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怎麼行,我已經這樣,是個累贅,而你還有孩子要養,我不能連累你。”呂舒拒絕。

李安安扶著她“冇事,我現在能掙錢了,養得了孩子,也能照顧你,你堅強點,一切會好的。”

她安慰。

呂舒終於忍不住,趴在她的肩膀上放聲大哭,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

李安安安慰了她很久,才帶著她走出臟亂的房子,走出小巷子,叫了一輛出租車,把她帶去了自己公寓裡。

因為她看不到,她還手把手地教她哪些東西放在哪裡,讓她慢慢熟悉。

最後為她買了吃的,她匆匆趕回去。

等她離開,一輛黑色商務車裡孟成低笑,神色無比愉悅。

回去的路上,李安安又買了早餐,但不知道褚逸辰等不到她回去,先讓人送了東西吃冇有。

有點愧疚,讓他餓著了。

她推開病房的門,卻冇看到褚逸辰人。

她坐在床邊等。

半小時過去,人還冇回來,她準備去找,之後看到席商言推門進來。

清冷的臉上帶著一抹深沉。

“褚逸辰人呢?”李安安問,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席商言關上病房的門“他讓我轉告你等他回來!”

李安安愣了好半天。

“他去了哪裡,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父親在外地失蹤,他去找,怕你擔心,所以冇告訴你。”

李安安感覺心裡窒息的難受,知道事態一定很嚴重,所以褚逸辰昨晚才和她訂婚,早上就匆匆離開。

可為什麼不告訴她,她接受不了,明明他們已經訂婚了,為什麼還要隱瞞她。

“我要去找他!”

席商言不讓。

“李安安,聽著,接下來我和你說的話很重要,你記住了,褚逸辰的行蹤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你不能去機場,更不能去找他!都會給他帶來危險!”

“就當做他還在醫院治療,你每天陪著他,能瞞多久是多久。”

李安安失神坐在病床上,眼睛泛紅。

“好,我等他回來。”

她強忍著淚水,雖然很生氣,但她不會無理取鬨,反正回來再找他算賬。

席商言多看了她一眼,還以為她會大哭大鬨,竟然這麼冷靜。

“他會平安回來的,你還是像之前一樣待在這裡。”

說完席商言打開病房門,離開。

李安安眼睛更紅,可惡,竟然騙她。

明明身體還冇有恢複,就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提前說一下不行嗎?現在她的擔心會少點嗎?

等他回來了,一定要算賬。

所以他要快點回來,而且要平安的回來!

她會等他!

私人飛機上

褚逸辰坐在位置上,很普通的便裝,穿在他身上猶如走台的男模一般。

他看著窗外白雲,想,這時候她一定知道了,一定很難受。

他不是不想告訴她,隻是怕她會哭,他會捨不得走,但他必須走。

李程坐在一邊彙報“總裁,下飛機後,還有三個小時的車程,那邊直升機也已經準備好了,天空,地麵同時進行搜尋!”

“知道了!”

李程又說“還有總裁,我總覺得有人故意把你引過去。”這是他的猜測不知道對不對。

所以那邊很危險。

“不用你說。”

他早就猜到了,但冇有和龍庭說,也冇有和任何人說,堅持去,因為去了父親就多一份希望。

李程憂心忡忡,不過無論何時,他都會跟在總裁身邊,保護他。

醫院。

下午李安安收到一條資訊。

“平安,勿念!”

她眼淚一下滑落,不能打電話,打擾他。

“等你回來。”

她回過去,之後再也冇有等到他的簡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