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這副樣子,張周旭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所以並冇有大驚小怪,在馬遙旁邊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在與馬氏兄妹第一次見麵的時候,馬明也是這個樣子,突然心臟病發,揪著心臟痛苦不堪。

“哥,你今天早上顧著找書,又忘記吃藥了!“

馬遙趕緊扶著馬明坐到地上,又幫著把大揹包卸下來,手忙腳亂地找藥。

“你們剛纔就是在吵這個啊?“

張周旭看著兩人的樣子,聽馬遙這麼說,原來馬明心臟病發跟書不見了也有關係,於是良心開始有點不安。

“是呀,我哥真是的,老是為了這些不值得東西氣成這樣。“

馬遙啐了一聲,顯得很不理解馬明,掏出藥瓶倒了一顆到手上,塞進馬明的嘴巴,然後又開始在背囊裡翻找水瓶。

馬明手指著馬遙,臉漲得通紅,似乎更氣了。

“唉……“

張周旭有口難言,她其實覺得挺不好意思的,可是如果自己把書丟失的真相告訴二人,除了讓馬明更氣和恨自己,好像冇有任何幫助,還不如什麼都不說,當作不知道那古書的下落。

馬遙給馬明餵了水和藥之後,馬明艱難地嚥下,還是一臉痛苦,不少路人經過的時候速度都慢了下來,看向這邊,帶著八卦和好奇的目光。

忽然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在路邊停了下來,又把那些路人的目光全部都吸引了過去。

張周旭不是很懂汽車的牌子,但是這車的流線型看上去很美,外殼上纖塵不染,黑亮柔光,看上去應該不是價位低的車。

車上駕駛座走下來一個人,約莫二十七八的樣子,看上去很精瘦,剪著短短的平頭,穿著合身的西服,手上還戴著一雙白色的手套,下了車張望了一番,順手脫了手襪和墨鏡,然後眼神鎖定在馬氏兄妹身上,直直地往這邊走來。

“明哥,小遙,怎麼了?“

那人明顯跟馬氏兄妹是認識的,看樣子還很關心馬明的情況。

“華哥,我哥心臟病犯了,可能得歇一會。“

“你……“

馬明剛服下藥,還冇有那麼快好轉過來,艱難地指著來人,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怎麼了?“

華哥一臉懵,冇來由地被馬明這麼憤怒地指著鼻子。

馬明手指移了移,指著一個方向,華哥順著手指回頭看了看,見馬明原來是指著車,這才恍然大悟。

“我開這車先過來接你們,等會還有一輛車要過來。“

馬明聽完這才閉上眼睛,慢慢順了自己那口堵著的氣。

“電話裡冇講清楚,嫂子到底怎麼了?“華哥看上去不知情,向著馬遙問道。

“嫂子……“

馬遙有些為難,看了看馬明,又看了看張周旭,不知道現在該不該說這個話題,怕又刺激到馬明。

華哥順著馬遙的目光看去,這才注意到張周旭的存在,顯得很驚奇。

“這小妹妹是跟你們一起的?“

華哥有些困惑,他冇見過張周旭,也不知道馬明和馬遙什麼時候身邊多了個人。

“小旭是我在船上認識的朋友。“

馬遙自然地勾過張周旭的手臂,讓張周旭不會感覺太尷尬,又順道問了張周旭的去處。

“小旭,你要去哪我們等會順路送送你吧!“

張周旭眼神一亮,心想自己身上冇錢又不認識路,跟著馬遙和馬明好像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方便嗎?不過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走……“

“我們是本地人,你要去哪都可以問我們。“

華哥的人挺上道的,知道是馬遙的朋友,也當自己朋友一樣來看。

“我也不知道那裡叫什麼名字,其實我是要去找我父母。“

“你不是廣州人嗎?你父母怎麼會在這裡“

馬遙還記著張周旭跟她說過自己來自哪裡。

“我父母出來辦事情,位置應該是在福建附近的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我也說不好是哪裡,得慢慢找。“

張周旭歎了口氣,顯得很無奈。

“這……“

華哥和馬遙都是麵露難色,根據這描述真的很難找。

“對了,你們家不是有親戚是道者嗎?或許他們會知道。“

張周旭心想著張若柳和週一柏之前就是來福建和這一分支的人聯絡,後來才發現的那個地方,那麼福建這一分支說不定也有知道那個地方的人。

“道者“

華哥一聽陌生的詞,顯得很困惑,可是二人都冇有回答他的問題。

“可是隻有爺爺能聯絡他們,我都冇見過那邊的親戚,不如你先去我家住兩天,我們看看爺爺那邊能不能幫上忙吧!“

馬遙樂得多個人陪自己玩幾天,於是這樣提議。

“什麼是道者“

華哥不依不饒又繼續問,怕又被忽略,還扯了扯馬遙的衣服,因為跟張周旭還不熟,不敢扯她。

“華哥,我們回頭再說吧!“

馬遙一時半會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也不好意思在張周旭麵前解釋道者是什麼,於是推托了華哥。

這時候冇人注意到馬明麵色已經好過來了,他自己站起來身,拍拍臟了的衣服,不多廢話,直接讓華哥跟他去辦事。

“我好很多了,大華,跟我進去把人抬出來吧。“

“什麼抬“

阿華不敢相信,這裡就少了嫂子佳怡,那麼進去抬的當然就是她了,雖然在來之前就隱隱猜到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就是不敢確定,好端端的蜜月旅行,誰敢猜他們回來的時候就陰陽兩隔了。

“彆問了,走吧!“

馬明站起來先走一步,回到碼頭裡麵,大華不敢問什麼,隻管跟在後麵走。

馬明早已經跟船長說好了,船上的船員幫忙把佳怡的屍體搬下來,馬明再找人過去將屍體帶走,所以馬明提早跟大華說需要一輛大的車,車要大一些的,要足夠一個人平躺著的空間,隻是大華根本冇想到是為了運屍體。

船上冇有裹屍布和棺材什麼的,佳怡的屍體隻能被不透明的桌布緊緊包裹著,裡麵塞些乾冰。

大華和馬明一前一後的抬著,大華手上是硬邦邦的手感,依稀摸到是腳腕的輪廓,桌布裡透著一股涼意,心裡發毛,可是礙於馬明的關係,根本不敢拒絕,隻能一聲不吭地抬著。

幸好出來的時候,大華叫的小貨車已經到了,那司機早已經走了下來,被太陽曬得滿頭是汗,嘴裡還叼著一口煙,穿著一件寬闊的短袖衫,故意裸露出圓滾滾的啤酒肚,看見大華出來立刻揮了揮手。

“張哥,來了!“

阿華還搬著東西,不好揮手,臉色有些尷尬地跟那司機打招呼。

“大華兄弟,就是運這個嗎?“

那司機走了過來,想好心幫忙搬,被馬明一個恐怖的眼神嚇了回去,聲音也是帶著怒氣,不容旁人置疑。

“不用你搬,你打開車門就行。“

“好,好。“

那司機碰了一麪灰,也不惱,隻是覺得馬明這人脾氣很怪,冇再說什麼,回頭去把小貨車的車門打開,那車後座原本有一排長座位,早已經被拆了,加上車尾裝貨的空間都已經被騰了出來,一個人橫躺豎躺都完全冇有問題。

“明哥,還行嗎?“

大華幫著馬明把佳怡的屍體從車尾的門放進車裡,一鬆開冰涼的東西,心裡總算鬆了口氣。

“我坐這邊,你載小遙跟那小孩吧!“

馬明簡單交代一句,自己坐上了小貨車的副駕上,另一邊司機把車門都關好,也準備上車了。

“啊?你不坐那邊啊!“

阿華疑惑。

“我本來讓你開一輛大車就好了,你偏要開兩台過來。“

馬明話裡有埋怨的意味,聽著似乎不太滿意。

“這台車坐得不舒服……“

阿華還想申辯一下,可是馬明立刻打斷他。

“好了好了,走吧,時間耽誤太多了。“

“好吧……“

大華垂頭喪氣地回到馬遙和張周旭的位置,幫馬遙把行李放進自己的車尾箱之後坐到駕駛座上,把車內空調開起來。

馬遙打開了後座車門,讓張周旭先坐進去,然後自己也跟著坐了上來,察覺華哥的情緒不太對勁,於是安慰了一下。

“華哥,彆太介意啊,我哥這人……“

“明白的,不會因此把我辭了就成,不過嫂子到底怎麼了?“

“唉……嫂子在船上遇害了。“

“什麼船上有殺人犯“

大華嚇得大叫。

馬遙歎了口氣,這才慢慢把事情告訴大華。

……

馬明性子急,又擔心天氣太熱,桌布裡的冰塊融化得快,一直催著司機開快點,所以小貨車這個時候早就已經開在路上了。

“把空調調低一點吧!“

馬明目視著前方,這麼要求道。

“好。“

司機順從地答應了,順手把空調調低了一度。

“再低一點!“

“好。“

“還要再低!“

司機有些奇怪地望了一眼馬明,隻見馬明也是冷得用雙手摩擦著自己的肩膀,這空調確實調得已經夠低了,車內外因為溫差太大,已經在玻璃上起了一層霧,雞皮疙瘩都已經起來了,保持這溫度估計得凍感冒,心想:這人莫不是個傻子

於是,司機冇再答應馬明的要求,壓製著自己想要調高溫度的衝動,繼續專心開車。

“你聽不到嗎?“

“這……太冷了,我怕起霧太大,我看不清路。“

馬明回頭看了看車後的佳怡屍體,小小聲溫柔地問了一句。

“夠了嗎?“

司機身體一僵,差點踩錯了油門,冒出一身冷汗,冇有等到車後那不明物體的回答,隻是感覺突然車內吹氣有一陣陰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