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6章

景顏彆墅。

夜色逐漸深沉,星月掛上夜幕,初秋的晚風吹得整幢彆墅都陰惻惻的……

傅景梟周身儘是涔涼入骨的寒意。

他修長白皙的手指,溫柔地撫過哈士奇的毛髮,雖然看似漫不經心的模樣,可指尖冰冷的觸感卻讓狗狗猛一瑟縮。

“奧利奧。”男人緩緩地輕啟緋唇。

想象中的瘋狂暴怒並未襲來,傅景梟隻是低垂著眼眸,仍溫柔地撫順著它。

哈士奇抬起狗頭看他,“汪?”

“顏顏冇回家。”傅景梟低眉斂目,纖長的睫毛掩下眸底全部的情緒,卻莫名讓人覺得委屈,好似被嬌妻遺棄的怨夫。

他長睫輕顫了下,那可憐又委屈的嗓音逐漸變得有些奶,“她又不要我了。”

“汪~”哈士奇用狗頭蹭著他的手掌。

它本想鑽進男人懷裡哄,卻想起梟爺的嚴重潔癖,絕不允許它距離得更近。

它搖了搖尾巴,“汪汪汪~”

顏顏她最喜歡你了,纔不會不要你。

“騙人。”傅景梟輕咬著唇瓣,可那緋色的唇卻逐漸因他加重的力度變得發白。

就連撫著哈士奇的手,也愈發涔涼得仿若寒冰,“是不是我對顏顏還不夠好……所以顏顏就嫌棄我……不要我了……”

否則,為什麼這麼晚還不回家呢。

她明明跟他說……晚上要回來的啊。

傅景梟慢條斯理地抬起眼眸,便看到放在茶幾上那把泛著銀光的水果刀。

他緩緩地收回手,起身將那把刀取來,佯裝不甚在意地放在手裡把玩著……

溢滿委屈的眼眸逐漸染了幾分偏執。

傅景梟的指尖撫過刀刃,然後逐漸用力,將刀尖嵌入掌心,鮮血緩緩地沁了出來,如盛放的曼珠沙華般滴落到地毯上。

“梟爺。”月影出聲提醒著男人。

他知道傅景梟總愛這樣,每次阮清顏拋棄他的時候,他極力隱忍著心底的情緒,不捨得傷害她便隻能對自己下手……

“我不要原諒她了。”他執念道。

傅景梟緩緩地用鋒利的刀,在自己的肌膚上劃出血痕,“我不喜歡她了。”

“我再也不要管她了……”

月影就默默地聽著他自欺欺人。

殷紅的鮮血沾染了傅景梟的黑色西裝,但卻絲毫不顯狼狽,反倒像是貴族的吸血鬼那般優雅而又矜貴……

這時,手機鈴聲倏地響起。

月影睨了眼茶幾上的手機,低聲道,“梟爺,是雲諫的電話。”

想起今天是派雲諫去接的阮清顏。

傅景梟的神情微微一動,可自己剛剛說過再也不要管她了,“掛了。”

“雲諫也許是來說夫人的事情。”

“她的事跟我有關係?”傅景梟下頜緊繃,但卻看起來冇剛剛那般從容,眉眼和摩挲著刀刃的指尖都顯出幾分焦躁感。

月影早就對他的傲嬌見怪不怪。

他木著一張臉,“冇什麼關係,那我這就掛掉,跟雲諫說夫人是死是活都彆……”

“其實也能勉強接一下。”

傅景梟眼皮輕輕撩起,他薄唇緊抿,“我突然覺得,掛電話的行為很不禮貌。”

月影:“……”

他也不拆穿,就接起了電話。

果然聽到雲諫的彙報,與他們所料一致,“梟爺,冇接到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