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阿雲弄疼您了?”纖纖小心翼翼地問,“那阿雲小心一些。”

蘇沉雲任由她抽回了手,當初他眼睛看不到,聽覺以及感知力特彆靈敏。

那雙手細長柔嫩,不像現在這雙。雖也是細長,但手心有繭。

就在這時,門外來了弟子稟報:

“君上,大典時間到了。眾仙家已經到了,認證神婚的法印也已經取來,一切已經妥當......”

纖纖連忙打開房門,溫柔道:“君上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出發吧。”

話落,她回眸看向屋裡,一顆心突然的懸起來。

真的好怕蘇沉雲突然反悔,到時候,她就是整個玉坤山的笑話。

好在,蘇沉雲走了過來,一頭烏黑的長髮用靈力重新盤起。

纖纖跟在他身後暗暗心驚,原來是他不喜歡剛纔的髮型。此時她纔有點後悔。

可恨雲綾死的太早了,她還冇來得及從她口中完全套出君上的喜好。

大殿之上,纖纖想要挽著蘇沉雲的手,一起相伴接受整個玉坤山眾神的認可和祝福。

可她也不知道蘇沉雲這是怎麼了,竟然在神婚大典上一直冷著臉。

“請君上授印。”

蘇沉雲聞言,麵無表情的取了法印,伸手遞到了纖纖麵前。

這法印便是君上成婚的儀式關鍵,認可要迎娶的,是君上的命定之人,能夠測試天命是否與君上一對,檢驗真心。

但這隻是一道儀式過程。

其實隻要君上真心愛人,法印也會認可他的妻子。

纖纖麵上笑容藏不住,貪婪的雙眸緊盯著,伸手便要取--

她終於,如願的嫁給了蘇沉雲,這個她從見到第一眼便愛上的男人。

然而,纖纖手一觸碰法印,法印便射出一道金光,直接將纖纖彈出去老遠。

“啊......!”纖纖倒在地上,嘴角沁血。

在場的眾位仙家見到這一慕開始在底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蘇沉雲看著這一切,腦海中忽然閃過雲綾那張淒美動人的臉和聲聲質問,心猛的一緊。

纖纖麵上羞憤交加,弱弱地伸出手去:“君上,阿雲痛。”

她低下聲音,更像曾經在黑暗中聽到的柔聲安慰。

蘇沉雲目光看了過去。

日光盛大,晃得蘇沉雲睜不開雙眼。朦朧間,他彷彿再次感受到那個善良好心的姑娘。

蘇沉雲沉著臉,抱著纖纖回房間。

房中,蘇沉雲已經渡了許多靈力給纖纖,看她虛弱的身子一點點變紅潤,一顆心才緩緩放下。

蘇沉雲消耗了許多靈力,身子有些疲憊。他靠在床邊閉了閉眼,卻怎麼也無法將眼前人與當初的阿雲聯絡在一起。

不由得,蘇沉雲想到最初被救起來的時候,他什麼也看不見,隻聽到一個女子的溫柔安撫。

他問她叫什麼名字。

她似乎是考慮一番後才道:“你可以叫我阿雲。”

那時蘇沉雲便知這並非是真名。但當時他身受重傷,身份不明。他明白,她用化名的考量。

這份救命之恩和日夜照料的情誼,也與名字無關。他不在乎阿雲是誰,他隻要找到他的阿雲。

“君上......”

蘇沉雲正想著,纖纖便醒了。

她一睜開雙眼,便搶著聲音哭泣。

“君上,是不是因為阿雲隻是一個冇有任何靈力的人類女子,才無法被法印認可成婚?

我被狐族奴役多年,身子骨也壞了無法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