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九十章

從第一次看見馬遙的書,他感應到馬遙的書不一般那一刻開始,那書彷彿有種魔力,對他有著一股奇異的吸引力,他開始佈局,想利用蔡敏,把自己藏在安全的位置,同時達到自己的目的。

可惜蔡敏冇有法力,畫在阿偉背上的符根本冇有法力,所以阿偉一點事都冇有,連背後有符文的事情也一無所知。

阿星日夜緊盯蔡敏和阿偉二人的動向,當然知道怎麼回事,所以那日在餐廳,他藉著訓斥,將阿偉和阿德叫到小房間裡……

“你們兩個人知不知道這樣影響多不好“

李麥一臉嚴肅,而阿德和阿偉兩個人顯得非常不耐煩,目光看著彆處,一直不斷地抖腿。

忽然有人敲敲門,來人是阿華,手上拿著兩杯啤酒。

“阿德,出來幫一下忙,阿偉,你跟經理喝一點吧,大家消消氣,等會烤肉派對還有得忙呢!“

阿華將兩杯啤酒遞給李麥,二人交換了一個隱秘的眼神,然後阿華就帶著阿德退出房間,順手把門關上。

李麥順勢把一杯啤酒遞給阿偉,阿偉正巧想喝點什麼,接過啤酒一飲而儘。

阿偉不疑有他,喝完酒後直接找了張凳子坐著,李麥在阿德離開後立刻關上房門。

這是平時船員的小休息間,非常簡陋,隻有幾張塑料凳子。

“你是故意讓阿華支走那小娘炮的?“

阿偉看出來了,看著李麥順勢在他麵前的凳子上坐下來。

“對了,蔡敏的事還冇謝你。“

阿偉摸了摸下巴,回憶起之前的事情。

“我當然希望你們兩個人早點和好了。“

李麥笑了笑,一改在餐廳訓斥二人時那副嚴肅的模樣。

“我就奇怪,那臭娘們怎麼忽然跟老子鬨起來,你不告訴我的話,我還不知道原來是為了這件事,也不知道她是怎麼知道的。“

阿偉想起蔡敏就來氣,即使折磨了她一晚上也還是未能完全消氣。

“那你們和好了嗎?“

“哼,那娘們,玩膩了,不要了。“

阿偉剛說完,忽然覺得頭有點沉,本能地搖了搖頭,可是睏意還是迅速侵占了他所有的意識。

“我居然喝醉了“

阿偉最後自言自語了一句,身體不受控製地往前撲倒,李麥立刻站起來讓開,讓他倒在地板上,杯子也硄一聲跟著砸到地上。

這一切都是李麥的安排,早些時候他還猶豫著要不要實施,可現在他非常堅定。

在阿偉倒下後,李麥便在阿偉後背上用蔡敏的那瓶紅墨水重新描畫了一遍蔡敏畫的符文,才讓符文發揮效果,緊接著就看見阿偉的靈魂被逼出**。

阿偉的靈魂渾渾噩噩的,飄在空中散發著令人顫抖的寒意,如果阿偉的鬼魂擁有意識的話,看見李麥應該會暴怒纔對,可是他冇有,麵無表情,鬼魂的背上也看不見畫上去的符文,他以為這就是符的效果,也以為阿偉已經死了,趁著所有人都在忙著烤肉派對的事情,偷偷把阿偉的“屍體“拖到船尾……

李麥從回憶中回過神來,冷漠地看著蔡敏,她還在說話。

“這……這事我都理不清楚了。“

船長很無奈,看看李麥又看看蔡敏。

“我真傻,原來都是我一個人在自作多情……“

蔡敏聲音越說越低,讓人覺得這個女人特彆可憐,在眾人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蔡敏忽然站了起來,朝著打開的窗衝了過去。

眾人張嘴想喊,可是根本來不及,張周旭當時離蔡敏有些遠,反應過來,可是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她就那樣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跳出窗外,窗外是一片大海。

“有人下去救他嗎?“

船長急忙回頭看著幾個船員問話。

距離蔡敏最近的阿華衝到窗邊往下麵,眼睛裡都是震驚。

阿黑第一個走出來願意下去救人,可是阿華卻搖了搖頭。

“怎麼……“

阿黑已經打開窗,做好跳下去的準備,看到海裡也是一愣,本來想問阿華怎麼了,可是他想說的話被自己看到的畫麵打斷了。

“海裡冒血,可能……她被捲進船的發動機裡了。“

船長和還有其他幾個船員都立刻奔到窗邊看,海麵上果然是冒出了大片的血花,蔡敏大概是真的冇了。

整個房間瞬間死寂,冇有一個人發出聲音,這樣顯得馬遙房間門外的鑰匙碰撞聲顯得尤為響亮,忽然有鑰匙插鎖轉動的聲音,然後門打開了。

阿德伸出腦袋進來,察覺到房間裡詭異的氛圍,有些奇怪地環視房間裡的眾人。

“怎麼,發生了什麼事?“

阿德早早地被船長支去拿馬遙房間的備用鑰匙,結果完美錯過了房間裡發生的一切,可是冇有一個人現在有心情去給他複述這件事情。

蔡敏已經死了,到死也冇有說清楚能夠指控李麥是主謀的證據,船長隻好將這一係列的事情全部終結在她那裡。

還有一天,船就靠岸了,停靠點是福建的一個遊客碼頭。

甲板層上的屍體被暫時放到一個靠近船醫室的小房間裡頭,船長讓廚房的船工拿一些冰塊冷凍住屍體,平時上鎖,冇什麼人能進去,鑰匙由馬氏兄妹掌管,他們可以隨時進去看看佳怡。

甲板層上的血跡全部清洗過後,遊客們漸漸又在休閒時刻聚攏到甲板層上看風景,似乎把那些可怕的一幕幕都忘記了,隻剩最後一天的旅程,是應該好好度假的。

蔡敏跳海之後不久,船長他們就都一起離開了,張周旭帶著黑蛛和馬遙也離開房間,留下佳怡和馬明,他們後來說了什麼,隻有他們知道。

張周旭的敏銳度一直在提高,終於在一次船停了一夜之後,發現了船上的鬼冇有被鬼差帶走的原因,她感知到比較遙遠的地方,兩團動作極慢極慢的鬼氣,在向船靠近,可是往往還冇來得及看到船,船就開走了,以他們的速度根本追不上,讓張周旭都不禁心疼它們,不知道它們追船追了多久,是不是兩年前負責帶走阿星的鬼差……

船上那些鬼的命運,張周旭根本不想管,隻想吃好喝好,靠岸之後去找她的爸媽。

深夜裡,李麥在1063號房間裡麵,還是坐在他最喜歡的沙發上,看著窗外黑溜溜的大海。

“李麥,最後那本書怎樣了?“

阿星漂浮在空氣中,氣若遊絲,他被辟鬼符傷過之後一直冇辦法恢複,全靠最後一口鬼氣倔強地堅持著。

“不知道,蔡敏死了,雖然問題冇有牽扯到我這裡,可是他們也注意到我了,書是冇指望了。“

李麥歎了口氣,搓了搓自己的雙手,蔡敏的鮮血從海裡湧上來的場景,他還印在腦海裡,他自那之後不時也會問自己,當初想借書裡的茅山術撈錢,而阿星想借書裡記錄的東西尋找恢複樣子的方法,兩人一拍即合,不擇手段地利用彆人,是不是太自私了

有規律的敲門聲傳來,李麥立刻站起來開門,這是他跟阿華約定好的敲門密碼,三短兩長。

阿華心情似乎不太好,抬頭看了一眼李麥,然後自顧自走進房間,臉色顯得有些蒼白和憔悴,站在房間中間有些手足無措。

“阿華,你怎麼了?“

李麥把有些慌亂的阿華輕輕按到沙發上坐著,然後坐在他的旁邊,關切地看著他。

阿華沉默了很久,在李麥的注視下,良久才憋出一句話。

“蔡敏的事情讓我很不安……“

李麥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他自己這麼冷酷的人都冇有完全放下,像阿華這麼善良的人,當然要花些時間才能淡忘這件事情。

“蔡敏的事情已經解決,就到此為止吧……“

李麥的語氣很輕柔,像哄一隻小貓咪。

“蔡敏是因為愛你,纔會寧願去死也不說的吧?“

阿華有些猶豫地開口,雙手置在自己的大腿上,手指一直在互相揉搓,顯得特彆彆扭。

李麥一聽,立刻就搖頭否定了。

“不,是因為我早有防備,在她的印象裡,實際上動手的人都是她,而我一直隻是在她求救的時候纔給她提建議和幫她,她好意思而且即使她指控我也冇有用,無論如何,主犯都是她,我有的是說法去撇清。“

阿華又低頭沉默了,眼神有些閃爍。

“阿偉的死,也跟我有關係“

“你根本不知道那杯啤酒裡已經被我下了藥,你隻是聽我的話,把酒送過來而已,這一切跟你都沒關係。“

李麥笑得溫柔,一隻手繞過他的後脖頸,給他揉揉緊張的肩膀。

“你會不會也是在利用我“

阿華的身體在輕輕地迴避李麥的靠近,然後抬起頭和李麥四目相對。

“怎麼會我愛的隻有你,如果不是冇有辦法,我不會讓你參與進來的。“

李麥用溫暖的雙手緊緊握住阿華的雙手,雙眼是真摯的。

“那你決定對阿偉下手,也是有另外一個原因吧?“

阿華似乎稍微安心了一些,臉頰忽然泛起緋紅,本來就細皮嫩肉的,皮膚白皙,柔和秀氣的五官,這一刻顯得有些羞澀的女兒姿態。

“是。“

李麥很肯定地回答,同時雙手捧起阿華的手,在他纖長的手指上深深地親了一口,像吻一件自己最珍愛的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