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宗宗門廣場。

薑雨塵來不及細細體悟這一份劍道感悟,強壓下心中的喜悅之情。

對他來說,這一次的收穫著實不小。

“我太一宗近期以來,多喜臨門。不僅宗門內多了三名金丹修士,本座也偶有所悟,在劍道之上更進一步。”

薑雨塵語聲悠悠,讓人看不出他此時的喜怒哀樂。

“什麼!”

杜純驚的直接站起身來。

“天呐!大師兄你不要這麼變態好不好”

喬飛感覺自己備受打擊,欲哭無淚。

“大師兄的劍道更上一層樓了?”

蕭檀也是一愣,之前她可不曾聽聞此事。

“果然不愧是大師兄啊!”

陸宇渾身戰意升騰。

“哼!臭大師兄,又是修行,真無聊!”

方彤小臉一繃,感覺自家大師兄實在太不友好了。

“劍道!大師兄,可否讓小弟一觀您的劍道之妙?”

蕭恪臉上的神情激動萬分,忍不住上前一步請求著。

“也罷,我就給你們展示一番好了。”

薑雨塵一副雲淡風輕地樣子,似乎並不如何在意。

他伸手並指,一道劍意噴薄而出。

這一道劍意先是繞空盤旋,而後朝著旁邊的空地嗖地飛去。

“轟!”

隨著轟地一聲,一道巨大的劍痕出現在空地之上。

“有誌於劍道之人,可於此地感悟本座劍意。”

薑雨塵輕輕一笑,繼續說道“待本座劍意大成後,將會在此地立起一塊劍碑,供我太一宗門人修行!”

他話音剛落,一乾門人弟子“嘩”地一聲群情激昂起來。

對他們來說,這簡直是莫大的福利!

“小七,你暫且隨你四師叔打牢根基,待為師出關後再親自指點於你。”

薑雨塵吩咐了小七一句,便欲前往後山閉關修行。

“大師兄,你這就要閉關了?”

杜純從驚詫中醒來,連忙開口問道。

“嗯,宗門事務就交給你們幾個了。”

薑雨塵輕嗯一聲,簡單地囑咐了幾句後,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哎!”

杜純輕輕一歎,對自家大師兄的神出鬼冇無可奈何。

“二師兄,此乃大喜之事,何故愁眉不展?”

蕭檀在一旁輕捂著嘴角,笑意盈盈地問道。

“為兄本想讓大師兄指點門下弟子修行,誰知竟然會發生這種事呢!”

杜純苦笑一聲,說出了心中所想。

蕭檀等人忍笑不俊,紛紛猜測著二師兄下一步會如何安排。

“罷了,罷了。你我幾人就辛苦一些,各自回去調教門下吧!”

杜純長籲短歎了一番後,安排起了後續的事務。

他們六人各自帶著自己的親傳弟子離去,準備回去之後精心調教。

距離聯合宗門大比僅僅一年有餘,時間上並不怎麼寬裕。

誠然,薑雨塵能以元嬰期的修為威懾其他宗門,可並不能讓人心服口服。

隻有太一宗的整體實力不斷增強,才能名正言順地威震四方。

薑雨塵急匆匆地回到後山,進入洞府開始閉關潛修。

他此番的收穫之大,甚至遠超之前的總和。

元嬰期修士想在修為實力上有所增強,遠不是築基期和金丹期可比。

冇有個十數年之功,便是想要寸進都是極為難得的。

薑雨塵異於常人之處,便在於他每一次快速進階都夯實了基礎。

他隻需要將自身所學融會貫通,就可以百分百地發揮出自身的實力。

這一次的係統獎勵迥異於前幾次,並冇有直接提升他的修為境界。

但是這一份劍道感悟的珍貴之處,就在於徹底領悟後偉力歸於自身。

介時,薑雨塵所能挑戰的極限,也就不僅僅是元嬰中期修士這麼簡單了。

時光流轉,春去秋來。

轉眼間,半年的時間一晃而過。

這一日清晨時分,旭日剛剛自東方升起,半空中雲霧繚繞。

太一宗後山之上,一名嬌弱的少女正在練習著術法。

少女身旁盤膝坐著一名俊朗的青年。

“小七,又錯了!”

薑雨塵此時極為嚴肅,對於小七的教導一絲不苟。

“啊?”

小七吐了吐香舌,宛如方彤小時候一般可愛。

“小七,可千萬莫要學你六師叔憊懶和胡鬨的性子!”

薑雨塵講解完術法,又嚴厲地嗬斥了小七幾句。

對他來說,有一個麻煩的小師妹就足夠了。

要是再添一個麻煩的徒弟,他怕是要被這一對活寶給麻煩死了。

“是,師傅。小七知道了!”

小七乖乖地點了點頭,滿口應承著薑雨塵。

“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便是聯合宗門大比了。小七,你可有想法上台一試?”

薑雨塵笑意涔涔地看著眼前的徒兒,心中十分滿意。

如今的小七,經過蕭檀和他半年的調教,修為一路突飛猛進。

煉氣期七層的修為,震驚了太一宗上下。

要知道即便是他們師兄弟幾人,修行到煉氣期九層也用了好幾年的時光。

而眼前的小七,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達到他們幾人的高度了。

這也讓一向憊懶的方彤,在修行上更加賣力。

她可不想被一個新入宗門不到一年的小丫頭迎頭趕上。

“都是師傅和師叔教導有功,小七不過是繼承遺澤而已。”

小七小臉微紅,謙遜地表達了對薑雨塵的孺慕之情。

“你啊,不用過謙。為師自從見你那一刻起,就知道你極為適合傳承我的衣缽。”

薑雨塵哈哈一笑,繼續往自己的臉上貼著金。

他也不能說出係統的事兒,隻好自己領受了這一份虛榮。

況且小七十分給他長臉,也不由得他不為之欣喜。

“師傅,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去望月宗呀?”

驀地,小七不合時宜地問了這麼一句。

說完,小七的小臉上又是一紅。

“這”

薑雨塵頓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

忽然他靈機一動,開口嗬斥著小七“你知道望月宗離太一宗有多遠嗎?就以你堪堪煉氣後期的修為境界,怕是一輩子都趕不到望月宗去!”

口中邊嗬斥著,眼神一邊打量著小七的神情。

果不其然,小丫頭神色一暗,竟然垂頭喪氣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