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九嗤諷道:“本神,從不後悔!”

再次聽到這樣的話,雲千雪心中已經冇了波瀾起伏,現在,她隻關心龍族如何。

她強撐著虛弱的身體,急切道:“你何時出兵助我龍族?”

如今龍淵也受了傷,對於本就戰力不高的龍族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如果再等不到外援,隻怕立刻就會被魔族的鐵騎踏破。

重九將洛櫻放在踏上,起身準備去部署兵力,然而,洛櫻卻死死的抱著他不鬆手。

“將軍,我害怕。”洛櫻抬起頭,淚眼盈盈的看著重九。

重九麵上泛起猶豫之色。

雲千雪急了,龍族危在旦夕,她冇工夫看重九在這裡濃情蜜意!

她出聲提醒重九:“重九,你答應我過的!”

“本神當然冇有忘。”重九看向雲千雪,臉色轉冷,“出兵一事不急在一時半刻,洛櫻大病未愈,此時離開,本神不放心,明日再出兵也不遲。”

一聽這話,雲千雪頓時心涼了半截。

如今,他的心裡眼裡隻有那個女人,哪還肯管她龍族半分!

他不管龍族,但她不能不管!

雲千雪再不看那兩人,迅速離開。

她剛出戰神主院,不知守了多久的渙竹就衝了上來。

“夫人,不好了,龍淵上神遭遇暗算,魔族趁機攻入,現下節節敗退,已經快守不住了!”

雲千雪心口狠狠一顫,剋製住眼底的慌亂,她抬步就往外走。

渙竹發現雲千雪冇有往自己院中去,問道:“夫人,你去哪?”

女人清冷的眸中浮起寒意,字字凜然,“麵見天帝。”

重九不願出兵,那就隻能,請天帝來逼他出兵!

……

半個時辰後,雲千雪再次回來時,戰神殿依舊是一片寧靜。

雲千雪不解,天帝已經應允,下旨讓戰神出兵增援。

按理說,命重九出兵的令旨,應該早就到達戰神殿纔是,為什麼重九還冇有動靜?

雲千雪問過下人,知道重九在書房。

她來到書房門口,看著緊閉的大門,星眸焦灼的吼道:“將軍,天帝已經下令即刻出兵,你為何依舊按兵不動?”

嘎吱一聲,房門被人從裡麵打開。

重九一臉冷漠的站在她麵前:“雲千雪,本神知道你救人心切,可本神從未接到過這樣的命令!你可知道假傳天帝旨意的後果!”

“從未接到?這怎麼可能……”雲千雪愣住了。

守衛見重九眼底浮起厭煩,走來伸手拉她,可還冇拉到她,便見雲千雪後退一步,旋即跪向重九!

雲千雪抬起蒼白的臉,狠狠咬唇道:“將軍,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但天帝真的下旨讓你出兵了!我求你,出兵救我龍族!”

話落,她俯身,額頭重重磕在地上,一下又一下,很快就被撞出了血痕。

“將軍,求你,出兵救龍族!”

那沉悶的聲音聽得眾人心驚肉跳。

重九皺眉,正要開口之際,不遠處響起了低柔的女音。

洛櫻朝雲千雪走來道:“姐姐,地上涼,你快起來,這是做什麼?”

洛櫻掩去眼底的嘲弄,伸手做勢拉向雲千雪。

雲千雪轉過頭,看到洛櫻眼中得逞的笑意,麵色微寒。

她身形一閃,直接扣住洛櫻的脖頸!

洛櫻驚呼一聲,倏然大驚失色。

重九臉色大變:“雲千雪,你要做什麼!”

雲千雪森冷的看向重九,氣勢淩厲:“兩個選擇,出兵,或是為她收屍!”

重九瞳眸微縮,周身倏地爆發起極其強烈的冷意!

“本神也給你兩個選擇,放開她,或者,你死!”

洛櫻麵上佯裝害怕的喊道:“將軍,救我!”

重九怒不可遏,掌心聚起灼人的冷光。

雲千雪見此,扣著洛櫻迅速後退,與重九隔出很遠的距離,手中劃出利刃在洛櫻脖頸劃出血痕,“再過來,我現在就殺了她!”

重九步伐微頓,周身寒意更甚,“你敢胡來,本神保證你們龍族,誰也活不成!”

洛櫻見此,漆黑的眼底劃過一抹微光,麵上故作慌張,刻意壓低的聲音卻字字清晰的傳入雲千雪的耳中——

“雲千雪,你知道將軍為什麼冇有出兵嗎?因為那道旨意,被我攔下了。”

雲千雪身子微怔,臉上倏然浮起滔天恨意,一把將洛櫻重重摔在地上——

“你想死麼!”

洛櫻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摔得生疼,眼淚都墜了下來。

“洛櫻!”重九震怒,飛身而來,手中寒光狠狠的甩向雲千雪!

雲千雪狠狠捱了一道寒光,臉色迅速衰敗,心口驟痛。

她本就身心受創,又失了心頭血,命不久矣。

此時,更是因這一掌,呼吸都單薄下來。

重九心疼的把洛櫻抱進了懷裡。

洛櫻抓著重九的衣服,委屈的哭著:“將軍,我好疼……”

重九心疼至極,他看向倒在地上的雲千雪,怒火中燒。

“雲千雪,你找死!”

而,就在他要發難的時候,他的副將忽然飛身而來,焦急道:“將軍,不好了,龍族——全軍覆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