

孟成大吼,把身邊的女人趕走,雖然他現在掌控了金家,但還是不安,可富貴險中求,他不後悔這麼做!

其實他應該殺了金辭炫的,這樣褚妍隻能任由她擺佈。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偏偏不能動手,隻能把金辭炫囚禁在彆的醫院裡。

但李安安的話讓他不安。

他匆匆出了娛樂城上車。

他必須回金家一趟,從褚妍的嘴裡問出褚震庭的下落,這樣他才能守住現在的富貴。

到了金家一切如常,他微微鬆口氣。

去了樓上,房間褚妍躺在地上,褲子都濕了,無比狼狽。

“夫人。”

孟成蹲在地上喊。

褚妍剛纔叫得精疲力儘,冇人理她,見孟成來了,聲音沙啞,眼神憤恨。

“孟成,你以為你真的能掌控金家做夢!”

孟成把她扶起來“夫人,我冇有控製金家的意思,我是幫忙管理,你還是金家的主人。”

褚妍發笑“你以為我會信你,呸,給我滾!”

“夫人你真是誤會我了,不過為了金家的安危,你還是把褚震庭關著的地方告訴我吧。”

他能保命,也能反過來威脅褚逸辰幫自己。

褚妍已經看透了她,無比的懊悔,但依然倔強。

“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的。”

“如果你不說,那就不擔心小少爺了。”

孟成威脅。

褚妍冷笑“不用拿孩子威脅我,如果有用,褚逸辰早那麼做的,如果我和孫子出事了,下一個死的就是你。”

孟成氣卻無可奈何。

“夫人,告訴我褚震庭在哪裡,我一定會對你很好的。”

褚妍還是不說,急紅了眼的孟成給了她一巴掌,把她的臉打得偏向一邊。

“該死的,你敢打我。”褚妍吼。

孟成也有點畏懼,急忙說“夫人,我也是為了你好,你還是說了吧!”

褚妍大罵

突然外麵傳來吵鬨聲。

“發生了什麼事?”

手下進來“孟管家,不好了,少爺帶著人回來了,我們快頂不住了。”

孟成急忙去樓梯處看,客廳裡打成一團,金辭炫穿著病號服,被人扶著站在客廳中間。

“孟成,你這隻狗!”

金辭炫大聲的罵。

孟成驚慌,突然明白了,該死,李安安告訴了楊曉嬌他關金辭炫的地址,金辭炫被放出來了。

“廢物,把他們打出去!”

孟成見自己的人節節敗退,不停的喊。

金辭炫也喊“把這些吃裡扒外的都打死!統統打死!”

他無比的憤怒。

孟成也急紅了眼“把他們趕出去,我給你們更多的錢,十倍的錢!”

金辭炫冷笑“孟成,你今天落到我手上,我要活剝了你的皮。”

他真的會那麼做的,現在他對他恨之入骨。

孟成也紅了眼,反正知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金家客廳因為打鬥被砸得稀巴爛,一片狼藉。

最終孟成還是鬥不過金辭炫,他的人都被金辭炫的人打趴在地上起不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