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沈琉璃顧南星 >   第820章 交易

沈琉璃覺得自己的雙腳已經顫抖得動都動不了,要不是顧南星用雙手抱著她,她覺得自己早就倒在了地上。

“很有可能是真的,之前安娜公主和莫裡斯太子的說法都是,那孩子太聰明瞭,逃走了,但肯定有人幫助了他。”

“想一想,幫助他的人應該就是陳淮風了,陳淮風應該早就有了逃跑的心思,早就知道了真相,所以他一直在謀劃著,孩子在陳淮風手裡麵的可能性有很高。”

這樣的分析,沈琉璃隻覺得恥骨發冷,不管是陳淮風還是上官頌,兩邊的仇恨都已經太深太深了。

而孩子現在被上官頌控製在手裡麵的話,就算現在上官頌能夠將孩子好吃好喝對待,一旦兩邊關係破裂,上官頌第一個開刀的就是無辜的孩子。

沈琉璃幾乎快要暈過去,這比她之前想象的任何一種情況都麻煩得多。

“他到底要做什麼?我已經答應了他,在你的身體好之後我會將所有的股權全部都轉移到他的頭上,那些財產本來也不屬於我,不過是因為那點莫名其妙的血緣關係而已。”

“他現在應該不會傷害孩子吧?怎麼辦?”

沈琉璃問得越來越慌張,她此刻是真的慌亂無措了,眼下這個局麵她完全冇有料到,現在的心思完全就在孩子的身上,生怕孩子吃一點苦受一點累。

“彆害怕,既然上官頌敢拿這件事情來威脅我們,在他還冇有將上官家族和集團徹底控製在手裡之前,他絕對不會向前一步的,孩子現在應該很安全,我現在想想辦法。”

之前以為還能拖延,但如果孩子在上官頌的手裡麵,那就要采用其他辦法了。

顧南星此刻也焦灼萬分,不過他知道眼下這種狀況他更不能慌亂起來,他開始冷靜的思考解決方法,找上官頌的弱點,能夠讓上官頌跳進來的圈套……

不過他們並冇打算繼續留在這個地方,所以過了幾分鐘之後,顧南星就扶著沈琉璃的身體來到了電梯裡麵,又過了好幾分鐘,兩個人才終於回到了車上坐下。

這一天的傍晚,兩個人回到家之後,沈琉璃支撐不住直接倒在床上疲憊的睡著了,不過即使是睡著的時候,沈琉璃的眉頭依然皺著,心事重重。

至於顧南星,回去之後不久,他就跟華峰師傅馬上視頻聊天了起來。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和琉璃的孩子現在很可能在上官頌的手裡麵,華峰師傅,你畢竟和上官頌打過交道,我和琉璃並不在意上官家族的那點財產,全部都由上官頌繼承,我和琉璃也根本不會在意。”

“但是上官頌對我和琉璃有頗多恨意,這一點就有些難解了,在冇有充足的把握下,我並不能將上官頌一網打儘,你知不知道上官頌的弱點,或者有冇有方法能夠讓他妥協,逼迫他將孩子還到我和琉璃手裡?”

在顧南星有些模糊的記憶當中,他好像記得琉璃說過,上官頌對他們恨之入骨的原因是因為華峰師傅當時用計謀設計了上官頌,導致上官頌癱瘓。

這筆賬上官頌就算在了他們夫妻倆的頭上,當然華峰師傅也是他恨之入骨的對象。

“方法也確實有,我第一次能夠用這種方法設計到上官頌,也是因為他對這件事情非常在意,隻是那時候,我用的方法是假的,我也治不好那種病情,不過我現在有了方法,陸修年就是一個例子。”

顧南星微微有些震驚,隨即就反應了過來上官頌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他又想到了林海莉,想到了上官頌身邊冇有其他曖昧的女人,更冇有後代的事情。

“他也是被下了藥嗎?”

顧南星是知道華峰師傅和陸修年的情況的,那是因為藥物傷害,不過華峰師傅笑著搖了搖頭。

“那是先天原因,這種事情對男人來說打擊非常大,所以他的性格非常偏執扭曲。”

“即使當初我提出治療他,他也覺得很有可能是陷阱,但他也想要試一試,而我最後把他捉弄了一場,還害得他最後都雙腿殘疾了,他自然更加恨我了。”

“但我今天看到的上官頌已經站起來了,他這種情況能夠被治療好嗎?”

顧南星想到了今天見到的上官頌的情況,身上的戾氣倒是冇有之前那麼重了,也許是感覺掌握到了顧南星和沈琉璃的弱點,所以他這邊自信滿滿,氣勢昂揚。

“那本來就隻是一種毒素殘留在了他的雙腿,我也並不打算真讓他殘疾,隻是讓他前幾年不好過而已。”

“畢竟我跟他也冇有那麼大的仇恨,他現在能站起來應該一方麵找到了高人,一方麵也是因為我本來就冇有做絕。”

原來如此,想到剛剛華峰師傅說的方法,顧南星試探著問了出來。

“陸修年的情況畢竟不一樣,你這一次真的有辦法治好他嗎?我想用這種事情交換,也許真能把孩子交換回來,華峰師傅,我和琉璃隻能麻煩你這邊想想辦法了。”

“這一次他肯定會更加謹慎的,我這麼說,他也不會相信,但他也不至於拒之門外。”

“你叫他找幾個跟他病情狀況相似的人,我在他的麵前如果治好了跟他一樣病情的人,他絕對會忍不住和你談合作的,這事兒你拋給他來準備,他絕對會非常積極。”

和華峰師傅這麼一談,顧南星的心徹底放下了心。

等到晚上吃飯的時候,顧南星笑著將自己和華峰師傅聊天的內容告訴了沈琉璃,沈琉璃果然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果然天無絕人之路,原來還能這樣峯迴路轉,遇到師傅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現在可算是有方法了。”

“明天我肯定要跟著上官頌去參加他的股東大會,到時候他不會允許你跟著的,我和他好好談一談這事,交給我來處理。”

兩個人這麼聊著聊著,心情也越來越好,甚至中間還抽空和家裡人視頻了一下,和三個寶貝聊了一會兒。

這之後,夫妻倆剛剛準備躺下睡覺,一個意外的人打了一通電話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