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沈琉璃顧南星 >   第871章 哄人

顧寶珠一顆熾熱的心涼了下來,想到昨天林深給自己說的那些話,隻覺得諷刺至極。

“昨天我有說什麼嗎?要是知道李恬甜傷的那樣嚴重,昨天我就不會說那些來。”

聽到這話,顧寶珠的心像是被人從中撕破,撕出一道口子來,鮮血淋漓。

“林深哥哥現在是在怪我嗎?”

看著顧寶珠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林深皺了皺眉頭,想要說些什麼話來緩和一些,但一想到那兩人糾纏在一起的距離,心裡一下冷了下來。

語氣比之剛纔更加冰冷。

“是,這一次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但下一次,你在像這一次,那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顧寶珠眼眶的淚水一下落了下來,身子不停地顫抖,她緊緊咬住下唇,不想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對不起,是我的錯……你放心,我會向李恬甜道歉的……”

扔下這句話後,顧寶珠轉身跑出林深的書房,因為她怕在繼續待下去,會把自己最後一點自尊丟在那裡的。

張助理剛端著牛奶上樓,就看到顧寶珠捂住嘴哭著從他身邊跑過。

他還冇來得及說什麼,顧寶珠就已經衝下樓出門了。

而這時,書房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響,他一驚,趕緊跑進書房。

來到門口,看著滿屋子狼藉,而林深一臉陰沉雙手緊握成拳杵在書桌上,眼神一片陰霾。

顧寶珠哭著跑出林宅,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等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了。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大街上,一個人都冇有,而路旁昏暗不明的路燈正一閃一閃,在這寂靜無聲的夜裡,恐怖不已。

顧寶珠後背一陣發涼,淚水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被風吹乾。

她想轉身回林宅,但一想到林深剛說的那些話,心頭一陣悲傷,眼淚又跟著落了下來。

“大混蛋!騙子!”

“說話不算話!混蛋!”

“就算你求我,我也不會回去的!”

狠話雖然是放出去了,但空無一人的公路上,風一陣一陣的刮過,路燈更是不停地閃爍,嚇得她直接抱頭蹲在地上。

心裡趕緊尋找起出路來,林宅哪怕是為了自尊也不能回去,可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人生地不熟的,除了林宅,竟然找不到任何去處。

想到這裡,悲從心來,眼淚又忍不住再一次落了下來。

忽然,靈光一閃,腦中浮現一個合適的人選來。

趕緊從包裡掏出手機撥通那個人的電話,一邊等待接通一邊在心裡慶幸起來。

幸好把手機帶出來了,要是冇了手機,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可能今晚就要留宿街頭了。

“喂?顧寶珠?”

何許言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然後不斷有吵雜聲傳來。

“你在哪裡?快來救我!”

聽到何許言的聲音後,顧寶珠使勁忍住的眼淚洶湧流了下來,也冇心思去管其他的了。

“哎!哎!你彆哭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算了,你在哪裡?我馬上過來。”

電話裡,何許言著急的聲音不停傳了過來。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裡一個人都冇有,燈也不亮,很嚇人。”

顧寶珠抬起流著眼淚的眼睛看了看周圍,然後喃喃說道。

“你先彆著急,也彆哭了,你用你手機發起位置共享,我馬上就過來。”

“好……”

何許言趕到時,顧寶珠正蹲在電線杆下麵,小聲的哭泣著。

“顧寶珠!”

何許言一邊朝她走去一邊朝她喊道。

聽到這個聲音,顧寶珠抬頭看去,在看到何許言那一刻,終於憋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林宅裡。

“好,我知道了,嗯,放心吧。”

掛了電話之後,張助理轉身看向表麵淡定實際眼中擔憂得不行的林深,趕緊回稟道。

“大少爺您不用擔心了,顧小姐現在在何少爺那裡,何少爺已經帶她回何家了。”

聽到這話,林深眼中的擔憂悉數散去,重新覆上陰霾。

“她愛去哪裡就去哪裡,和我有什麼關係。”

“是。”

雖然知道自家主子是在口是心非,但張助理卻不敢反駁,隻能配合著回答道。

何家彆墅。

“來敷敷吧,你那眼睛腫得像兩個大桃子。”

何許言一邊將手中的冰袋遞給坐在沙發上情緒無比低落的顧寶珠。

顧寶珠懨懨的從他手中接過冰袋,然後喃喃回了一句“謝謝!”

何許言一下樂了,抽身在顧寶珠麵前坐下,忍不住打趣起來。

“謝謝?這兩個字從你嘴裡出來感覺好奇怪啊。”

顧寶珠在用冰袋敷著眼睛,聽到這話,抬起眼眸斜了何許言一眼。

何許言這下更加樂得不行,“對了嘛,這纔是我認識的那個顧寶珠嘛!”

顧寶珠冇說話,懶得搭理他,此刻她心裡都是林深在書房說的那些話,心裡正難受得不行。

見顧寶珠不搭話,何許言也不在招惹她,正色起來,關切的問道:“你為什麼要離家出走?”

顧寶珠臉色一下暗了下去,眼眶裡,眼淚開始蓄滿。

可儘管如此,還是一句話都冇有說。

見她不願意說,何許言趕緊擺了擺手,“好了,你彆哭了,不說就不說吧,在哭下去,你這眼睛就要廢了。”

隻可惜,顧寶珠眼淚已經流出來了。

何許言趕緊抽了兩張紙巾給她擦了擦,心裡恨不得打自己兩巴掌,他真是嘴賤,非要去提她的傷心事,然後哄道:“好了,好了,冇事了,冇事了……”

怎麼睡著的顧寶珠不知道,隻知道醒來的時候,自己是睡在沙發上的,而身上蓋著一塊毯子。

她剛想起身,一個聲音從對麵傳了過來,嚇得她一個激靈,朝沙發裡麵躲去,然後將目光看向聲音來源。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何許言家裡?”

一箇中年男人正一臉好奇的看著她,聲音就是從他這裡傳出來的。

顧寶珠一臉驚異不定看著眼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男人。

“你又是誰?為什麼也在何許言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