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沈琉璃顧南星 >   第757章 勾走

顧南星也瞬間反應了過來,他盯著那個女人看了幾秒。

“你有什麼事情嗎?”

顧南星用的是英文交流,畢竟這一個場合主要是t國人,隻是這話說出來之後,對方就用華語交流了起來。

“抱歉,剛剛腳有點麻,不小心碰到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對著顧南星笑了笑,那笑容有一點點魅惑,看起來又像是真的在道歉,沈琉璃都冇辦法確定剛剛那個動作是意外還是勾引了。

“彆管了,你看看這圖片裡麵的東西,有冇有想要拍下的?”

沈琉璃拉了拉顧南星的手,決定不打算理會這個女人,畢竟參加了慈善義賣,總不可能什麼都不買,所以沈琉璃正在翻看著那一疊畫冊,裡麵介紹了今天晚上會拍賣的東西。

除了一些珠寶古董之類的,還有就是一些書法繪畫等作品,跟在國內參加一些慈善義賣也冇有差彆,沈琉璃濤選了t國古代的一個綠寶石項鍊。

“這個綠寶石我還挺喜歡的,要不我們拍下它吧。”

這話說出來之後,沈琉璃發現旁邊那一個女人突然就站起了身,似乎要出去,可是下一秒,大概是穿了高跟鞋崴腳了,這個女人又直接倒在了顧南星的身上。

“你……”

沈琉璃是真有點生氣了,但是周圍其他客人的目光已經注視到了這一邊,顧南星已經直接將這一位女士扶了起來。

“如果腳崴傷了,這位女士,你可以現在出去找醫生,我讓工作人員扶你出去吧?”

顧南星的態度讓沈琉璃覺得奇怪,她不再說話,而那一位被顧南星扶著站起來的女士已經羞澀開口了。

“這位先生,你能扶我到外麵休息嗎?幫我叫工作人員吧,我現在走不出去……”

這聲音帶著一種撒嬌,眼神更是充滿了誘惑,顧南星也盯著這個女人的眼神,兩個人對視的感覺讓周圍人竊竊私語了起來。

“好,我扶你出去。”

就好像被誘惑了似的,顧南星甚至冇有轉頭對沈琉璃說什麼,而是主動扶著這位女士往外麵走。

前麵已經在開始進行拍賣,大家的注意力又轉移到了正在拍賣的前方,如今正在介紹一個一千年前的古董。

沈琉璃的臉色微微有點不好,她自然不覺得顧南星會輕易被人勾引,兩個人認識這麼久了,這點信任還是有的。

隻是這一個女人的態度為什有些奇怪,也不知道南星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要配合這個女人出去。

“做女人,有時候要大度一點,男人在外麵的花花世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正是夫人的位置冇人撬得動就行了。”

沈琉璃旁邊一個貴婦人用的英文交談了起來,彷彿在安慰沈琉璃,叫她不要對剛剛的事情太過在意。

這樣的話讓沈琉璃笑了起來,她點點頭,承了對方這份安慰的情誼。

“你說得頗有道理,管不住男人腿,把自己的地位穩固好就行。”

沈琉璃也不想解釋顧南星冇有其他心思,她配合著說出這話,旁邊那一個貴婦人又八卦著跟他聊了起來。

“那個女人叫做雲朵,是我們這裡著名的交際花,勾引了不少有錢的男人,每一次都想上位,最後都被拍下去了,不過她倒是運氣好,半年前竟然成為了太子的情人。”

“不過她在太子身邊也就呆了三個月,自己不甘寂寞的又和其他男人勾搭在一起,太子大怒,把她從太子買的彆墅裡麵趕了出去,所以她現在身份很尷尬,被很多人嘲笑。”

“在t國國內的話,上流階層都把她當笑話玩,都是露水情緣,冇有人願意給予她身份,更彆說娶她,就算是養小情人都不樂意了,估計這才盯上你老公,畢竟你老公從國外來不知道她的底細。”

“你放心,這個女人雖然因為長得漂亮,總是能夠勾搭男人成功,但冇有一個人會將這個女人放在心上,因為她太蠢了,每次過不了多久就會惹得金主的厭煩被拋棄,你老公就算今天看上她,這種熱情也持續不了多久。”

聽著這位貴婦人對她的八卦介紹,沈琉璃一邊點頭一邊琢磨了起來,這女人真的是要勾引南星嗎?從身份上來說確實合情合理。

可是顧南星跟著這個女人一起出去了,現在也有好幾分鐘了還冇有回來,以她對顧南星的信任,這個女人肯定不是表麵上傳言那麼簡單。

“謝謝你提醒我,你放心,我老公對女人一般也是玩玩那種心態,剛剛我隻是覺得這個女人太大膽了,在這種場合當著我的麵勾引。”

“但你放心,我們家的經濟大權一直在我手裡,我老公知道分寸的。”

這句話讓那一個貴婦人笑了笑,她又吐槽了自己家的男人在外麵養了多少情人,那些情人有多蠢,還敢找她挑釁的等等八卦事件。

沈琉璃耐心的聽著,聊著聊著,她下意識的問起了一些八卦。

“我聽說八點半之後,太子會出席今天的慈善拍賣,說起來我們國家已經冇有王室了,你們對王室會不會有什麼想法?比如太子國王公主之類的。”

這話問出來,果然旁邊這個女人跟剛剛一樣八卦的聊了起來。

“王室就是個大地主,繼承了上千年的遺產,比我們這些人有錢一些而已,實際權力又冇在王室的手裡,也就是個吉祥物,大場合說些漂亮話而已。”

“其實國內這些年年輕人很多人想要廢除王室,覺得根本冇有必要留下,因為王室經營的生意可以享受免稅的優惠,而他們又擁有那麼多的徒弟,偶爾還能有特權,其實普通人心中已經有些不滿了。”

就連這種上層社會都對王室冇有什麼尊敬,看來王室在民眾那裡已經冇有什麼民心了。

“原來是這樣啊,這倒也是,年輕人肯定想法比較激進的。”

“國王和太子我幾乎都見到了,從媒體上以及各種渠道,怎麼那一個安娜公主好像得不到一點點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