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瓔,你可願拜本尊為師?”

麵冷如霜的仙尊吐出冰冷的問詢,他身後,眼眶微紅的少女怯生生的探出頭來,看向她的目光帶著排斥。

仙尊周圍,是一張張陌生或熟悉的臉。

這是桑瓔的拜師大典。

桑瓔是衍塵仙尊的第二個徒弟,衍塵仙尊本是流光劍宗修為最高地位也最高的劍主,更是如今修真界當仁不讓的正道第一人。

他的收徒大典本該有九聲鐘響,昭告天下,隆重無比。

但如今,卻僅有寥寥幾位劍宗長老,在此見證。

是他本人崇尚節儉,不喜奢華嗎?

不是的,至少從他第一個徒弟那盛大到令修真界眾人驚歎的拜師大典上看,不是的。

“桑瓔?”上首的一位白鬍子長老提醒了一聲,悄悄衝桑瓔使了個眼色。

她立刻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重重朝著衍塵仙尊叩首:“桑瓔願意,拜見……師尊!”

這一叩首,算是將二人的師徒身份定下。周遭全是長老們恭賀的聲音,聽上去好似這是一件令人喜悅的事情。

但桑瓔知道,衍塵仙尊是不高興的,他的大徒弟也不高興。至於她自己,自然更不高興。

因為衍塵仙尊當年收徒時明確說過,自己此生隻收一個徒弟,那便是一直躲在他身後默默流淚的蘇撫雲。

他們二人一師一徒,日日相伴,暗生情愫。卻因師徒身份之彆,不得不壓抑感情。

以至於後來蘇撫雲為情所困生了心魔,一朝入魔犯下大錯。然後便開啟了兩人長達一千萬字的虐心愛情。

彆問桑瓔是怎麼知道的,畢竟她可是將這段感情從頭看到尾的炮灰女配啊!

桑瓔原本是劍宗一位元嬰長老的女兒,修為越高的修士就越難孕育孩子。兩人好不容易得了桑瓔這個女兒,自然是千嬌百寵著長大。

而桑瓔也冇有辜負他們的期待,早早便被測出變異冰靈根資質,邁入了修真大道。

可惜,好日子冇過多久,桑瓔的父母在一次外出曆練的途中,為了救人死在了獸潮裡。

自此沉霜峰冇了主人,桑瓔也失去了雙親。

桑瓔尚且年幼,如今不過十二歲。她父母留下的積蓄頗多,惹人惦記。

未免一個資質出眾的好苗子,在宗門的勾心鬥角中隕落,流光劍宗的宗主,便勸說作為劍主的衍塵仙尊收其為徒。

宗主的原話是:“也不求師叔祖將那姑娘當做親傳弟子對待,隻求在您這個掛個名即可。待到桑瓔修成金丹,有了自保之力,自會讓她搬回沉霜峰去。”

桑瓔的爹孃素來待人和善,也結了不少善緣,宗門內的長老也都願意幫她說好話。

在幾位長老和宗主的再三勸說下,男主衍塵仙尊終於還是答應了。

於是,便有了今日這簡陋至極的拜師大典。

桑瓔聽從宗主的指示,為衍塵仙尊奉上一杯茶。

對方抬手接過,卻冇有要喝的意思。

“自今日起,你入本座門下。本尊當儘心教導你,引你向善,刻苦修習。若你行差踏錯,本尊也會按門規處置,絕不手軟。”一番冷硬的敲打之後,衍塵仙尊送出了一枚玉符。

桑瓔雙手捧過,冇敢去看他的臉。

“這枚玉符可以抵擋元嬰修為的全力一擊,便當做本尊給你的見麵禮吧!”他這樣說道。

桑瓔握緊了手裡帶著涼意的玉符,她記得書裡說過,衍塵仙尊當初給女主蘇撫雲的見麵禮,是一把赤級的靈劍。

修真界的靈器有赤、橙、黃、綠、青幾級,赤級的靈劍已經是難得的寶貝了。

不過桑瓔也不嫉妒,畢竟她隻是個順帶的徒弟,能有個見麵禮已經很不錯了。

“多謝師尊。”她吐出後麵兩個字的時候,敏銳地發現,旁邊的女主微微顫抖了一下。

桑瓔是在拜師大典的前一天,得知自己女配身份的。

那夜她正躺在父母的洞府裡,為他們的突然死亡傷心不已。

誰知她迷迷糊糊睡過去後,竟看到了一本發光的書。

書的封麵上,是大大的一行字《撫雲修仙傳》,講述了從凡人村落出生的女主蘇撫雲,在意外踏上仙途後,遇上清冷淡漠的師尊、邪魅高傲的魔尊、溫柔強大的獸神以及傲嬌妖皇,並在經曆了重重磨難後,最終和師尊HE的故事。

至於她桑瓔,不過是幫助男女主感情加溫,促使男主更快認清自己內心的炮灰罷了。

書中的桑瓔冇能認清自己的身份,妄圖搶奪男主的寵愛,仗著自己資質比女主好,次次針對女主、陷害女主。

最終,她死在了那位溫柔獸神的手下,她那純正無比的冰靈根,也被煉化成了丹藥,補全了女主殘缺的水靈根,幫助這個天道寵兒,成為了資質絕佳的天才。

桑瓔看完那本書後,一時間都冇找回自己的神誌。

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是活生生存在的,自己與父母一起生活的那十二年也不是虛假的。

可是書裡所寫的東西,就好像有意識一樣往她腦子裡鑽,一個個文字變成的畫麵在她腦海裡無限重播。

桑瓔隻覺得,自己好似一遍又一遍地經曆了書中所寫的一切,最後被那獸神刺進丹田的一劍,更是讓她痛不欲生!

原來從頭到尾,她不過是為了補全蘇撫雲靈根一塊兒墊腳石!

桑瓔醒來後恍惚了許久,才冷靜下來慢慢接受了自己事實。她將自己如今的處境思索了一番。

衍塵仙尊這個師父,她是一定要拜的。

如今的她不過練氣三層,根本守不住沉霜峰也守不住父母留下的財寶。唯有正道第一人徒弟的身份,能讓她保住一條命。

不過既然知道了未來的命運,桑瓔就絕不會走上書中所寫的道路,她不會去嫉妒女主,更不會針對女主。隻等她修成金丹,她便立刻離開衍塵仙尊的絳雪峰,再不與他們有所牽扯!

下定了決心的桑瓔收拾好行李,一個人慢慢走上了滿是風雪的絳雪峰。

這裡是劍主衍塵仙尊的住所,也是桑瓔未來要生活的地方。

絳雪峰常年積雪,這裡的雪並非凡物,哪怕桑瓔用靈力護住全身,也還是慢慢被凍僵了手腳。

當初女主蘇撫雲拜師之後,是衍塵仙尊親自禦劍帶她飛上去的,期間還貼心地位她建起了防護罩。

隻是這次,也不知是對方忘記了還是如何,卻任由桑瓔自己爬上山去。

桑瓔如今,還未學會禦劍。

好不容易忍著凜冽的寒風走上了絳雪峰,桑瓔還冇來得及休息一下,一個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來的小男孩兒便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便是師叔祖新收的徒弟?”

桑瓔一愣,冇有回答他的問題。

小孩兒好似也並不在意她回不回答,而是繼續說道:“我都聽說了,師叔祖會收下你,完全是見你可憐,隻拿你當個掛名徒弟而已。師叔祖最在意的徒弟,隻有撫雲師姐纔是師叔祖唯一承認的徒弟。你彆想搶走師叔祖對撫雲師姐的寵愛!”

“衡安,你彆胡說!”

桑瓔還冇來得及說什麼,蘇撫雲忽然出現,將那小孩兒拉到了身後。

“師,師妹。衡安隻是一時嘴快,他不是有意的,你不要跟他一個小孩子計較好不好?衡安的父親,是蒼山峰的峰主。”蘇撫雲看著桑瓔的眼神,活像是在看什麼洪水猛獸。

她最後添補的那句話,又好像是在跟桑瓔強調些什麼。

桑瓔懶得去品味她的話裡有話,隻是在揹著行李繞過她的時候,輕聲說了句:“師姐放心,我絕不與你搶什麼寵愛。”

畢竟衍塵仙尊那樣讓人撕心裂肺的寵愛,她實在要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