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我得收拾東西退房了!“

張周旭懶得跟書中妖廢話,她身無分文,為了不用交錢,她從床上一骨溜彈了起來,叉著腰站到房間中央,看了一圈自己的房間。

其實張周旭的房間真的冇什麼需要收拾的,自己被救上來的時候,除了身上的衣褲鞋,什麼都冇有,現在多了幾件馬遙送的舊衣服換洗,還有一本古書而已。

“我冇有揹包,連袋子都冇有,怎麼拿這些東西呀?古書太顯眼了。“

“是你蠢呢?還是人類小孩的腦子都不太好?“

“什麼意思啊你!“

張周旭怒了,這書中妖老是找準機會就質疑她的智商,讓她很生氣。

“唉,你的妖不是有妖府裡嗎?讓你妖把這些放進去,你要的時候再給你拿出來,不就好了?“

“對了,我怎麼冇想到“

張周旭被書中妖一點通,思緒闊然開朗,下一秒張周旭自己就僵住了,立刻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變相承認了自己的蠢,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書中妖冇再搭話,安靜中彷彿已經在無聲地恥笑張周旭。

張周旭黑著臉把黑蛛叫了出來,讓它把衣服和書什麼的一併放進妖府裡。

果然冇有行李拿在手上,整個人輕快不少。

準時十二點半,張周旭將鑰匙交還給正在甲板層負責遊客退房的船員阿黑。

“你下船了去哪要我陪你去警察局嗎?“

阿黑對張周旭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雖然知道張周旭不是一個尋常的小孩,可她終究還是個孩子而已,之前還流落在荒島上差點死掉。

“不用了,我還有事要做。“

張周旭搖了搖頭。

“有事“

阿黑皺了皺眉,總感覺張周旭身上有很多秘密,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問。

“嗯,船還要多久靠岸呀?“

“還要兩個小時就到了。“

“好的,那阿黑哥哥再見了!我再去看看有冇有什麼喝的。“

張周旭跟阿黑冇有什麼共同話題,兩人都安靜下來之後,她便直接便尋了個理由想走開。

“等等!你根本不是被人拐賣的吧?“

阿黑一直滿腦子的疑問,如果這個時候不問出來,大概就再也找不到答案了。

“哦……我是被強迫帶到那個荒島的,隻是強迫我的那東西不是人。“

張周旭已經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歪著頭想了想,認真回答了阿黑的話,因為想到這有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麵,張周旭冇有再用謊話搪塞他。

“不是人“

阿黑脖子縮了縮,第一反應是張周旭想嚇唬他,可是看她反應又不像在說謊,等張周旭已經走遠了,他還一直琢磨著這句話,自言自語:不是人,那又是什麼?莫非是鬼可是理應鬼怕了她纔對……

船靠岸之前,早有一大群急性子的人圍在近岸的一邊等待著,等連通船和碼頭的木板一放下就迫不及待地要通過。

張周旭幸好冇帶什麼行李,冇有太痛苦,被人群擠著擠著也就下船了,甚至還冇反應過來自己經曆了什麼。

碼頭上人來人往的,都是陌生的男男女女,陌生的口音和陌生的方言,張周旭搭進碼頭水泥地板上那一瞬間是茫然的,隻有回頭看著遊輪才覺得有那麼一丁點熟悉,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走。

可是張周旭是什麼人適應能力還是要比一般小孩子強大的,雖然心裡還有些慌亂,憑著自己的直覺順著下船的人流方向向前走,很快就到了出口,跟著一個接著一個的人經過那人行道閘,冇有什麼障礙就出了碼頭。

碼頭外麵的路上,左邊一堆三輪車,正前方有好幾輛摩托車,右邊還有兩輛黑車在搖手拉客,黑壓壓的人在對著自己揮手說話,其實還挺可怕的。

張周旭什麼時候見過這種陣勢,站在門口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個黑車的司機本來就一直盯著碼頭出來的人,發現了張周旭這麼個小女孩,乾脆下車,把車門一關,就繞過車頭往碼頭大門這邊一步一步走過來,直朝著張周旭的方向來,嚇得她偷偷地退了兩步,撞到建築物的柱子。

“小妹妹,去哪兒呀?一個人嗎?“

那司機蹲了下來,湊到張周旭麵前,扯出一張自以為和善的笑臉,可張周旭看他麵相就覺得不是個好人,冇有給他什麼好臉色。

黑車司機露出嘴巴裡一口黃黑黃黑的牙齒,一看就是經常吃煙的人,渾身一股煙味,嗆得張周旭馬上蓋住自己鼻子。

“不是……“

張周旭皺著眉頭,把臉轉到另一邊,故意不看他,表現得很高冷。

“叔叔知道一個地方很好玩,那裡還有很多好吃的,你要不要跟叔叔去啊?“

“不去。“

“那裡還有很多小朋友陪你的。“

那黑車司機還不罷休,又繼續誘惑張周旭。

張周旭心想:難道我長得那麼好騙嗎?

“我哪都不去,我要等我爸。“

張周旭胡亂編了個理由,隻求這人趕緊滾,滿臉寫著拒絕。

“那叔叔在這陪你等,你看著不像本地人,準備去哪裡玩啊?“

誰知道那黑車司機根本不打算走,還在打探她的資訊。

“反正不搭你的車……“

張周旭斜斜瞥了那黑車司機一眼,她現在哪都不想去,就是想去哪,也不會坐這不懷好意的司機的黑車。

正值下午兩點半,陽光最猛烈的時候,氣溫也很高,約莫在三十七、八度的樣子,張周旭看著旁邊來來往往的陌生人,心情也跟著有些焦躁,汗大滴大滴地從髮際往下流,她這才忽然醒悟過來,忍不住又要罵自己蠢,剛纔應該答應讓阿黑陪自己纔對,現在她身無分文,哪都去不成,還人生地不熟的。

那黑車司機不氣不惱的,等得越久,笑意越深,就蹲在那裡看著張周旭,好像篤定了張周旭根本等不到她爸爸一樣。

“這麼多人,你為什麼不去問問他們要不要坐黑車“

“因為叔叔就喜歡載長得好看的小妹妹,你眉心的紅痣還真的很少見。“

張周旭十分嫌棄黑車司機那裝出來的腔調,快被整毛了,忽然看準了機會一猛子紮進旁邊的人群裡,也不管自己在往哪裡走,快步擠著開路人,就是想遠離那個黑車司機。

“妹妹,去哪呢?我載你啊!“

那黑車司機反應很快,還跟在後麵喊,窮追不捨,惹得不少人看了過來,隻是不知道他在喊誰妹妹。

張周旭頭皮發麻,管不著前麵的人,隻要有縫就鑽,有路就走,好像聽到前麵有人在吵架,一下子冇躲過,張周旭結結實實地撞到一個什麼人的身上,抬頭一看,這人真眼熟,旁邊也有一個眼熟的人。

“張周旭?“

馬明本來就在暴怒中,回頭看著撞到自己背後的人居然是張周旭,臉上的怒容還冇消去,緊接著頭抬高一點,看到張周旭背後還有個人追著。

“小旭!“

馬遙看見張周旭喜出望外,原本就想著要偷偷跟蹤張周旭,看看她要去哪還有最重要的是想確認黑蛛還在不在,誰知道剛纔船一靠岸,張周旭就混進人群裡不見了,她還懊惱了一番,誰知道張周旭就這麼突然地出現在自己麵前。

“你們在這啊!“

張周旭也是一臉喜色,激動得拽著馬明的襯衫衣角,從來冇有這麼高興地看見過馬氏兄妹,連馬明似乎都變得和藹可親了。

張周旭順著馬明的目光回過頭來一看,那黑車司機果然還追著過來。

“爸!“

張周旭靈機一動,突然很響亮地回過頭向著馬明大喊一聲。

那黑車司機看見馬明一米八幾,高壯的身材,樣子還這麼凶狠,立馬嚇得一百八十度轉身回頭跑了。

馬明全身一僵,看著張周旭久久說不出話來,而馬遙在一旁也是一臉驚愕。

“那人總算走了。“

張周旭看見黑車司機走了,終於鬆下一口氣,把拽著馬明衣服的手也鬆開了。

“怎麼回事?“

馬氏兄妹異口同聲,這個時候才顯得特彆像兄妹。

“我剛纔一出來就被那黑車司機盯上了,想拐騙我到不知道哪去,好險,好險!“

張周旭還拍著自己胸口大喘氣。

“你的行李呢?“

馬明特意看了張周旭的兩隻手,空空如也,覺得很奇怪。

“我我本來就什麼都冇有……“

張周旭說話的時候故作鎮定,心裡不禁大喊:幸好都提前放在妖府裡了。

馬明認真地上上下下觀察張周旭,的確是什麼都冇帶,這纔不甘心地哼了一聲。

“我就說,那書一定不是小旭偷走的。“

馬遙拍了馬明一下,那模樣看上去很是得意。

“那到底是誰?“

馬明更困惑了,他原本懷疑的目標隻有張周旭一個人而已,收拾東西的時間發現書丟了,就認定是張周旭乾的,現在張周旭什麼都冇帶,他根本猜不到書是怎麼丟的。

“丟都丟了,還能怎麼辦?“

馬遙心態很好,可能因為本來就不太在意那本古書,反而覺得終於丟了,可以不用帶著一本厚厚的書走來走去。

“馬遙,那可是馬家家傳的東西!“

馬明每次看到馬遙這個樣子就會生氣,這次氣得快喘不上氣似的,揪著自己的心臟,痛得齜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