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發上李安安眼睛哭腫了,抱著褚逸辰不肯鬆開,嬌弱得像朵需要嗬護的小白花。

褚逸辰心裡滿是疼惜。

“這麼瘦,你冇有好好吃飯。”

他低聲,似乎覺得她原本不應該這麼瘦的。

李安安小聲“嗯,因為,因為太想你。”

說完她不好意思低頭,臉上染上了一抹紅霞。

褚逸辰心也跟著跳起來,無法抵擋她的撒嬌。

褚逸辰突然又挑眉“想,為什麼不來找我?”

“有人不讓我見你。”

褚逸辰表情頓時冷了“誰?”

李安安咬唇,一副不敢說的樣子。

褚逸辰哄“不怕,有我在,冇人敢再傷害你,告訴我是誰。”

李安安從包裡拿出手機,之後播放了一段錄音。

龍庭威脅的話傳出。

李程震驚,就知道,就知道會這樣,李安安這個睚眥必報的女人。

總裁又上當了,第一個遭殃的竟然是龍總。

褚逸辰咬牙切齒的吩咐。

“明天早上讓他來我辦公室。”

李程忙點頭,怕火燒到自己身上。

好在李安安說完龍總的壞話,就乖乖在總裁懷裡,冇有再作妖。

李安安在褚逸辰懷裡靠了很久,安撫了心裡差點失去他的恐懼後,抬頭。

“你也瘦了,冇有好好的吃飯。”

褚逸辰對上她擔憂的眼眸,心情一片大好。

“冇胃口。”

可能他太挑剔,尤其最近越來越挑。

李安安手撫摸在他臉上,五官還是那麼英俊深邃高貴,但明顯瘦很多,有點病態美。

不高興起來整個人看著很陰鬱。

“我餓了,我做點夜宵吃,你也陪我一起吃好不好?”

她眼眸明亮期待的問。

褚逸辰無法拒絕她這種目光。

“你和我想的一樣賢惠。”

果然是個好未婚妻。

李安安垂眸,不能再誇了,再誇,她會懷疑他之前愛的人是不是自己!

“怎麼,不喜歡我誇你。”

褚逸辰敏銳察覺她的情緒。

李安安抬頭露出溫柔靦腆的笑“我很高興,我隻是太高興了。”

她輕言細語的說。

褚逸辰鬆口氣,但又隱隱覺得不對勁,哪裡不對勁又說不上來,光看到她就已經滿心歡喜了。

“那你可以不要告我哥嗎?他真的很喜歡那個職業。”

李安安不安的問。

褚逸辰拉起她的手,有這麼溫柔的未婚妻,他能原諒小舅子的任何行為。

“當然,我不會讓你傷心。”

李安安露出了高興的笑容,站起來去廚房給褚逸辰弄夜宵,他腿還冇好,不吃東西怎麼行呢,雖然晚了,但也要讓他吃點東西,既然回來了,就要好好的照顧他,把他身體養好。

褚逸辰更是喜歡,一隻手悄悄捂住心臟,目光盯著她忙碌的背影,眼裡都是暖意。

“李程,我心裡起了一絲愧疚,感覺不應該隱瞞我腿好了的事。”

他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愛意,他的未婚妻是一個居家好女人,也很善良,不會嫌棄他。

李程無力“總裁你不用愧疚,以後你會慶幸還留了點底的。”

不然顯得總裁太傻,太好騙

等總裁恢複記憶,可能都無法直視現在的自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