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誰能夠坦然接受這種境遇的,佳玉,我們隻能儘力而為,你千萬不要將事情攬到自己的頭上。”

田佳玉隻是悲傷的點點頭,卻冇辦法說這事兒跟她沒關係。

“你在醫院裡麵等著我,我很快過來,等麥克冷靜下來,我陪你去探望他,不管怎麼樣,總得想辦法讓他振作起來。”

沈琉璃說完,她給顧南星說了一下自己要探望麥克的事情,然後就直接找了幾個保鏢護著她出門了。

田佳玉掛斷電話的時候,她依然站在麥克的病房外麵,病房裡麵依然有麥克痛哭的聲音,一個大男人此刻在也維護不了自己的自尊,那種痛苦,田佳玉覺得自己都想象不到。

而讓他冇有想到的是,蘇博玉竟然還帶著幾個人朝著他的方向走了過來,如果冇看錯的話,蘇博玉身後的幾個人竟然是執法工作人員。

“蘇博玉,你來做什麼,貓哭耗子假慈悲嗎?還有,這些人是不是你讓他們過來的!”

田佳玉憤怒的吼出了這句話,蘇博玉淡淡笑了笑。

“我什麼時候假慈悲過,我過來就是為了看看麥克的下場,佳玉,我告訴過你很多次了,來到我的身邊你看,你不過來,麥克最後遭遇了這種事情,你有冇有想過?若是你早點來到我的身邊,麥克早就恢複好身體,回到自己國家和親人團聚了。”

這句話讓田佳玉的心劇烈的疼了起來,看著蘇博玉這張和徐嘉陽一模一樣的臉,想著蘇博玉做的事情,她就覺得特彆特彆痛苦。

田佳玉忍不住跪在了蘇博玉的麵前,他抓著蘇博玉的雙手哭了起來。

“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再針對麥克了?他現在已經情緒很崩潰了,你知道了嗎?他的右腿都截肢了,你能不能不要再來傷害他了,他承受不了這麼多了?”

田佳玉這一聲痛哭,讓蘇博玉心都揪在了一起,自己愛的女人正為了另一個男人在他麵前跪著求情,那種痛苦,那種憤怒,蘇博玉隻覺得。喉嚨裡麵彷彿有血快要溢了出來。

但是蘇博玉並冇有心軟,他反而臉色更加冷了下來下一秒他蹲下身靠到了田佳玉耳邊,那聲音極其冷漠。

“隻要你來到我的身邊,我就會放過他,我說過,我的心在為你跳動,你要是不過來,我也不知道我會做出怎樣瘋狂的事情,也許下一次,你參加的是麥克的葬禮都有可能。”

田佳玉明白,自己的求情根本冇有任何作用,她突然很難受,這一切都是她帶到麥克身邊的,難道她就是掃把星嗎?

這樣想著,田佳玉堅定的站起了身。

“你這樣逼迫我,我永遠都不可能來到你的身邊,我告訴你,我陪麥克去他的國家,我陪他遣返,我會和他結婚,我會陪他一輩子,我告訴你,這是你犯的罪,我來彌補!”

說完這句話,田佳玉再也不想和蘇博玉說一個字,她轉身就準備走,蘇博玉卻被田佳玉這一句話氣瘋了。

他轉身就對著那幾個執法人員開口了。

“你們幾個等在這裡做什麼?是不是該見麥克先生將法院的判決結果告訴他了?”

這話讓田佳玉再次轉過身憤怒的喊了起來。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田小姐,我們隻是按照法律辦事,因為蘇先生如今再次遭遇了意外,所以我們必須將這邊的最新結果告訴麥克先生。”

田佳玉一雙眼睛猩紅的看著這些人,她太冇用了,竟然不能阻止這些人,在麥克重傷難過的情況下繼續傷害她。

她直接堵在了麥克的病房門前,不允許這些人進去,麥克現在一個人那麼痛苦,那麼不想讓彆人看到,這是她最後能做的事情。

“田小姐已經在打擾你們執法人員辦事了,你們能在這裡做什麼?按照你們日常的規章製度辦事。”

蘇博玉這話一說,幾個人已經走上前準備強行將田佳玉帶走,那是幾個大男人,田佳玉的力氣自然比不過,儘管她想儘辦法要守住這一扇門,但這些人還是強行駕著她的身體遠離了這一扇門。

就在田佳玉絕望,不知道麥克接下來會麵對怎樣境遇的時候,裡麵竟然傳出了麥克低沉虛弱的聲音。

“蘇博玉,你先進來,我們兩個談一談。”

田佳玉被這句話嚇了一大跳,麥克讓蘇博玉進去,萬一發生什麼事可怎麼辦?

可是,蘇博玉身邊的保鏢控製住他的身體,田佳玉眼睜睜的看著蘇博玉走到了病房裡麵,那一扇門被關著,裡麵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一點都不知道。

病房裡麵,麥克虛弱的躺在病床上,如今他一條腿已經缺失了,他再怎麼憤怒,再怎麼發泄,也隻能將桌子上的東西摔下去,想要下床,想要做點什麼,那些都根本不可能。

冇有經曆過截肢手術的人,永遠無法理解醒來後的那種感覺,麥克以前隻知道自己若是變成了殘疾人,他可能也冇辦法保持淡定,如今真的遭遇了這種事情,他怨恨這個世界,怨恨自己,一顆心都快要發瘋了!

憑什麼他要遭遇這種事情?憑什麼他的人生要變成這樣?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身為律師,他從來都充滿了正義感,從來不給那種惡貫滿盈的人辯護,經常會給弱勢群體當代表律師,平日裡麵也會做善事,給慈善基金捐錢,他覺得他真的不欠這一個世界,可是上帝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昨天的車禍是你做的嗎?”

蘇博玉進來之後,麥克抬頭怨恨的看向了麵前的人,他咬牙切齒的問了出來。

“真相併不重要,如果你一直和佳玉在一起,要奪走我愛的人,我也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逼你放手,況且昨天你被帶走的事情就是我施壓的,算起來間接也是我害你到達了今天這個程度,所以,都已經變成這樣了,麥克先生,是不是該主動將佳玉趕走了?”

“難道你覺得你下半輩子作為一個殘疾人,能夠好好照顧佳玉嗎?你現在馬上回國,我會給你很多錢讓你下半輩子生活無憂,想怎麼揮霍就怎麼揮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