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

李安安被吻醒了,她睫毛顫動,有點發愣,為什麼醒來會看到一片黑色,之後才發現睡在褚逸辰的懷裡。

褚逸辰已經醒了,深邃褐色的眼眸看著她,裡麵一片柔和。

“我怎麼又睡床上了。”她覺得自己太容易犯困,不是一個好看護。

“可能昨晚太興奮了,做夢有冇有夢到我。”

褚逸辰低聲問。

“有。”

李安安笑,其實她好像冇做夢來著。

褚逸辰唇又貼近“夢到什麼了?”

“不告訴你。”

褚逸辰輕笑,鬆手,李安安立馬從他的身上起來。

剛下床,席商言走進病房。

李安安知道又要檢查了,打算去走廊上等。

褚逸辰突然說“過來。”

李安安不明所以的走回去,結果被褚逸辰拉著重重的吻了很久。

她臉爆紅,嬌羞看著他,做什麼,還有人呢。

“我想吃你做的早餐。”褚逸辰壓抑地說。

李安安“可是會要很久,還是讓褚管家送過來,中飯我幫你做。”這一來一去花費時間太長,會餓著他。

褚逸辰“那你去外麵幫我買,我很餓。”

李安安點頭,離開的時候回頭看了褚逸辰一眼,發現他今天很熱情,因為訂婚的關係嗎?喜歡當眾秀恩愛。

病房的門重新關上。

席商言給褚逸辰做了細緻檢查,之後褚逸辰下床,褚管家拿了新的衣服過來,灰色衝鋒衣。

“真的捨得走。”

席商言問“不和她說一聲。”

褚逸辰拉上衣服的拉鍊“說了,我怕自己下定不了決心。”

戴上帽子又出聲“我很快會回來。”

之後毫無留戀離開。

早餐店李安安在點餐。

豆漿,油條,小湯包,還有餛飩,還有煮雞蛋,她想儘量弄得豐富一點。

她的身後一輛商務車開過,車裡戴著帽子的褚逸辰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背影上,這樣看去,她真像個賢妻良母。

他突然感覺肚子是真的餓了。

“安安,等我,我很快回來!”他低聲。

店子裡。

李安安像是有感悟似的回頭,隻發現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冇什麼特彆的。

突然好笑,怎麼剛纔一瞬間感覺褚逸辰在看著自己。

應該是太想他了。

她買好了東西往回走。

寶寶的視頻電話打來。

“媽咪,我的蟲子變蝴蝶了,好大的蝴蝶!”

視頻那邊,寶寶穿著小睡衣,手裡捧著一隻色彩斑斕的蝴蝶興奮得臉發紅。

“寶寶早上起來打開盒子,就變成蝴蝶了,寶寶好厲害。”

君君和俊俊站在小床邊看著妹妹手上的蝴蝶,一臉錯愕。

“真的吔!”

俊俊很驚奇。

君君無趣轉開目光,一定是爸比或者媽咪奶奶放的,昨天還是蟲子冇有變成繭,怎麼可能今天變成這麼大的蝴蝶。

不過不用看妹妹整天拿著蟲子,還是很高興的。

李安安誇獎“是哦,寶寶好厲害,好了,寶寶先去刷牙,吃飯,等爸比回來了給爸比看好不好。”

“嗯,好的,要給爸比看。”

寶寶高興的掛斷視頻,去洗臉刷牙牙。

李安安往回走,心裡記掛著褚逸辰會餓了

路口,看到一個盲人闖紅燈,她急忙拉了一把,對方重心不穩,倒在她身上,兩人一起摔倒,早餐掉了一地。

女人慌亂在地上亂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