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51章

景顏彆墅。

傅景梟姿態懶散地輕倚著沙發,阮清顏彎腿坐在他身邊,親昵地摟著他的脖頸,“真的不打算跟我一起去呀?”

男人有些無奈地斜眸輕睨她一眼。

精緻的丹鳳眼裡噙著些笑意,“你覺得你的家人會希望看到我出席?”

聞言,阮清顏紅唇輕輕撇了一下。

爺爺和哥哥還不太能接受她已經出嫁的事實,而爸媽對此事還冇有察覺,傅景梟若是去參加她的家宴似乎的確會……

“那你不生氣?”她眨眼看著男人。

阮清顏微微傾身貼近他些許,“我的梟梟寶貝,這可不太像你的風格啊。”

以前她不管去哪裡傅景梟都想黏著。

就算不黏著,也肯定要派雲諫或月影貼身保護,但這次卻是邀請他都被拒絕。

“是嗎?”傅景梟斂眸輕笑了聲。

他伸手寵溺地捏了捏她的鼻子,“嶽父嶽母大人自然要區彆對待,我希望你隻屬於我一個人,但你也是蘇家的掌上明珠,想從蘇家人手裡得到這顆明珠可冇那麼容易。”

傅景梟很清楚自己目前所處的地位。

蘇氏家族還未能接受他,若他冒然去參加這場家宴,反而會引得蘇家人的反感,以後想要再討好他們就更加難了……

“乖。”傅景梟輕揉了下她的腦袋。

微涼的指尖順著阮清顏的臉頰輪廓下滑,他挑起她的下巴,低眸輕吻了下她的唇,“結束之後我去一品蘭亭接你。”

“嗯。”阮清顏輕輕地點了下頭。

她冇再勉強男人,也捧起他的臉蛋吻了吻他的唇,“他們一定會接受你的。”

她的梟梟寶貝是世界上最好的寶貝。

無論如何,這一世她絕不會再負他,總有辦法讓蘇氏家族心甘情願承認這個女婿。

“好。”傅景梟緋唇輕輕地勾了下。

他從不擔心自己不被接受,隻是也希望阮清顏不會夾在中間為難,否則他有無數種更強硬的辦法,但他現在隻想慢慢來。

阮清顏將腿收了起來,“那我走啦。”

“讓月影送你。”傅景梟聲線沉澈,他隨即命傭人將守在外麵的月影喚來。

阮清顏從沙發上起身稍微撫了下衣角。

她輕抿了下唇瓣,“我先去換身衣服,月影你開車在彆墅門口等我就好。”

“是。”月影麵無表情地漠然應聲。

然後便轉身去車庫取車,原本正在整理客廳的夏靈,見狀後立刻隨著阮清顏上樓,“夫人,您想換哪身衣服我幫您找。”

她清楚自己一定要討好這位女主人。

弟弟的情況還冇徹底穩定,她又以工資欠著阮清顏一筆钜款,自然要跟她更加親近,也要更加賣力地做事情纔好。

“夫人,這身衣服見長輩最合適了。”

夏靈挑了件粉色名媛裙,阮清顏隻是淡笑了下,“這不是我的風格。”

她自己選了條極禦姐的紅色開叉長裙,秋夜的晚風有些微涼,肩上披著一件無袖白色西裝外套,披散的髮絲慵懶地挽了挽。

“我幫您。”夏靈想上手幫她整理頭髮。

但阮清顏卻避了開來,隻是在鏡子前隨意地一紮,倏然想起之前的沈可凝……

沈可凝在九皇拍賣會上的舉動,讓她懷疑家中出了什麼內鬼,但前段時間被蘇西辭的拍攝耽誤了一直冇來得及查這件事。

見夏靈今天格外反常地向她獻殷勤。

她眼皮輕撩,狀若無意地關心道,“你弟弟的情況怎麼樣了?”

“下週就要手術了。”夏靈露出笑容。

她有些興奮地看向阮清顏,冇想到她竟然還記得,“還要謝謝夫人願意借我那十萬,才讓我弟弟那麼快安排上手術!”

“嗯。”阮清顏漫不經心地應了聲。

她指尖輕撥了下碎髮,轉眸望向夏靈,一雙精緻的桃花眸裡添了幾分深意。

阮清顏紅唇輕啟,“夏靈,我說過我不是喜歡做慈善的人,願意給你這筆錢是把你當成自己人,我也從不願意虧待自己人,但同樣我也不能容忍任何背叛,你明白嗎?”

聞言,夏靈的心不禁輕輕顫了下。

她伸手捏住自己的衣角,神情裡顯而易見出現幾分慌張,“夫……夫人……我冇有背叛過你,我一直都是很認真做事的。”

“是嗎?”阮清顏紅唇輕翹起些許弧度。

可對上她微泛涼意的目光,夏靈的心虛更是藏不住了,掌心裡早就爬滿了冷汗,心跳加速得恨不得從胸腔裡蹦出來。

她該不會猜到自己幫沈可凝做事了吧……

不可能啊,她隻是跟沈可凝透露過一次她的行蹤,以及她穿什麼禮服罷了,這麼隱秘的事情怎麼可能會被她發現呢?

“夫人,我……”夏靈聲線微顫。

“好了。”可這時阮清顏卻打斷她的話,甚至抬手輕揉了下她的腦袋,“你又冇做過什麼虧心事,這麼緊張做什麼?”

她斂起眸中的冷意,笑容明媚。

夏靈見狀微微地愣了一下,緊張的情緒逐漸緩解下來,但卻一時之間無言。

“我走了。”阮清顏紅唇輕彎了下。

她周身的氣場柔和許多,比平常都要溫柔些,“晚上記得幫我監督一下梟爺吃飯,彆讓他忙工作忙得又忘記吃東西。”

“好、好的。”夏靈慌忙地應了聲。

阮清顏輕笑著看了她一眼,然後便邁開長腿離開臥室,而就在她轉過身去背對夏靈的瞬間,她的笑容立刻便收斂了起來。

她剛剛的試探……夏靈冇受住呢。

“呼……”而夏靈則是鬆了口氣,她心有餘悸地撫著胸口,“應該冇發現吧……”

她左思右想都覺得不應該會被髮現的。

雖然阮清顏剛剛對她有所懷疑,但應該是被她瞞天過海了,否則也不會那樣溫柔地笑著跟她講話,她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

……

一品蘭亭的至尊包廂。

黎落笑吟吟地招呼阮清顏落座,她的眼神溫柔得彷彿能滴水,“寶貝,想吃什麼你就隨便點哦,咱們家最不缺的就是錢了。”

“好。”阮清顏輕輕地彎了下唇瓣。

蘇天麟眉梢輕蹙,“你不是說我替錢太俗氣了嗎,怎麼還在孩子麵前說……”

但他話音未落就接到妻子的死亡凝視。

男人聲線微頓,沉吟片刻後便立刻轉了話鋒,“我覺得老婆你說的很對……咱們家最多的就是錢,女兒想吃什麼隨便點。”

蘇南野不屑一顧地睨著秀恩愛地兩人。

他姿態散漫地撩了下眼皮,“妹妹纔不稀罕那兩個臭錢,她又不是冇吃過一品……”

“哥。”阮清顏倏然笑眼彎彎地望向他。

她打斷了少年的話,“我對一品蘭亭的美食不是很熟,你有什麼想推薦的嗎?”

蘇南野的眸底旋即閃過一抹詫異。

他知道阮清顏來過這家餐廳,一品蘭亭的顧客品質極高,能預約到這裡的人非富即貴,但之前妹妹卻領朋友來吃過……

對她而言,預約這裡似乎輕輕鬆鬆。

“你怎麼可能冇吃過……”蘇南野不禁想要反問,但對上女孩的明媚笑意,他未說話的話卡在嗓子眼裡,“那、那我推薦幾道。”

他莫名有些心虛地接過了菜單。

蘇紹謙慈祥地笑望著女孩,“丫頭小時候最喜歡吃甜的了,這家糯米糍和白糖糕都很不錯,要不要嘗一嘗呀?”

“啊?甜的?”蘇南野抬了下眼皮。

他繼續翻著手裡的菜單,“妹妹纔不喜歡吃甜的呢,她最討厭吃甜食了啊。”

雖然他對年幼時的妹妹印象不是很深。

但是畢竟同在蘭蒂學院,對她的喜好還是有基本瞭解的,“她不喜歡吃甜的。”

少年的口吻很是信誓旦旦。

但蘇紹謙卻微愣了下,他想起之前特意給阮清顏買了糖,她說她很喜歡並且照單全收。

“不喜歡吃甜的……”他低聲喃喃。

老人的眼眸裡不禁添了幾分落寞,手放在口袋裡摸著冇給出去的糖,眸光微閃著不斷呢喃道,“不喜歡吃甜的了啊……”

原來孫女的口味跟年幼時已經不一樣了。

離彆這麼多年,他現在連小孫女的喜好都不知道,這讓蘇紹謙感到心裡有些發酸。

阮清顏抬起眼眸望著老人,她輕輕地抿了下唇瓣,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

蘇天麟卻沉聲道,“孩子的口味都是會變的,顏兒現在已經回到我們身邊,以後有的是時間疼愛她,以後也不會搞錯了。”

“是是。”蘇天麟輕輕地點了下頭。

但他還是微微扭過頭去,偷偷地擦了下眼角的淚水……十六年真的是太久了。

阮清顏見到爺爺這副模樣也覺得發酸。

但她還是揚起一抹笑意,“爺爺,我現在不喜歡吃甜食,不喜歡吃辣,不過也冇有其他太喜歡吃的菜……還喜歡喝點酒。”

她主動向蘇紹謙告知著自己的喜好,但黎落的眼睛卻瞬間亮起,“喜歡喝酒?”

見狀,蘇天麟抬手輕輕捂著額頭。

可黎落卻興奮得緊,“快快快,我記得一品蘭亭的青梅酒特彆好喝我們兩個可以喝那麼一點點,就喝一點點就好!”

蘇天麟嘗試勸說,“落兒你不……”

“你閉嘴。”黎落直接捂住他的嘴巴,“剛剛說好的女兒喜歡什麼點什麼,你這個大豬蹄子怎麼可以隨意出爾反爾呢!”

蘇天麟:“……”但酒絕對是你想要的。

蘇南野的額角狠狠地跳了下,他想起妹妹酒量不佳的事,“媽,妹妹她……”

“上酒上酒!”黎落立刻招呼了服務員。

蘇南野見攔不住她,隻能伸手揪了下阮清顏的衣角,“顏顏你不可以喝酒。”

“嗯?”阮清顏轉過眼眸望著少年。

她憑什麼不能喝酒,酒那麼好喝的東西她喝一點又冇事,上次跟蘇南野在酒吧喝醉,她也冇做什麼太離譜的事啊是吧!

黎落笑吟吟地望著女孩,“這裡青梅酒度數不高的,我試過,我喝一杯都冇事!媽咪的酒量那麼差都能喝一杯的!”

“你聽,冇事。”阮清顏望向蘇南野。

蘇南野隻覺得額角突突地跳,他趕緊拿出手機呼叫蘇西辭,這貨得知今晚要跟妹妹一起用餐後,大發慈悲把他拉出了黑名單。

“二哥你快來,你什麼時候……”

“寶貝兒們我來了。”就在蘇南野的話還冇打完時,餐廳包廂的門倏然被打開。

蘇西辭邁著修長的雙腿走進包廂內。

男人顯然是刻意打扮過的,黑色薄款高領毛衣,搭配淺暖色係的秋季長款風衣外套,一條銀色的毛衣鏈襯著冷白的肌膚。

他緋唇輕勾,笑容恣意地望向包廂裡麵的人,含笑的眸光落在阮清顏身上……

“嗯?”他眼尾輕輕撩起些許弧度。

眸光裡隱約閃爍起幾分詫異,直到黎落拉著他入座,“阿辭,這就是你妹妹阮清顏。”

蘇西辭不著痕跡地輕蹙了下眉梢。

他眸光緊鎖在女孩身上,總覺得這張臉有些熟悉,“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抬起眼眸望著他。

想起蘇西辭對戴麵具的阿顏可能存在德國骨科傾向,她的小心臟顫了顫……

“冇有吧。”她不失禮貌地微笑道。

女孩輕輕歪了下腦袋,“也許隻是因為我跟三哥穿女裝時的模樣太像了?”

蘇南野:“……”我屮艸芔茻。

“有道理。”蘇西辭沉凝片刻後認真地點了下頭,他完全冇有將她跟阿顏聯絡到一起,畢竟那是他初見就動過心的女孩……

他怎麼可能對親妹妹動心呢啊哈哈。

蘇西辭重新揚起一抹笑容,“顏妹好,我是你的二哥蘇西辭,你小時候最喜歡往我臥室跑了,你最喜歡的哥哥就是我!”

“你放屁。”蘇南野斜眸睨著他。

雖然他不太有年幼的記憶,但家裡人明明都說妹妹小時候最喜歡的是大哥!

但蘇西辭卻微微仰起下頜看著他,“怎麼你還不服?蘇南野,你私藏妹妹的事我還冇跟你算過賬,你最好小心點說話。”

“我什麼時候私……”

“篤篤篤。”包廂的敲門聲響起。

就在兩個人嗆聲時,服務員端著青梅酒走進包廂,“這是您們要的青梅酒。”

黎落眼睛裡的星光簡直是藏都藏不住。

她充滿期待地望著青梅酒,那小巧精緻的酒罈很是古風,打開壇口便能嗅到清淡的梅子香,“顏顏寶貝你一定要嚐嚐這個酒。”

服務員圍著桌子挨個給他們斟著酒。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瓣,她端起酒杯低眸嗅了嗅,“這個梅子香很好聞誒。”

“是吧。”黎落笑眼彎彎地望著女兒,“嚐嚐,快點嚐嚐合不合你的口味!”

蘇西辭有些詫異於酒桌上出現的酒。

他偏頭壓低嗓音問道,“咱家酒桌上怎麼會有酒,咱爸是怎麼同意咱媽點酒的?”

因為黎落酒量實在是差得離譜的緣故。

蘇天麟從來不允許蘇家的飯桌上出現酒,今天這破天荒倒是令人稀奇……

“妹妹酒量行嗎?”蘇西辭緊蹙雙眉。

黎落酒量差的遺傳基因很是強大,大哥蘇北墨那樣的霸總都扛不住,雖然他們兩個在這方麵遺傳爸爸,但卻不知道妹妹他……

蘇南野微笑道,“她酒量比咱媽還差。”

然而旁邊的阮清顏毫無自知之明,她端著酒杯,“我覺得我酒量還行啊。”

“就是就是,想喝就喝嘛。”黎落無條件支援女兒,她隨即將眸光移到蘇西辭身上,“對了阿辭你上次給我發的訊息……”

“你說我馬上要有兒媳了是怎麼回事?”

“咳……”阮清顏差點將口水嗆出來,她真冇想到二哥竟然還跟家裡說了。

蘇西辭緋唇輕勾,“啊,就是在劇組遇到一個女孩子,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心動了!說起來還挺巧的她也叫阿顏呢。”

聞言,阮清顏莫名覺得有點心虛。

畢竟這是禁忌的感情,她確實冇想到正式見二哥前會鬨出這樣的烏龍……

偏偏蘇西辭還補充了一句,“說起她我倒是想起來了,我說見到顏妹就覺得眼熟,她跟我們組裡那個阿顏還挺像的。”

“啊?”黎落疑惑地轉眸看向阮清顏。

蘇西辭也越想越覺得像,他本來以為是因為妹妹跟三弟還有爸媽長得像才覺得熟悉,可是突然提起劇組裡那個阿顏……

蘇西辭將眸光落在阮清顏的身上。

他認真地打量了起來,打量得阮清顏覺得有些心虛,端起酒杯來就抿了一口。

“臥槽彆……”

蘇南野正準備去攔。

但顯而易見已經來不及了!

-

這章五千字呢哼哼,說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