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

[

]

修士鬥法不僅受限於環境,更受限於自身的具體發揮。

有的修士可以越戰越猛,譬如像陸宇這般的戰鬥狂人,完全可以發揮出自身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實力。

有的修士不擅於鬥法,能發揮自身七成的實力就很不錯了。

是以返虛中期修士的實際戰鬥力也大不相同。

若是真能如薑雨塵所言,增幅高達五倍的攻擊力,已經極為接近返虛後期修士的實力水準。

想到這裡,澹台靜的心裡不由得一鬆。

她本以為自己要獨自麵對未知的危險,哪曾料到事情竟然峯迴路轉。

她自己全力爆發之下,短時間內借用底牌,大概也能發揮出返虛後期到返虛大圓滿的實力。

而今再加上一個同樣有著接近返虛後期實力的薑雨塵相助,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風險。

二人合力之下,恐怕在普通的合體大能手下都能夠堅持一陣。

澹台靜將無名仙劍遞還到薑雨塵手中,緩緩開口說道:“薑兄隱藏的實在是太深了!不過這倒也是個意外之喜。”

誰敢相信,在這小小的太行山脈境內,居然隱匿著一名實力堪比返虛後期的劍修?

就算在整個齊國境內,返虛後期的修士在地位上也是舉足輕重。

除了齊國皇室以及四極之內的二十餘位合體大能,基本在明麵上便以返虛後期修士為尊。

這亦是因為返虛期大圓滿的修士,大多都在閉關尋求突破。

“嗬嗬”

薑雨塵輕笑一聲,並未向澹台靜言明無名仙劍的出處。

這倒不是他在刻意隱瞞什麼,而是冇那個必要。

雙方的合作剛剛開始,任何的意外因素都要不得。

他可不想對方因為此事影響到心境。

眼見澹台靜認可了自己的實力,薑雨塵便決定趁熱打鐵。

他收斂笑容,甚是嚴肅地問道:“仙子,我們可以開始著手破解這幾道禁製了嗎?”

此次秘境之行的收穫如何,就全看禁製後麵這幾座宮殿的珍藏了。

薑雨塵滿心期待著,能夠藉此機會將太一宗再帶上一個台階。

他現在可謂是躊躇滿誌。

隻要太一宗內再出現幾名元嬰修士,就是貨真價實的化神宗門。

而他自己再前進一兩步,太一宗距離返虛宗門乃至合體宗門也不遠矣。

薑雨塵的這些暢想,既在這些宮殿的收穫,又在澹台靜的身上。

暫時還不想走出太行山脈的他,正在儘一切努力爭取得到眼前人的認可。

“一步大乘就再美妙不過了”

他心中暗自想到。

若果真能如此,怕是要驚掉一地下巴。

這種匪夷所思的進階速度,實乃萬古未聞之奇事。

便是薑雨塵自己,也敢想而不敢做。

大陸之上奇人異事屢見不鮮,可奇特到他自己這般地步的絕無僅有。

或許在遙遠不可知的年代裡,纔會出現一些類似的事蹟。

澹台靜有些訝然地問道:“薑兄緣何如此”

她的話並冇有問完,但想要表達的意思卻已完全傳達了過去。

任誰猛然間見到薑雨塵這一副“呆傻”的模樣,忍俊不禁之餘也難免心生困惑。

畢竟眼前這傢夥不僅不“傻”,反而聰慧得讓人豔羨。

就連不遠處的夏五福與鐘不悔二人,也都在暗自嘀咕著什麼。

“這”

薑雨塵很是尷尬地笑了笑道:“雨塵一想到能幫上仙子的忙,一時間心情倒有些小雀躍了。”

他連忙轉移了話題,不想被人有機會窺伺到自己。

至於這番說辭是否合理,他暫時也顧不上了。

“呃”

澹台靜張了張嘴,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這一下輪到澹台靜尷尬住了。

對薑雨塵的這番言論,她實在難以回答。

兩人之間的關係隻算得上親近,回答的太過親密明顯不合時宜,而回答的太過冷漠又顯然會傷到對方的自尊心。

任憑澹台靜冰雪聰明,也被噎得夠嗆。

換做旁人敢這般油嘴滑舌,她早就不客氣了。

可偏偏薑雨塵給她的印象迥異常人,且對方的天賦資質遠超自己,這都讓澹台靜難以說出拒絕的話語。

“雨塵口不擇言之處,還請仙子勿怪。”

薑雨塵眼見澹台靜的神態,心中頓時瞭然。

他隻是一時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並不想讓對方因此而感到為難。

後麵可以表現自己的機會大把,他又何須急於一時?

“無妨,薑兄再說下去,倒顯得小女子太矯情了。”

澹台靜暗自喘口氣之餘,很是大方地將此事揭過。

她很相信自己的眼光,心裡明白對方不是登徒浪子之輩。

“這許是他的心裡話?”

登時,澹台靜麵色微紅的想到。

由於白紗遮麵的緣故,薑雨塵並不能看到她的表情。

“噗通”

“噗通”

“噗通”

對方展現出的小兒女態,亦是令他心動不已。

片刻之後。

澹台靜平複了自己的心境,開始向薑雨塵講述起眼前這幾道禁製的破解之法。

薑雨塵聚精會神地聽著講解,努力記住對方所說的每一步變化。

任何一處細微的變化失控,都有可能導致他們二人功敗垂成。

合體大能親手佈下的禁製,即便經過歲月的洗禮殘破不全,亦非區區化神初期的修士所能輕易破解。

這其中不僅涉及到了陣道與禁製的理解,更涉及到了修士對於自身法力的細微操控。

以合體大能之能,哪怕隻是一絲法力的爆發,都足夠化神修士喝一壺的。

兩者在法力的精純度上,並不處在一個水平線上。

澹台靜自己當然有自信可以很好地完成每一個步驟,而薑雨塵能否完美地配合就顯得尤為重要。

但凡有一個步驟出了差錯,二人都會被禁製的反擊之力傷到。

這與硬實力無關。

“薑兄,其中關隘之處可曾明瞭?”

澹台靜不耐其煩地講解了數遍,才問起了薑雨塵。

修士浸淫一個境界的時間越久,對這個境界的理解也就更加深刻。

對方突破大境界不久,著實讓她有著些許的擔憂。

“嗯”

薑雨塵思索片刻回道:“仙子還請稍待片刻。”

他已經初步地掌握了諸多技巧,隻差將之融會貫通。

這一步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並不容易。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