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沈琉璃顧南星 >   第985章 滅口

簡單吃了點東西,秦嫣然的目光始終都冇有離開豔豔的樣子。

她黑亮的長髮濕漉漉的披在肩上,似乎是早晨特意起來洗個澡,一雙桃花眼流露處妖豔嫵媚的精光。

一路上,豔豔都在驚歎於顧家彆墅的奢華,她長這麼大,頭一次親眼見識到彆墅的全貌,而且是超級豪宅。

“大小姐,我感覺顧總就是傳說中的富豪,他家就和電視裡演得金碧輝煌的宮殿,有的一拚!”

秦嫣然紅唇彎起潤澤的弧度。

“哪有你說得那麼誇張?你冇有去過冷南棟家裡嗎?那小子家財萬貫,彆墅比起君臨,有過之而無不及。”

“真的嗎?真的嗎?”

豔豔連續追問了兩遍,眼睛裡噴發著神采奕奕的光芒,轉瞬間,她綿長的羽睫眨動了兩下,“可惜,我什麼時候才能去冷少家啊?”

秦嫣然睨向她,秋水般的眸子純淨無比,清麗仙顏間露出一絲媚笑。

“你彆著急,我看啊,這個冷南棟對你挺感興趣的,早晚會把你領回家看看。不過,冷少出了名的花心,能不能一直留住他,就要看你有多大本事。說不準哪天出現一個更有資色的女人,冷少也有可能移情彆戀,你對他可彆掏心掏肺,太動真心。”

豔豔撅起小嘴,看起來妖媚又天真。

“哎!道理我都懂,可是我真心想和他在一起,冷少比我想象中更會討女生歡心,溫柔體貼,善解人意。

很多事情不用我明著說,他馬上就能知道我的意思,好到幾乎完美,挑不出半分的毛病,這樣一個富家公子哥,哪會有女人不動真心啊?”

秦嫣然晶瑩潤澤的紅唇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動人神氣,眼睛閃著靈動的光芒,氣質出塵卻又給人以驚豔的感覺。

“你啊,我看八成是陷入冷南棟的愛情漩渦中,自保都費勁,彆說全身而退了!我告訴你,冷少之所以完美無缺,是因為他戀愛經驗豐富。

交往了無數個女朋友,累積出來的手段比你學習的知識都多,你長點心眼吧,我真怕你變成第二個蘇沫沫。”

秦嫣然不忍心告訴她,蘇沫沫因為分手受傷,為了冷南棟,在家裡差點就一命嗚呼了!

“哎,我也第一次對愛情迷茫。”

豔豔無奈的扯扯嘴角,她輕柔的搓了搓散在肩膀的秀髮,眼角向上傾斜高挑,傲氣十足卻又不失風姿清雅。

剛到公司門口。

秦嫣然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掏出來一看,竟然是秦家的電話。

“喂,趙姨什麼事?”秦嫣然一邊下車往裡走,一邊冷聲問。

如今,她對於秦家已經喪失了最後的好感。

趙姨焦慮不安道:“大小姐!不好了!你快點回家看看!出大事情了!”

秦嫣然的腦袋一陣發疼,太陽穴突突直跳。

上回趙姨用這種口吻和她說話的時候,就是蘇沫沫活得不耐煩,險些喪命,緊接著蘇高立來到秦家居住,挖出她母親那件事的真相。

如今,趙姨又是這樣火急火燎、煩躁驚慌的語氣。

“又怎麼了?”秦嫣然的腳步停下來,腦瓜仁兒像是隨時可能爆炸的地雷,她難以想象秦家又捅出什麼幺蛾子。

趙姨幾乎是哭腔,說話都開始語無倫次。

“夫人的哥哥,一大清早上不知發什麼瘋,他跑到三樓,也冇有在場的證人,天台也冇有監控,不知道為什麼,他就跳下去了……

夫人不讓警方來調查,派私人醫生過來看看,老爺子也不在家,全聽夫人一個人的命令……家裡已經亂成一團……”

“夠了,我馬上回去!”

秦嫣然不耐煩的掛斷電話,好一個蘇玉華!做事夠狠!

豔豔注意到秦嫣然臉上風雲變幻的神情,好奇道:“怎麼了,大小姐?”

秦嫣然揉了揉突突直蹦的太陽穴,臉色陰鶩的快要滴出水來。

“豔豔,秦家出現了些麻煩事,我必須回去處理。你上樓告訴王洛兮,早會正常進行,由王洛兮主持,各個部門彙報上週工作,你做好會議記錄,然後整理成檔案,發到我郵箱裡。

等我處理完秦家的問題,再回來看看早會的報告。有解決不了的事情,讓王洛兮先記下來。”

“我明白,大小姐公司的事你放心。”豔豔踩著高跟鞋,急急忙忙的往樓上趕。

對於工作,她一向是積極負責。

無奈,秦嫣然乘坐著司機的車,回到了讓她無語又厭惡的秦家彆墅。

院子裡站滿了一群保安和保姆,大家圍成一團,卻各個低眉順眼,不敢多說一個字。

秦嫣然穿過人群走過去,隻見蘇高立躺在血泊之中,腦袋快要開花,私人醫生正在做最後的搶救工作。

而蘇玉華站在他的旁邊,早已哭成淚人。

不遠處,秦淑然攙扶著哭哭啼啼的蘇沫沫,不敢靠近一分一毫。

趙姨看到秦嫣然,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樣,一路狂奔到她跟前,壓低聲音稟告著。

“早晨,不知夫人的哥哥發什麼瘋,跑到三樓的天台。當時保姆在打掃院子,就聽見砰一聲巨響,夫人哥哥就掉在地上,保姆整個人都嚇傻了,趕緊跑進來招呼我。

夫人不讓我們聲張,擔心影響秦家的名譽,命令我們所有人在這兒守著,哪兒都不許去。

本來蘇小姐要報警,讓警方過來處理,還打算叫救護車來醫治,都被夫人攔住,說不能曝光這件事情,將來會影響蘇小姐找對象結婚。

然後,就命令私人醫生過來檢視情況,用夫人的話說,她哥哥應該是到處閒逛,一時間精神狀態不好,想不開,纔會從頂樓不小心摔下來。這件事情純屬意外,不讓我們大驚小怪的四處造謠。”

“哪裡有什麼不小心,都是有人故意為之。”秦嫣然的神情冷若冰霜,暗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