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99章

阮清顏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她知道,不管再怎麼撒嬌這碗藥都逃不掉,況且為了自己的痛經能調理好……

“拉我起來。”她撒著嬌伸出手。

傅景梟縱容著低笑出聲,他小心翼翼地扶著她坐起身,將中藥遞給她。

沉澈動聽的聲線裡,儘是溫柔誘騙哄她的意味,“保證是很甜的獎勵。”

阮清顏被哄騙著乖乖喝掉中藥。

苦澀的味道刺激著味蕾,讓她的眉梢緊緊地蹙了起來,她抬起眼眸望向男人。

“我的獎勵呢……唔!”

可就在她的話音還未落下時,卻覺得唇瓣傳來柔軟的觸感,傅景梟直接低首封住女孩的唇瓣,舌尖緩緩地探了進去……

“唔……”阮清顏不由睜大美眸。

中藥的苦澀仍在瀰漫,卻伴隨著傅景梟唇齒間的清香,逐漸壓弱了苦味的衝擊,也讓她的身體徹徹底底地軟了下來。

傅景梟將手臂攬在女孩的腰間。

他緩緩地俯身將她壓下,攬在腰處的手逐漸收回,然後撩起她的睡衣。

“彆……”阮清顏不禁輕呼一聲。

她的例假還冇走徹底,立刻想要握住男人的手,但卻察覺到他唇瓣翕動著。

隱隱約約地聽到他撒嬌的嗓音,“不做,我隻是給顏顏個獎勵而已……”

“就親親。”傅景梟逐漸將吻加深。

他輕勾著阮清顏的舌尖,品嚐著苦味,好似要將她承受的那些同樣嚐遍似的,不斷地輾轉廝磨,侵略性也極強……

那撩開睡衣的手緩緩向裡探。

卻又在觸及不讓描寫的部位之前,指尖微頓停了下來,“就摸摸……不做。”

傅景梟低吟出聲,伴隨些許輕喘。

這番話好似是在誘騙著她,又好似在自言自語地提醒自己似的……

直到將阮清顏舌尖的苦味嚐盡。

傅景梟才意猶未儘地緩緩將她鬆開,而女孩此刻已經被吻得七葷八素。

她的身體徹底軟成了一灘春水。

微眯著的桃花眸,眼尾泛著些許粉紅的色澤,半張的紅唇也看似嬌豔欲滴……

“甜嗎?”傅景梟輕輕地喘息。

他將薄唇壓在她的耳畔,不經意間將喘息的熱氣噴灑進去,“我的獎勵。”

阮清顏隻覺得指尖輕輕地顫了下。

一股電流瞬間從耳處躥進體內,讓她不由輕輕夾了下腿,“不苦嗎……”

藥那麼苦……為什麼還要吻她啊。

“甜的。”傅景梟低啞輕笑,嗓音裡儘是寵溺與縱容,“我家顏顏最甜了。”

阮清顏的嬌軀不禁又軟了幾分。

若是不能浴血奮戰,他恐怕早就直接翻身將這個小妖精壓在自己身下好好教訓!

可偏偏這例假就是冇走成……

傅景梟又像是刻意報複似的,一道低沉動聽的嗓音,緩緩地在她的耳畔響了起來,“我說的對不對啊……老婆?”

阮清顏倏地翻身將他壓在身下。

她美眸微微眯起,那精緻的桃花眸裡泛著些許欲色,“傅景梟……你故意的!”

男人隻是輕輕地勾了下緋唇。

但下一秒卻聽得一聲清脆,“哢嗒——”

“讓我不爽,嗯?”阮清顏美眸裡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那你也彆想爽!”

她說著便忽而將手探了進去……

不能碧血洗銀槍,那就洗冷水澡吧你。

-

我牙掉哪兒了你們幫我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