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遙本能地張嘴想尖叫,立刻被馬明眼疾手快地蓋住嘴巴,他唯恐馬遙再次把佳怡嚇跑。

張周旭不緊不慢地走到蔡敏麵前,而蔡敏還坐在地上,驚懼地看著她,因為她根本不敢看佳怡,隻能看向張周旭,張周旭便居高臨下對蔡敏這樣說。

“你自己坦白,還是讓佳怡幫你們說出來?“

“你們……“

蔡敏看著張周旭,又偷偷瞄了一眼佳怡,那眼神一碰到佳怡就立刻縮回來。

佳怡已經是死去的人,那麼在她麵前的就是鬼,鮮血還沾在她半透明的身上,鮮紅色的眼珠,像殭屍一樣的獠牙,蔡敏還是第一次看見鬼,害怕得話都說不利索。

“我都聽到了,你跟李麥在1063號房間的事。“

佳怡冷冷地看著蔡敏,鮮紅色的眼珠帶著憤怒和憎惡,她伸出自己變得又尖又長的紅色指甲,特意在蔡敏麵前慢慢伸展,指甲與指甲之間碰撞在一起的時間,還會發出清脆的聲響。

蔡敏臉色青白,又想往後退,吞了吞口水,冷汗爬滿光潔的額頭,她此刻十分後悔來馬遙的房間。

“我……我不是故意的。“

蔡敏自知冇有辦法逃避,隻好避重就輕地說這麼一句。

馬遙被馬明封住嘴巴,本來還會稍微掙紮,此時一聽蔡敏自己承認了,震驚得忘記了掙紮,雙眼圓瞪,實在想不懂蔡敏怎麼會與這事有關。

“你害死佳怡可能是無心的,那阿偉呢?“

張周旭這麼說的時候,故意湊近蔡敏的耳朵,加重阿偉的名字。

“……“

蔡敏低下頭去,久久不肯說話,不知道是在回憶還是在想怎麼迴應張周旭。

“你為什麼要幫阿偉“

蔡敏忽然抬起頭直視張周旭,她想不明白,張周旭圖什麼,一直糾纏在這些事情裡麵。

“冇為什麼,就是看不慣你們聯手害人,把所有人耍得團團轉。“

“阿偉可不是什麼好人。“

“不是好人……所以你們就讓他人魂強行分離,渾渾噩噩地聽你們指揮“

張周旭言語犀利,雖然人看上去不過是個一米四左右的小孩子,可是身上突然自帶威嚴,讓人不由一凜,應該是從宗祠那些叔公身上學來的,她特彆氣憤蔡敏他們的行為,阿偉的人還冇死,被人這樣強行剝離靈魂,實在是太殘忍了。

“我們也不知道那些符的效果,隻是拿他試試,冇想過會這樣的,後麵的事情也是迫不得已。“

“你們拿人當試驗你們怎麼會想到這麼做?還說迫不得已這世道還有強迫你害人的。“

張周旭本來就很懷疑這事情背後的真相,她看了又看,蔡敏身上的確是一點法力都冇有,而且職業跟茅山術根本沾不上邊,一般人怎麼會想到把符畫到人身上……

“不知道,就忽然想這麼做。“

蔡敏扭過頭去,就是不肯說實話。

“不是你,那就是李麥的主意了。“

張周旭心裡已經明白個大概,就是需要一個驗證的過程。

“那位大人的確是有記錄幾種禁術在書上,他們用的大概是一百三十八頁的離魂咒。“

書中妖的聲音忽然出現。

“你前任主人怎麼會把這種咒語留下來……“

張周旭皺了皺眉,在她眼裡這種陰邪的禁術應該讓它失傳纔是。

“不,茅山術無分好壞,施術者才分好壞,而且他們畫的符法力不足,你想想那法力低微得不足以喚醒我,頂多就是個殘次品而已,所以纔會讓那人神誌不清。“

“那本來的效果是?“

張周旭這麼一聽書中妖的話,覺得似乎有些道理,忍不住想知道原來的效果,結果猝不及防中了書中妖的套路。

“那就扣除你一次……“

書中妖話裡的得意快滿溢位來,幸好張周旭反應極快,立刻打斷它說的話。

“不,你還是彆說了。“

“好。“

書中妖答應得爽快,倒是冇有再繼續糾纏。

蔡敏抿緊雙唇,就是不肯開口說出更多,或者指控李麥。

張周旭忽然轉過頭看向房門,不止感覺到越來越靠近的人氣,她甚至已經聽到有好幾個腳步聲往這邊來了。

很快,房間門被敲了兩聲。

“馬遙,在房間裡麵嗎?“

好像是船長的聲音。

馬明聞言鬆開了馬遙的嘴巴,馬遙嘴巴一圈登時顯露出一片巴掌紅印,可想而知馬明的力度有多大。

“在呢,怎麼了?“

馬遙看了看房間裡的樣子,有佳怡這隻鬼在,牆上還貼著這麼多符,這個時候讓人進來似乎不太合適,於是冇有直接去開門,隻是揚聲問了一句。

“蔡敏也在裡麵嗎?“

“在!“

馬遙還冇回答,蔡敏聞言立刻搶著迴應,同時爬起來往房門的位置去,馬明皺了皺眉,身體一站擋住她逃跑的路線。

“馬遙,開開門可以嗎?“

船長見馬遙冇有開門,又敲敲門,繼續問。

馬遙不知如何是好,求助般地看向張周旭。

張周旭的手抬了抬,同時搖了搖頭,意思大概是先不要開門。

“救救我!“

蔡敏見張周旭不打算開門,而且馬遙現在完全聽張周旭的,於是直接呼喊求救,搞到她像是個受害者一樣,她這麼一喊外麵的人就不淡定了。

馬明又想用對待馬遙同樣的方法,一把封住蔡敏的嘴,結果被她重重咬了一口,馬明痛得直皺眉頭,低聲咆哮了一句,把蔡敏甩了出去,撞到牆上,她扶著一旁的櫃子才勉強穩住身形。

佳怡見狀飛撲過去,想要掐住蔡敏的脖子。

蔡敏被佳怡恐怖的樣子嚇到才鬆開嘴,又逃開幾步,撞到桌角,發出悶響,最後躲在角落一張辟鬼符的正下麵方,佳怡有些顧忌那符纔不敢靠近。

外麵的人先是聽到蔡敏的呼救,又是聽到有男人吃痛的聲音,然後又是撞到什麼的沉悶聲音,開始腦補房間裡麵的情形。

“要不去拿備用鑰匙來開門“

門外有個人這麼提議,聽聲音似乎是阿德的聲音。

船長不動聲色地點點頭,嘴上還在跟馬遙說話,唯恐馬遙還會對蔡敏怎樣。

“馬遙,我知道你們因為你嫂子的事情難免會有些什麼想法,可是你千萬不要做傻事,再說蔡敏也是無辜的!“

張周旭挑了挑眉,她現在的功力增長速度極快,可能與妖府裡的能量環境激發了她自身的黑暗能量有關,她昨天還冇有這麼敏銳的感受,今日她就能隔著這麼遠的距離感覺到這幾個人中有一個人的氣息是特彆的,身上除了正常的人氣,還有那麼一絲法力,比張如寶還不如,所以之前張周旭根本冇察覺。

“李麥在外麵嗎?“

張周旭忽然開腔,外麵的人似乎冇預料到張周旭也在,而且個彆人對張周旭還不太熟悉,有些發懵。

“你是……那個從荒島上救回來的小女孩“

船長年紀大了,記憶力不太好,皺眉苦思也冇想起來張周旭的名字,但他是記得她的,因為他一直認為昨天要不是張周旭耽誤了自己的時間,說不定甲板層的悲劇就不會發生。

“你在裡麵還好嗎?“

李麥被張周旭點到名,如果不答話顯得奇怪,於是迴應了一句。

“那就好,你跟蔡敏還有大家都在,那就直接把事情說清楚吧!“

門開了,佳怡自然已經隱藏起來,貓起來躲在吧檯的後麵,因為它知道李麥大概是能夠看見鬼的,等會看情況再決定是否出現。

李麥左右看了兩眼牆壁,牆上都被貼了衛生紙,紙上麵還畫了些像那麼回事的符,一般人看著大概覺得像個笑話,他立刻就懂了,這大概就是傷害到阿星的東西。

“你們在乾什麼“

船長一進來也看到牆上的符,還貼了十二道,另一邊靠牆的書桌被燒成黑色,實在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隻覺得十分荒唐。

蔡敏倒是冇什麼大礙,坐在一個角落的地板裡,不敢動,那個侍應生阿華也在,最先發現蔡敏,立刻過去把她扶了起來。

黑蛛等人都走進來後,直接把門一關,他們一開始都冇發現黑蛛藏在門後,聽到身後門突然拉上並上鎖的聲音,駭得同時回頭看,隻看到那是一個陌生的少年。

他們每天接待那麼多船上的遊客,不認識一兩個也很正常,可是他們的確很少見到這麼好看的人,如果見過應該都會留下印象纔對,可是他們都對這個人真的冇什麼印象。

黑蛛隻是麵無表情再加上一言不發地站在門前,似乎不許任何人再離開。

房間裡一下子塞進這麼多人,而且那些人又故意跟張周旭、馬氏兄妹還有黑蛛拉開距離,頓時顯得有些擁擠。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阿黑皺了眉頭,他是知道張周旭神神叨叨的,但在馬遙房間裡貼滿符,還一副不讓他們離開的樣子,真的是有些過分了。

“他們不說,蔡敏你來說!“

船長見冇有人回答他,同時見阿華已經在扶著蔡敏走過來,於是乾脆問蔡敏。

“他們瘋了,阿黑你都不知道你救了一個什麼樣的怪人上船!“

蔡敏已經猜出來佳怡是害怕符的,心裡暗暗打算隻要佳怡出來恐嚇她,她就跑到符下,而且現在有這麼多人替她撐腰,李麥也在,她更加不怕,不著痕跡地靠在李麥身上。

“你怎麼還是執迷不悟啊?“

張周旭走到吧檯悠然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覺得自己剛纔都白費口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