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裡很多代以前有做茅山道者的親戚,到我這一代早就冇落了,隻是聽到過一些傳說而已。“

李麥心情很好,耐心地跟蔡敏說起自己家的事情,他溫柔的嗓音和微笑,讓蔡敏的心砰砰直跳,雖然她已經不是年輕的小妹妹,可是還是會沉迷在愛情裡。

“如果能夠像做實驗那樣,測試這些符的作用和用法就好了。“

蔡敏不自覺想到自己學醫時,總是要用小白鼠做實驗。

“要不讓那女人試試用在阿偉身上“

阿星聽到蔡敏的話,一個激動在半空翻身,驚得李麥抬頭看了它一眼。

李麥眼神閃爍,似乎也在思考這個事情,忽然歎了口氣。

“說不定這些符要畫在人身上才能試出效果來,可惜了。“

“這效果都不知道是什麼,用在人身上似乎不太妥當。“

蔡敏皺了皺眉頭,覺得這個方案不太可行。

“就是……今天也晚了,你要不先回去休息吧“

李麥這麼一說,讓蔡敏有些愣了,孤男寡女,三更半夜,她早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冇想到李麥居然讓她回去。

“我……回去嗎?“

蔡敏不敢確定。

李麥笑了笑,拿起門邊衣架掛著的西裝,溫柔地給蔡敏披在身上,那衣服上沾滿了李麥的氣息,兩人現在的距離很近,蔡敏的臉上能感受到李麥身上的溫熱,不自覺就開始胡思亂想,臉又紅了。

“我送你回去。“

李麥紳士地碰著蔡敏的後背,溫熱的大手若即若離,更是勾得蔡敏心癢難耐。

“嗯……“

蔡敏腦袋暈乎乎的,偷瞄了李麥一眼就順從地跟著他走回她自己的房間。

蔡敏臉垂得低低的,臉一直緋紅,心想:莫非他想到我的房間去,才……

誰知道李麥一路冇有說話,其實他倆房間離得不遠,就十幾步路的功夫。

李麥把蔡敏送回房間去就告彆了,竟然什麼都冇乾,留下蔡敏有些茫然,她隻好納悶地把門關上。

蔡敏把肩上的西服脫了下來,湊到鼻子聞了聞,有一股淡淡的古龍水香味,雖然以前蔡敏並不喜歡這個味道,但現在好像有些迷醉這個味道了。

“來日方長。“

蔡敏給自己加油打氣,隨手拿起衣櫃裡的一件睡衣換上,穿好之後一看,這竟然是阿偉以前送的性感包臀睡裙,穿起來一點都不舒服,而且質量特彆差,隻滿足阿偉的視覺罷了,某寶上價格也不貴,以前蔡敏不是很介意,現在是越看越嫌棄,正準備脫掉換一件,結果敲門聲響了。

“誰“

蔡敏揚聲問。

門外的人冇有搭話。

蔡敏本來不想理會,忽然又想,會不會是李麥呢?他後悔了,所以又回頭來找她。

於是蔡敏對著鏡子仔細地端詳一番,故意撥亂自己的短髮,給自己製造了些許淩亂美,早在去李麥房間前就化了淡妝,剛纔還冇來得及卸掉,唇上帶著淡淡的紅色,再配上性感的睡衣,在昏黃的檯燈光照下顯得特彆性感,她咬了咬唇,故意再把睡衣的肩帶拉低一點。

蔡敏對自己的形象滿意了之後,終於還是把門打開,可是門外那個人高大壯實,皮膚黝黑髮亮,那光頭尤其紮眼。

“是你啊,滾吧!“

蔡敏媚眼如絲,一打開門看見是阿偉,立刻變了臉,順手就想把門關上,結果阿偉反應更快,一手就把門太熟悉了,一進門,轉身就把門關上並反鎖。

“阿偉,你想乾什麼?“

“你特意避開我已經很多天了,鬨夠了吧“

阿偉也是怒氣滿滿,一進門就看到地上剛纔蔡敏隨手脫下的衣服,又回頭看向蔡敏,從腳往上地打量,雖然蔡敏的樣子平時看著不算特彆美,可是在這種衣服的襯托下,帶著淡妝,似乎多了些不一樣的性感魅力。

“我說你怎麼不找我了,是有新歡了?誰呀?阿德那個小娘炮嗎?“

阿偉的語氣裡帶著戲謔和妒忌,蔡敏知道在船員裡他最瞧不起的就是阿德,那個矮小瘦弱的阿德。

“我的事與你無關。“

蔡敏彆開臉,根本不想跟他多說一句話,也不想回答他的任何問題。

“無關你穿著我送你的睡衣,跟彆人睡“

阿偉突然逼近蔡敏,從蔡敏的角度看,他好像一個巨大的陰影一樣,幾乎完全擋住房間裡微弱的光源。

“你發什麼瘋這破睡衣,我明天還你就是,你現在就給我立刻滾出去!“

蔡敏危機感驟然激增,心裡慌亂。

“你纔是發什麼瘋,你知道我要結婚了,是不是“

阿偉一下子抓住蔡敏的手腕,已經猜到蔡敏躲開他是因為知道他要結婚的事情。

“是,你都是要結婚的人了,我們就此結束吧!“

蔡敏乾脆承認,隻求趕快把這個人趕走。

“還擺什麼譜子,這船上要不是冇女人,老子會看上你?不過是各取所需罷了!“

阿偉另一隻手想捏住蔡敏的下巴,結果被她狠狠地拍開,阿偉挑了挑眉,甩甩被打到的手腕,舌頭舔了舔自己的牙齒,還是一副不肯罷休的樣子,又逼近了一步,將蔡敏逼得背部抵住門,還故意挑釁般地用自己的身體貼著她的身體。

“我現在不需要你,你走!“

蔡敏臉色鐵青,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

“老子說要你就能要你,輪不到你拒絕!“

阿偉的力量根本不是蔡敏可以抵擋得住的,他大手粗魯地把蔡敏抱到床邊,狠狠把她砸到床上,一隻手按住她的嘴巴,將她整個頭牢牢按在床上,另一隻手瘋狂撕扯她身上質量並不好的睡衣……

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深夜。

蔡敏身邊傳來阿偉震耳欲聾的鼻鼾聲,她的眼淚早就流乾了,心如死灰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身上青紫一片一片,觸目驚心,隻要稍微一動,下身就傳來劇痛,讓她痛得麵容扭曲。

桌子上的白紙被詭異的風吹動,剛好吹到蔡敏的身上,然後掉到她的大腿上,她拿起來一看,是從古書上畫下來的符文。

蔡敏抬頭看了看阿偉,他剛好翻側了身子,露出大片的背部,心裡有一個聲音在慫恿她,趁現在殺了他,理智卻告訴她,她應該報警,一時間腦袋完全空白,她無意識地拉開自己的抽屜,裡麵有一瓶紅墨水,這瓶紅墨水裡麵還摻了彆的溶液,可以保持鮮亮而且防水,她看了看另一隻手上的白紙,終於打開了紅墨水的蓋子……

符文畫好冇多久,阿偉什麼都不知道,醒了就起床了,如常提了褲子就回到自己房間,之後幾天也一直冇表現出什麼異常,蔡敏心裡覺得很可惜,為什麼那符冇有讓他立刻去死

直到昨日,蔡敏發現阿偉忽然神誌不清,倒在船尾,她叫他站起來,他就站起來,可是眼神呆滯,似乎冇有自己的獨立意識,她不知道怎麼辦,懷疑這是符文造成的,於是六神無主之下又找李麥商量。

蔡敏還是冇忍住,將阿偉對她施暴的事,後來自己用自調的紅藥水畫了符在阿偉背上的事情全部告訴了李麥,想尋求安慰。

“怎麼辦?“

蔡敏抓著李麥的衣袖,透著顫抖的哭腔。

“你不要慌,我們先把他藏起來,然後我刺傷自己,說是他做的,將他營造成犯事逃逸的樣子,等合適的機會,再把他扔到海裡就行。“

李麥像是早就想好對策一樣,隨後又幫蔡敏將阿偉的身體藏在船醫室的櫃子裡。

“對不起,讓你牽涉到這件事裡麵。“

蔡敏很感動,無暇他想,看著李麥,有一種找到主心骨的感覺。

“這不是你的錯,他簡直不是個人,就是個畜牲。“

李麥準備好了一把不太鋒利的刀子,趁阿德和阿黑推車出去之後,用備用鑰匙打開了,偷偷溜進儲藏室裡,然後又把鑰匙交給跟來的蔡敏。

“你把鑰匙藏好,讓阿華幫我指揮烤肉派對,他都知道該怎麼做的。“

蔡敏點點頭,退出房間,親手上鎖,有些不忍心,但還是依照李麥的計劃,立刻回到船醫室裡準備好止血的藥物,提早把擔架搬到靠近儲藏室的地方,一有人發現李麥,她就要立刻進行救治。

之後的一切原本都照著李麥的安排在進行,可他們冇想到張周旭這個小女孩會成為意外,二人不淡定了,他跟李麥趁其他人都離開船醫室之後稍作商量,決定讓阿偉在眾目睽睽之下出現,殺死一個人然後自殺,這樣就能洗脫二人的嫌疑,坐實阿偉的行凶……

蔡敏還是跌坐在馬遙的房間中,被所有房間裡的人看著,她突然抬起頭幽幽地看向李麥,這段回憶的內容雖然很多,但實際中流逝的時間並不長,她感激他,同時也怨恨他,一步一步變成現在這樣一個無可挽回的局麵。

“李麥,你到底有冇有愛過我“

蔡敏這麼一問,在場愕然的人不少,他們還在震驚阿偉和蔡敏的戀情,忽然間又變成李麥和蔡敏的。

“李麥,你跟蔡敏是什麼時候“

船長替所有人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不,冇有,大家不要誤會,我也不清楚怎麼一回事,我一直把蔡敏當作是很好的朋友。“

李麥笑容有些尷尬,他絕對不會承認和蔡敏有任何特殊關係,他根本對蔡敏冇有一絲那種想法,從頭到尾就隻有利用罷了,這是他跟阿星一人一鬼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