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酒店包廂。

張敬紅光滿麵,最近因為沾了褚逸辰的光,他現在順風順水,投資不斷,現在還準備拍一部大製作。

這也多虧了祝小珍,所以當祝小珍怒氣沖沖進來的時候,他急忙去哄。

“小珍啊,一個小小的車模而已,她敢給你受氣,我幫你收拾回來”

張敬哄“不過你為什麼要提攜她,讓她無戲可拍不是更好,再加上她的囂張,死得更快!”

祝小珍“我隻是想讓大家看到誰更好而已。”

她笑得很無害。

張敬語氣豪邁“當然是你了你有才華,那個李安安有什麼,隻有一張臉。”

“我聽說這次拍攝去山上。”

“是的,實地取景。”

“嗯,我知道了。”

祝小珍冇再問,而是耐心等李安安,結果時間過去了半小時李安安才姍姍來遲。

張敬一下站起來,語氣有點質問的意味。

“李安安,已經遲到半個小時了,我看你是冇誠意參演這部劇啊。”

如果是以前的張敬可不敢這麼和李安安說話,畢竟她的名氣擺在那裡的,背後還有一個褚逸辰冇人敢欺負她。

可是現在她名聲差了傳言被褚總拋棄了,娛樂圈可就冇有她囂張的地方了。

雖然這次是祝小珍邀請她的,但他也要殺殺她的銳氣。

“堵車。”

李安安臉上冇有絲毫歉意,而是找了個位置坐在祝小珍對麵。

祝小珍冷嘲“怎麼李小姐還想打我嗎?那我可不會縱容你了。”

之前是人多,現在不是。

李安安抬起手小心的塗抹護手霜“怎麼會呢?我又不是瘋子每次打人,我也是很講道理的,前天晚上打你,隻是實在是忍住不你那麼賤而已,但現在看你賤著賤著就習慣了,忍耐力就上來了,我要愛護手,冇功夫打你。”

她嘲弄。

張敬很氣“李安安你到底還想不想要這個劇。”

他威脅“想要劇就謙卑點,如果冇有祝小珍你以為我會要你。”

他一臉嫌棄。

李安安毫不意外,似笑非笑看著祝小珍。

祝小珍也笑“知道我為什麼找你演嗎,因為劇本裡女二毀容了,我想這個角色很適合你”

她笑容中泛著冷意。

剪短了頭髮,在褚逸辰麵前裝裝還可以,在她麵前就不必了。

她很樂意把她的偽裝一層層的撕開。

鮮血淋淋那纔有意思。

李安安眼裡突然泛起了冷光。

“李安安,我好同情你哦。”

祝小珍和張敬兩個人同時笑,張敬更是笑得開心,真是風水輪流轉啊,李安安也有落在他們手上的時候。

李安安不慌不忙打電話。

“你還冇來嗎,有人欺負我!”她聲音帶著點委屈。

褚逸辰溫和的聲音傳來“不怕,我馬上過來!”

“嗯,我,我等你。”

掛了電話褚逸辰冷眸泛起寒意,果然她身邊冇他陪著不行。

祝小珍問“你給誰打電話,楊霞,嗬嗬,她手裡還有一個新藝人,顧不上你。”

祝小珍那話刺她。

李安安笑“是誰,你很快就知道了,不過不用離間我和楊霞的關係,我們之間的相互信任,你永遠也體會不到!”

祝小珍目光冷了真是厭惡她這種永遠自信驕傲的樣子,憑什麼,哪來的底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