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麥,蔡敏已經指證過你了,你這邊是什麼說法,你跟她究竟誰纔是主謀“

馬明再一次發話,又狠狠地給蔡敏和李麥之間的猜疑加深了一重。

張周旭在一旁愣愣地看著馬明,越發覺得自己之前好像低估了馬明這個人。

“馬先生,你不要無中生有!“

蔡敏態度很堅決,甚至有些氣急敗壞,她心跳得極快,時不時瞄一下李麥的麵部表情,唯恐他相信了,可是她不知道,越是這樣,越會讓李麥覺得她心裡有鬼。

“蔡醫生,我們剛纔明明都聽到了,你怎麼現在又不承認了。“

連馬遙都開腔說話了,馬遙在船上也是跟船長他們一起共事過兩年的,感情不比他們和李麥、蔡敏的差,說話同樣很有份量。

“小遙,連你也這樣對我!“

蔡敏的否認是蒼白的,其實大家都是口說無憑,可是張周旭方指控蔡敏的人數更多。

“既然事情鬨成這樣,不如讓我來說清楚吧!其實這件事都是源於馬遙的書。“

李麥不著痕跡地鬆開蔡敏的手,走到船長身邊,人群的前麵,忽然開腔。

“李麥……“

蔡敏驚訝地看著李麥,現在兩個人處於尷尬的氣氛中,產生了嫌隙,相互不信任。

“蔡敏借了馬遙的書,那書上寫了很多神秘的符文,可能就是這些符文讓阿偉性情大變的吧!“

李麥話語裡充滿了猜測,可是又帶著針對性地把矛頭指向蔡敏。

“就是前幾天馬先生跟蔡敏爭吵的那本書“

船長回憶了一下,的確有這麼一件事情,李麥一開腔說的這話得到承認,這會讓他接下來的話顯得有更高的可信度。

馬明因為蔡敏借了馬遙的書而大發雷霆,吵得要船長親自出麵調解才解決,這件事情船上所有人都知道。

“是的,就是那本書。蔡敏借書的當晚,拿過書來問我,跟我一起探討書裡麵那些神秘符文的意思,可是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本書裡寫的是什麼,隻是給了些意見,比如說讓她先謄畫下來,日後還了書也可以慢慢研究。“

蔡敏皺了皺眉頭,想開口申辯什麼,卻又無奈地合上嘴,最後什麼都冇說。

李麥說的話聽上去與事實差不多,可是跟蔡敏想象中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那跟阿偉有什麼關係“

船長還是想不通,這書是馬遙的,借書的是蔡敏,看書的是蔡敏和李麥,跟阿偉明明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

“有些事情是蔡醫生的私事,我不好意思幫忙回答。“

李麥這話說得把事情跟自己撇得乾乾淨淨。

房間裡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蔡敏,在她眼裡,他們的目光都帶著好奇和八卦,讓她很難堪。

“你們不用瞎猜,阿偉是我前男友。“

蔡敏把臉彆到一旁,她根本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要不是李麥這樣逼她說,她是寧願把這事帶到棺材裡去的。

“可是阿偉不是準備……“

阿黑跟阿偉的關係還可以,可是他一點都不知道蔡敏和阿偉的關係,隻知道阿偉在老家有個女朋友,話說到一半看見蔡敏的情緒不對,便不敢把話說完。

“冇錯,阿偉他在老家早就有個相處很多年的女朋友了,他還特地請了長假,在這趟船靠岸之後就回去準備結婚。“

蔡敏已經不打算隱瞞了,情緒有些激動,眼淚熏得她眼睛有些發紅髮酸。

“蔡敏,阿偉他對不起你嗎?“

船長表情有些為難,他一直當船上的員工是自己的孩子,現在的心情有些複雜。

“要不是李麥告訴我,阿偉準備回去老家結婚的事,我可能還矇在鼓裏。“

蔡敏苦笑了一下,表情比哭還難看,手揪著自己胸前的衣服,那個接近心臟的位置,她現在的心比當初發現阿偉背叛自己時更痛,因為她曾經以為李麥對她有著不一樣的情愫,原來根本不是,他現在對自己的態度就跟對待一個普通的同事一樣。

“為什麼要把符畫到阿偉的背上因為他瞞著你要回去跟彆的女人結婚,你因愛生恨“

張周旭還小,不懂他們的情愛,隻是覺得那男人既然不愛她,為什麼不能坦然放手,甚至覺得蔡敏愚蠢,造成現在這樣的結局根本並不能改變什麼。

“你……你怎麼知道!“

蔡敏有些震驚地抬頭看著張周旭,她當日穿著黑色雨衣,再三確認過冇有人在甲板層,才趁著遊客們都躲在房間裡麵,船員們又都在開會的時候,偷偷溜到甲板層,戴著沾有特殊洗液的手套將阿偉屍體背後的符文抹掉,隻要用那洗液抹過,屍體上就不會再檢查出任何痕跡,這是她聽修法醫專業的大學同學提到過方法。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張周旭故作深沉。

蔡敏又笑了,很快就釋然,被看見又如何,冇被看見又如何,李麥從頭到尾都冇有親身參與這件事情,隻是引導和給她出些主意,彷彿從頭到腳都是蔡敏一個人的所為,他從一開始就打算讓自己撇得乾乾淨淨。

“我……我在你們眼裡已經是真正的凶手了。“

蔡敏越笑越狂,坐倒在地,模樣讓人害怕。

“你為什麼不說出來你為什麼還要替李麥隱瞞“

張周旭實在看不下去,蔡敏這樣說下去,就把所有罪名都自己攬下了。

“我可以說什麼?“

蔡敏無奈地苦笑,潛台詞是莫非自己該說想要看書的是李麥,為了向他示好,自己才主動幫他借書

蔡敏的處境很尷尬,房間裡一圈人,除了黑蛛和張周旭,都在用一種憐憫又懼怕的眼神看著她,一切都是她自己去做的,李麥從冇有讓自己必須這麼做過,甚至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去找李麥商量,自以為兩個人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

“那你究竟是怎麼想到把符文畫在阿偉的背上的“

張周旭隻覺得自己快被蔡敏氣死了,根本不知道其實蔡敏也很無奈。

“我跟李麥在看書的時候,隨手翻到書的一頁,那一頁的邊框畫了特彆的花紋,我們猜那應該是一種特彆的符,我們決定把它先畫下來,可是不知道作用是什麼。“

蔡敏開始回憶那天晚上的情形。

1063號房間裡,李麥和蔡敏一起坐在沙發上,沙發比較小,所以兩個人靠得很近,連彼此身上的獨特味道都能夠聞到。

書就放在茶幾上,李麥用纖長的手指在書頁上隨意地翻動,而蔡敏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李麥身上。

自從李麥告訴蔡敏關於阿偉的事情之後,她便覺得很傷心,一直拒絕見阿偉,對誰都冷冰冰的,幸好有李麥的關心和陪伴,她很快就走出陰霾。

或許因為本來阿偉就不是她喜歡的類型,他們兩個人交往隻是兩顆寂寞的心在荷爾蒙的作用下剛好相互吸引而已,這麼一對比,反而李麥纔是她一直喜歡的類型,溫文爾雅,溫柔體貼,她覺得李麥身上有一股更吸引她的魅力,情不自禁地想多見他,想更靠近他多一點。

李麥無意中說過一句想看看馬遙的古書,蔡敏就立刻去借,借到書當晚,她就屁顛屁顛地連人帶書送到李麥房間。

窗外是醉人的夜和月,海浪輕輕拍打在船上,發出唦唦唦唦的聲音,房間裡昏黃的小燈,孤男寡女,曖昧的氣氛濃烈得讓蔡敏有些迷醉,心跳得極快,她臉頰有些緋紅,把頭輕輕靠在李麥的肩膀上,閉上眼睛假裝睡著了,李麥冇有什麼特彆的動靜,就這麼自然地讓她靠著,她本來還緊張懸著的心沉了下來,嘴角在偷笑,希望這一刻永遠停下來,她覺得這一定是愛情來了。

而蔡敏不知道的是,她以為的浪漫的場景中,其實還有一個她看不見的存在,那就是阿星。

阿星飄在茶幾上,用它扭曲的眼睛往下看,看到蔡敏靠在李麥的肩膀上。

“蔡敏這女人,已經被你迷暈了。“

李麥當然不會回答,他心裡早就有數,這本來就是他的目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麥好像看到什麼特彆的東西。

“小敏,你看看!“

蔡敏不太情願地睜開眼睛,看了看茶幾上的書,原來李麥不知不覺已經翻到一百多頁。

這一頁似乎跟前麵的書頁不太一樣,邊緣處一整圈都畫有紅色的條形紋理,那符文看上去也跟前麵的符文不太一樣,似乎特彆複雜。

“這是什麼?“

蔡敏扶了扶眼鏡,把頭伸長了一點,看看那書頁裡寫了些什麼,除了加了邊緣的紋理,似乎冇有什麼特彆的。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這個符一定是很特彆的,要不先把它謄畫下來,說不定以後慢慢研究可以研究出來呢?“

李麥這麼建議著,又繼續看旁邊的文字,那些文字似乎冇有什麼邏輯可言,根本對於理解符文冇有什麼幫助。

蔡敏不好說什麼,隻好按照李麥所說的把符文先畫到一張白紙上。

“我有種直覺,這本書裡麵記錄的就是茅山術的符咒。“

李麥的眼神火熱,看著書興奮得全身微微發抖。

“這符不知道是怎麼用的,也不知道是貼在物體上,還是用在人身上的……“

李麥看著書,嘴裡一直碎碎念。

“這世界上真的有茅山術嗎?“

蔡敏手肘撐著自己的大腿,彎著腰向前,用手托著自己臉,忽然看向李麥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