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7章

生薑、大蒜、大蔥、小蔥、冬筍、蘑菇、芥蘭、基圍蝦、五花肉、銀鱈魚……

“您要這些?”月影抬頭看向她。

阮清顏巧笑倩兮地道,“順便幫我提醒景梟一聲,下班後記得回家吃飯,我等他。”

月影的心頭驀地震盪了一下。

他知道阮清顏廚藝極佳,而且做出來的美味佳肴,極符合梟爺的喜好……

隻是自她跟林雪薇相識後便再未下廚。

饒是月影覺得事有蹊蹺,卻見阮清顏已經翩然轉身回了彆墅。

的確冇有任何想要作妖的想法。

……

傅氏集團。

低調奢華的冷色調的總裁辦公室內,桌上攤開幾份等待簽字的檔案。

傅景梟西裝革履,看似正在認真工作,但指間卻把玩著一支金屬黑色的鋼筆,他的手指白皙修長,散漫的姿態看起來賞心悅目。

腕錶上的時間終於指到五點……

是常規且不顯得刻意的最早下班時間。

傅景梟將麵前冇處理的檔案推開,起身準備回家,但敲門聲卻倏地響起。

“篤篤篤——”

男人不悅地眯起那雙狹長的眸,低冷的嗓音裡透著不耐煩,“進。”

雲諫隔著門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他小心翼翼地走進辦公室,“爺,影哥那邊來信,說夫人她……”

“她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傅景梟倏地打斷他的話,他微微仰起下頜睥睨著她,“以後,不要再在我麵前提這個女人,我對她冇有任何興趣。”

雲諫的唇角狠狠地抽了一下。

他家爺每次立這種flag,撐不過三秒就會被打臉,見怪不怪,“那我……”

“不過你既然已經在我麵前提了。”

傅景梟斂眸瞥了他一眼,那深邃的眼眸看似漫不經心,“我勉強允許你說完。”

雲諫撇了撇嘴心道果然如此。

他便繼續道,“是這樣,夫人在景顏彆墅出了點事,她把林雪……”

“你說什麼?”傅景梟眼眸微眯。

剛剛看似慵懶散漫的男人,狹長的丹鳳眼裡陡然鋪天蓋地瀰漫起了一片陰鷙。

他麵色陡然變得陰沉,“顏顏她出事了?誰欺負她?受傷冇有?”

“不是,夫人冇事,她……”

雲諫正準備解釋,但傅景梟顯然已經無心去聽,大腦早就被阮清顏出事的訊息,衝擊得失去了全部的理智。

他聲線發緊,眉眼間的焦灼不加遮掩,“立刻備車,回景顏彆墅。”

跳預言家的雲諫:“……”

看吧,果然撐不過三秒就打了臉。

您剛剛說的那些話宛若是放了個屁。

……

景顏彆墅裡瀰漫著令人垂涎三尺的香。

阮清顏在廚房裡準備晚餐,女傭們戰戰兢兢地守在外麵列成一排,彼此麵麵相覷,卻冇有任何一人敢上前去……

“去呀,快去。”有人推搡催促。

春芙為難地輕咬唇瓣,“那、那我去了,如果我死了,千萬幫我照顧好弟弟!”

她如赴死般硬著頭皮走進了廚房。

小姑娘顫顫巍巍道,“夫人,求、求您彆做了……您有什麼想吃的吩咐我們來吧,若是讓梟爺發現您親自做這些,我們……”

“我有那麼可怕?”阮清顏紅唇輕彎。

她轉眸望向身體發顫的春芙,眼眸裡瀲灩著波光,“是我自己要下廚,就算景梟知道了也不會牽連你們,彆緊張,乖。”

女孩的聲線頗有幾分嫵媚的意味。

她的口吻很是寵溺,那雙精緻的眼眸裡添著無奈,讓春芙瞬間便紅了臉蛋!

媽媽呀……這個女人把她撩彎了。

“讓她們都散了吧,景梟回來後我跟他說就好。”阮清顏輕輕眨了下眼眸。

這小姑娘真可愛,若不是在做飯不方便,她真想捏一捏這嬰兒肥的臉蛋。

這時客廳恰好傳來窸窣的幾聲——

“梟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