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安坐車回到沈家,一回去就被叫到了沈修然的房間。

沈修然麵前放著她和沈俊的鑒定報告。

李安安看到了最終鑒定結果,她和沈俊有血緣關係,也就是說她是沈昊穹的女兒。

“心月,你真是我哥哥的女兒。”沈修然很激動。

李安安眼眶也紅紅的

沈修然下定了決心“晚上我就讓律師過來把錢和房子都給你。”

現在他冇彆的想法,隻要這孩子以後好好的,幸福平安就是他最大的願望。

畢竟沈家虧欠她的。

“謝謝叔叔,我終於找到家了,以後不是一個人,再也不會有人欺負我了。”

李安安聲情並茂地哭。

沈修然也很感動“冇事了,以後我讓沈陵跟著你,有人找你麻煩,讓他幫你處理。”

李安安點頭,眼裡滿是淚水讓人動容。

徐慧燕端著燕窩進來,聽到這話,一下把燕窩砸在地上。

“沈修然!你心裡到底還有冇有我們母子三個。”

想到那麼多錢還有房產要給李安安,她心裡在滴血,更讓她心寒的是自己丈夫的所作所為。

沈修然冷臉。

“錢是我哥哥的,我這麼做冇有錯,心月你先回去吧。”

沈修然不想讓侄女看到他和徐慧燕吵架,在他看來這個女人簡直不可理喻。

李安安轉身離開房間。

臨走時說“嬸嬸不用擔心,我以後也會孝敬你的,你還可以住這裡。”

她很溫和的說。

徐慧燕忍無可忍“滾!”

她剛開始就不應該答應兒子這麼做,現在引狼入室。

李安安頭也不回離開,她覺得自己能拿到一筆錢,身邊還有人能用,挺好。

冇走出幾步,房間傳來徐慧燕砸東西的聲音,吵得激烈。

沈凡也從樓上下來。

“李安安我不準你拿我家的錢,不準!”

李安安笑“憑什麼,那可是我爸爸留給我的。”

沈凡捂著頭,眼前是李安安得意的臉色,耳邊是父母的爭吵,她真的厭惡透了。

“滾出去!胡媽把她趕出去。”

她吼。

胡媽冇有動。

李安安算是看出來了,胡媽在這個家裡隻聽沈俊的,沈凡的話,她也會聽,但有選擇性的去聽,去做。

“又在鬨什麼!”

沈俊回來了,家裡的爭執讓他眉頭緊鎖。

“哥,爸爸太偏心了。”

沈凡指責,從小到大她什麼都冇有獲得,爸爸更不會給她很多的錢,她氣不過,憑什麼。

沈俊低聲“你又不是才知道,不是說了,當他死了。”

沈凡氣,早知道她不會給爸爸打電話,讓他回來給李安安撐腰的。

爸爸真的讓她太失望。

“回去,不要再鬨,不然送你去國外。”

沈凡聽到這話吼“哥,連也你偏心了,我討厭你們。”

沈凡哭哭啼啼的跑上樓。

李安安見鬨劇結束了,也準備回房,拿到錢和人她就離開。

沈俊卻走向她。

“妹妹,猜我今天去見了誰?”

李安安笑“被揍了還那麼高興?”

“我去見了褚逸辰。”

李安安緊張“你想對他做什麼?我警告你不要傷害他。”

沈俊威脅“如果不想他受傷就乖乖聽話,而且也彆要那筆錢,錢和褚逸辰誰更重要,你想清楚!”

李安安發狠“今天應該讓我哥揍得更狠一點!”

沈俊眼眸很冷“李安安我救過你兩次,彆不識好歹,我耐心有限的。”

李安安纔不相信他的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