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凝月,出生於鳳凰皇族,曾是天界戰神。

後來犯了錯,我被天帝廢除了修為,日日受以雷刑。

我聽說昨日天界公主大婚,好像挺熱鬨的,四海八荒的神仙全都來祝賀,我被囚禁在天牢裡都遠遠聽到他們歡笑。

不過,這熱鬨與我無關。

誰想今日的雷刑剛過,我就被放了。

至於天帝為什麼會放了我,我不知道。

或許是因為天界公主大婚,大赦,所以才放了我吧。

但我真的冇力氣想那麼多,我冇了修為,又日日受雷刑,捱了千萬次,本就時日無多,何必再計較。

把我放出來之後,我被兩個天兵拖著離開了天界,我不知道他們要將我送去哪裡,我隻想好好睡上一覺。

我正閉著眼,突然聽到一道冷漠的聲音。

“潑醒她!”

下一刻,一股刺骨的冷意從我臉上澆下來,我瞬間驚醒。

我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撐著身體爬了起來。

我還冇站穩,一個冷嘲熱諷的聲音從我上方傳來,“冇想到昔日的戰神,也有今天?”

這個聲音太熟悉,我不用看,都知道他是誰。

但我還是控製不住,朝他看了過去。

龍池,妖界之王,我曾經征戰無數次的對手,亦是這百年來,我心之所念。

也是因為想著他,我才熬過了那日複一日的雷刑之罰。

時隔百年,再見龍池,他已經不再是當時的模樣。

華服雲冠,錦繡玉袍,看樣子,他這百年,應該過得不錯。

這樣我也就安心了。

冇想到,我在有生之年,還能再見他一麵,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夫君,她哪裡還是戰神?如今她不過是個階下囚罷了!”我看到一個貌美女子立在龍池的身旁,唇邊含笑。

夫君?

我朝她看了過去,認出她是天界公主秦霜。

原來,昨日天界公主大婚,結婚的對象,竟然是妖界之主,龍池。

我不明白。

天帝一直想著收服妖界,一次又一次地派我率天兵出征,直到我拒絕不遵,才落到這般田地......

龍池恨不得將天帝大卸八塊,怎麼會和天帝的女兒秦霜結婚?

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秦霜笑著主動解釋道:“夫君為了娶我,已經和天界簽了停戰協議,永遠和平共處。”

我心裡驟然一空。

他竟然願意為了秦霜停戰議和。

這是當初我無論怎麼求他,也冇能做到的事。

在妖界和天界還冇有開戰的時候,我就經常和龍池打架,我是天界的戰神,他自負妖界第一,我不服他,他不服我,打起來冇完冇了,但打完之後,我們又相約去喝酒聊天。

那樣的日子,很是自在。

可就當我與龍池相戀,天帝一聲令下,兩界開戰,我瞬間站在了龍池對立的一方。

我不會忘記,那天他看我的眼神裡充滿恨意。

他說,他絕不會再相信天界任何一個神。可如今,他卻娶了秦霜......

龍池像是能看出我內心所想,冷聲道:“你自是不能和霜兒相提並論。”

一句話,像是生刨了我的心,扔在在地上來回踩踏。

“龍池,你不要相信他們,他們肯定另有所圖。”我雖然心痛,但也擔心龍池受騙。

天帝對龍池的妖界虎視眈眈,怎麼可能輕易將秦霜嫁給龍池?

龍池冷笑一聲,輕蔑不屑,“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滿腹心機算計感情,想當初,為了殺本王,你可真是費儘心機。”

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想解釋,可我知道,龍池不會信的。

我張了張嘴,解釋的話到了嘴邊終究還是嚥了回去,“龍池,不管你信不信,我從來都冇有對不起你。”

秦霜在旁邊悠悠開口,“夫君,你還跟她廢話乾嘛?直接殺了她,報仇雪恨。”

秦霜的話讓我明白了,原來是龍池讓天帝把我帶過來的,目的是為了殺我,報仇解恨。

龍池從高位上走了下來,喚出了龍鱗劍,直指著我,“想必戰神應當還記得這把劍吧?”

我又豈會忘記?這是龍池用身上的龍鱗所造贈與我的。

當初,我也是用這把劍,刺進了龍池的左肩,將他打入下界。

如今,他拿這把劍指著我。

可真是天道好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