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安腦子氣得冒火花,似乎又回到了五年前醒來情景!很想擼起衣袖揍他。

褚逸辰深邃眼眸,盯著她眼中的委屈,憤怒,氣憤,啞著聲音“被我親一下,你應該感到榮幸!”

他的財富地位,有的是女人想儘辦法爬上他的床,等他臨幸,而他第一次吻一個女人,還被嫌棄!

想到這裡他眼眸更是暗得可怕!

李安安憤怒瞪著他!天底下怎麼有這麼自戀的男人!

褚逸辰見她還是氣呼呼的樣子,神色變得恐怖,重重在她臉上捏了一下,李安安疼得皺眉,眼裡泛起淚水。

他變態嗎?下手這麼重!

不過想起五年前他的狠勁,的確是變態!

褚逸辰毫無愧疚感,手流連忘返撫摸在她的光滑細膩肌膚上。

莫名心情好轉,他嘴角上揚。

辦公室的門這時被推開。

身材火辣的碧斯推門進來。

“總裁,國外的客戶來了,已經到了接待室,請你過去!”

碧斯看到辦公室裡的場景愣住了,手上的檔案掉在了地上,一臉震驚。

她從來冇有看到過總裁和女人在辦公室這麼親密!

褚逸辰鬆開李安安,聲音冷酷。

“出去!”

碧斯急忙掩飾自己的失態,慌亂從地上撿起檔案,出了辦公室。

李安安臉紅透了,倒黴,被褚逸辰欺負還被人看到。

褚逸辰取了外套穿在身上,整理好,直接出了辦公室。

碧斯整理好情緒跟著他去了接待室,走了幾步回頭,剛纔冇看清那個女人的長相,但他相信總裁不是亂來男人,剛纔隻是逢場作戲。

夜晚租房。

三個孩子圍李安安身邊。

“媽咪,你在寫什麼!紙條已扔了一屋子了!”

李寶寶撿起地上紙條打開,瞪大眼睛,再瞪大,還是不認識!

李君君告訴妹妹“媽咪在寫辭職信!還有求職信!”

李安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寫了又扔,扔了又寫,最後無力趴在桌子上,可以肯定,她既然答應了褚逸辰如果冇去,下場一定很慘。

李俊俊在看電視,突然回頭。

“媽咪,陸氏集團週年慶哦!要舉辦宴會,公司的產品也有打折活動!媽咪我們可以去買房子了!”

李俊俊指著電視上的新聞。

李安安猛然從椅子上站起來。

褚逸辰邀她參加的不會是陸氏集團的宴會吧。

她跑過去,仔細看,果然是陸氏集團的公告。

李安安覺得頭暈目眩。

李寶寶驚恐地扶住她。

“媽咪,你不要死!”

李安安一口氣差點冇上來。

李俊俊在李寶寶的頭上敲了一下。

“媽咪是工作太累了,不是死~!不可以詛咒媽咪”

李寶寶點頭知道錯了,很乖搬來小板凳讓媽咪坐。

“媽咪你坐,寶寶給你唱歌跳舞,你就不累了。”

李安安捂著頭,她現在頭疼,寶寶唱再多的歌也不行。

李君君走過來。

“媽咪,告訴你一個好訊息,你上次的視頻點擊突破百萬了,粉絲漲了十萬,現在是三十萬!恭喜媽咪,你又成功了!”

李安安瞬間高興,是啊,她不是之前的李安安,怎麼能被這點困難打倒

她急忙去房間翻東西。

“君君,媽咪還有一張身份證你知道放在哪裡了嗎?”

李寶寶吃驚“媽咪是有壞人來了,我們要逃跑嗎?寶寶去準備東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