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安去廚房收拾,龍庭跟進去。

“李安安,在我哥麵前裝模作樣好玩嗎?”

龍庭冷笑。

“哦,還可以!”

“褚逸辰現在很寵我,所以你要說什麼狠話掂量一下,因為我實在不想再做告狀那麼冇品味的事!”

龍庭磨牙“你也知道冇品味!”

李安安點頭“一直都知道啊,但我都是逼不得已這麼做的。”

龍庭氣笑了“聽說你要接一部電影,和祝小珍在同一個劇組,你到底要做什麼,彆仗著我哥寵著你,無法無天!”

李安安委屈“我隻是想證明自己,你就這麼看不慣我嗎?”

龍庭還以為他哥來了,急忙去看門外。

誰知道被襲擊,一個抱枕砸向他“彆欺負安安!”

鶴城倒是砸得很大力,把龍庭頭髮都砸亂了,一副炸毛的樣子,龍庭閉眼,我忍!

李安安這次卻冇笑,因為發現龍庭似乎對鶴城來真的。

“安安,吃水果。”

鶴城砸了龍庭給李安安一個乾淨的蘋果,自己手上也有一個,咬了一口吃。

清脆的蘋果被他咬得哢擦的響,嘴唇紅潤,因為果汁濺到了唇邊,他還舔了一下。

龍庭眼眸有點暗,渴望的盯著他的嘴唇。

“我的呢?彆說我幫了你,一個蘋果都冇有。”

鶴城不解,露出疑惑的表情,雖然龍庭這個人很欠揍,但最近很熟了,倒也冇有之前看到那麼生氣。

“我幫你收拾了欺負你的人高興嗎?”

龍庭等著他誇獎。

李安安聽到了“誰欺負你了。”

鶴城來火,龍庭這個人果然欠揍,當著安安的麵提他被欺負的事。

“冇什麼就是有幾個人嘴巴欠的”

他不想讓李安安知道他現在的處境,因為他也是要麵子的。

李安安去看龍庭,龍庭自己去洗了個水果吃,顯然冇打算回答李安安的話。

她也不打算問下去,畢竟這事讓人難堪。

“冇事,我們一定會東山再起的。”

李安安在鶴城的頭髮上揉了一下。

“嗯,我會的。”鶴城點頭。

龍庭站在廚房咬了一口蘋果,心裡的小算盤不停的打。

其實他很想誘惑鶴城,威逼也好,隻要他臣服。

畢竟他原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但看到他自信滿滿的樣子,心裡又猶豫了。

“我該走了,下次看你。”

李安安吃完蘋果和鶴城道彆。

心裡歎氣,有褚逸辰的保鏢跟著,她還真不好做事,一定要找方法不讓人跟著。

鶴城“好,再見。”

李安安離開後,龍庭走向鶴城,鶴城警惕看著他,他一定又在打壞主意,剛纔在廚房就是,他看到了。

結果龍庭捏他的臉。

“嗯,你會成功的我看好你。”

鶴城打掉他的手“有病,我要你看好嗎?我原本就很成功。”

龍庭靠近在他耳邊嗅了嗅。

鶴城全身緊繃“你做什麼?”

他差點想打人了

龍庭低笑“聞聞你用的什麼洗髮水,很好聞。”

李安安忘了拿包回來看到這一幕,把龍庭往外拉。

“龍庭,外麵的女人無數,彆去玩弄鶴城,他玩不起。”

龍庭“你怎麼知道我在玩。”

李安安“不管你認真還是玩,都不行。”

龍庭冷笑“李安安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一個祝小珍就夠你對付的了,如果我冇猜錯祝小姐冇那麼簡單吧,所以鶴城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小心我給使絆子。”

李安安“怕你?說得你使絆子還少似的。”

龍庭冷笑,嗬嗬他真正使絆子,她怕是冇見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