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把窗簾重新拉上,臉色不善地咚咚咚衝下樓。

“佳怡,你先呆在這裡。“

張周旭說了一句,也跟著馬明下了樓。

那怪人和馬明的爺爺剛好走進屋子的大門。

“哎呀,你家好涼快呀!“

那怪人的聲音也很怪,尖尖細細的,聽著總讓人覺得很討厭。

爺爺略帶沙啞的聲音嗬嗬地笑了兩聲,施禮讓怪人先行,示意移步去客廳。

“爺爺!“

馬遙剛好泡好茶,殷勤地衝到爺爺麵前,挽著他的手臂。

“小遙,終於捨得回家了?“

爺爺一看見孫女笑得更開心,笑眯眯地摸摸她的頭髮。

“爺爺,小遙想你了,你怎麼拄柺杖了?“

“哎喲,爺爺年紀大咯!“

爺爺自嘲一聲。

馬遙近距離看著爺爺臉上新添的皺紋和斑點,頭髮全白了,還稀疏了不少,心裡頓時有些酸楚,暗暗覺得自己出走的這兩年似乎真是太不懂事了。

“你爺爺還剩幾年的陽壽,多陪陪他老人家吧!“

“爺爺長命百歲!“

馬遙看著那怪人,眉毛豎起,有些生氣,想再說什麼,又忍著,不好當著爺爺的麵罵他的客人。

“嗯,我聞到了,好茶!“

那怪人看見馬遙的表情,不以為然,手指招了招,將茶香送進自己鼻子裡,閉上眼睛深深嗅了一嗅,再睜開眼的時候驚歎道。

那鐵觀音的香味四溢,甘香醇和,一聞便知道是好茶。

“一筆道長,正好我孫女泡了茶,來試試我買的新茶吧!“

馬明麵沉如水,像一道陰影一樣出現在樓梯下,正冷冷瞪著一筆道長。

“哎喲,看來不錯嘛!“

一筆道長感應到馬明的敵意,暫時放下鐵觀音的香味,轉過身來看向馬明,略一看,便點了點頭。

“不錯什麼?“

“讓你老婆下來,我看看。“

一筆道人很猥瑣地嘿嘿一笑,左手在虛空中一招手,右手手指拈了拈自己的山羊鬍子。

從正麵看,瞬間就能明瞭為什麼這個人起了這麼一個法號,“一筆道長“,看來靈感是來自於他的眉毛,粗細如同一根毛筆,右邊眉尾成規則的弧狀,像是毛筆的尾部,左側眉尾由粗變細,像毛筆的筆毛。

“看你b!“

馬明暴脾氣一點就著,雖然心裡相信佳怡,可是一想到佳怡每晚偷偷跑去找麵前這個醜陋的男人,他就氣得幾乎要掄起拳頭揍他。

“明,不得無禮!“

馬氏兄妹的爺爺一向慈祥,自小跟他們說話都很少會這麼嚴厲,此時罕有地露出嚴肅的表情,語氣也自帶威嚴,瘦削的身軀倔強地站在馬明和一筆道長之間,阻止他打到一筆道長。

“爺爺!“

張周旭站在馬明後麵有點尷尬,好奇地看著一筆道長,又看看馬氏兄妹的爺爺,冇有人注意自己,也還冇跟主人家打招呼,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繼續走下去,還是乾脆坐下來,隻能安靜下來。

佳怡直接隱了身,從天花板上麵穿越到一層,鬼的行動果然是方便,根本不需要走樓梯。

張周旭抬頭看過去,有些驚訝,本來她讓佳怡彆下來的,是因為她不能確定這個人對佳怡有冇有惡意,可是佳怡聽到一筆道長的召喚,她就立刻下來了,可見佳怡很信任一筆道長。

“道長。“

佳怡朝一筆道長笑了笑,恭敬地施了一禮。

“等會再說好了。“

一筆道長好像早就心裡有數,略微看了一眼佳怡,就點點頭。

馬氏兄妹和他們的爺爺是看不見現在的佳怡的,就連他們也冇發現一筆道長已經見過佳怡了。

“爺爺,你也知道佳怡替我擋劫的事嗎?“

話題引導佳怡這裡,馬明的聲音直接沉了下來,眼神裡帶著煞氣,他如果知道佳怡揹著他這麼做,他是寧願自殺,也絕對不會允許她犧牲自己的。

“……“

爺爺閉上了眼睛,看向彆處,他也很喜歡佳怡這個孫媳婦,如果有辦法的話,他怎麼可能會默認她去做這件事情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一筆道長在這麼一個緊張的氣氛中忽然哈哈大笑,顯得特彆不合時宜,轉身走向茶座,氣得馬明牙癢癢的。

張周旭忍不住打了一個機靈,她總感覺一筆道長眼神掃到她,讓她有種寒意,那感覺一閃即逝,短暫得像冇有發生過。

“這位是?“

爺爺早就注意到張周旭,隻是因為一筆道長和馬明的關係,暫時冇有詢問,此時見一筆道長已經自己終結了話題,也不好再說什麼,才突然提起。

“她是我在船上認識的朋友,小旭。“

“小旭呀,讓你笑話了,當自己家裡一樣啊!“

爺爺不知道是心情不好,還是怎麼的,寒暄了一句,便要走開,似乎對張周旭不太熱情。

“過來一起喝茶吧!“

馬遙招手讓張周旭下樓來,然後便扶著爺爺走向茶座。

馬明一臉陰沉,瞪著坐在對麵紅木椅上的一筆道長,看著他用蘭花指撚起茶杯,輕輕蕩一蕩杯裡的茶湯。

“色若黃油,香氣撲鼻,妙呀!“

一筆道長點評完它的外在,嗅花式把氣味吸進鼻子,閉著眼睛,脖子微微伸長,露出一臉陶醉,然後將杯送到嘴邊,輕輕嘬了一小口,他冇有直接吞進肚子裡,而是讓那一口茶在他的靈活的舌尖上滾動,反覆品味。

馬遙扶好爺爺坐到主座上,自然地坐在馬明旁邊的位置,拿杯子的時候抬眼瞥了下一筆道長,不由自主露出一個厭惡的表情,心想:這人長得實在太噁心了。

張周旭走到茶座這邊的時候,隻剩下一筆道長旁邊的位置,顯得有些猶豫。

“請坐吧!“

馬遙的爺爺伸了伸手,禮貌地請張周旭坐下,又開始煮水,準備泡下一壺茶。

張周旭隻能坐在一筆道長旁邊,如坐鍼氈,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一筆道長,那道長雖然長得醜,而且人怪裡怪氣的,可是仔細一看,他的皮膚是隱隱發著金光的,這人道行極高,很有可能比宗祠的叔公都要高得多。

一筆道長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張周旭的目光,倏然睜開雙眼,嚇了張周旭一跳,可是他根本冇看張周旭,而是直直看向馬遙的爺爺。

“馬陸,這茶齒頰留香,回味無窮!“

一筆道長總算把茶喝下去,睜開眼睛時一臉驚喜,直呼馬氏兄妹爺爺的名字,毫不客氣。

張周旭的麵前也有一杯一模一樣的鐵觀音,她不懂茶,隻覺得這茶顏色金黃,很漂亮。

“今天一筆道長賞光駕臨寒舍,感覺如何?“

馬陸一邊繼續沖茶,一邊問一筆道長。

“挺好挺好,不好的是門口那個倒黴蛋呀!“

一筆道長煞有其事地伸出一根手指,說到倒黴蛋的時候指著一個方向。

“啊?!“

張周旭比其他人更驚,直接叫了出來,她忽然想起來,她本是想進來問出救司機張哥的辦法,冇想到自己進來之後居然把大華和張哥給忘了。

“救命呀!張哥變殭屍了!“

大華氣喘籲籲地撞開大門,驚慌失措地跑進屋子裡大叫,直直跑到樓梯衝上二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