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該是餐廳經理李麥能看見阿星,蔡敏似乎不能,她要靠李麥傳話。“

佳怡當時剛好飄進了他們隔壁的房間,正想穿過牆壁來到他們房間的時候,聽到他們忽然說了馬遙的名字,所以纔開始偷聽,結果聽到了更多不可告人的事情。

“莫非李麥有法力“

張周旭第一反應是李麥也是個道者,可是仔細一想又否決了。

“不會吧,我看他也就是個普通人,在他身上我冇有感應到有法力。“

佳怡非常確定房間裡有三個聲音,兩道人氣,一道鬼氣,因為她是厲鬼,所以要比阿星更敏感一點,但因為是新鬼,也冇有強阿星太多。

“那他們在說什麼?“

張周旭一問,佳怡立刻回憶當時的情景……

1063號是一個大床房,有一張一米八寬的大床,雖然不及馬遙的房間,可是也算寬敞,有一塊手臂寬的玻璃窗戶可以看見窗外的海景,這裡其實是李麥的房間。

李麥坐在房間的沙發上,背正舒服地靠著,頭微微下垂,好像在思考,又像是在打瞌睡。

旁邊的蔡敏看上去很焦慮,一直在來回走動,雙手交叉抱在胸前。

“你知道嗎?死的人是馬遙的嫂子!“

“誰叫她運氣不好,不這樣做,我們就會被懷疑。“

李麥一點都冇有愧疚感,反而覺得蔡敏反應過度了。

“那本書是馬遙的,我們偷用裡麵的法術已經很不對了,還因此害死她嫂子……“

蔡敏還是很焦慮,一直在深深自責。

“你快問問她,那本書裡麵有冇有讓我恢複原來樣子的法術“

阿星根本不關心死了誰,飄在沙發旁邊,跟李麥說了一句。

“小敏,那書裡有冇有彆的什麼法術,比如說讓鬼恢複生前的樣子之類的。“

李麥重複著阿星的話問蔡敏,好像蔡敏根本聽不到阿星說的話一樣。

“我怎麼知道,我根本看不懂,我們要是不去試就不會搞出這麼多事情了!“

蔡敏冇好氣地看了李麥一眼,還是有怪責他的意思。

“好了好了,小敏,這件事已經圓滿解決了。“

李麥朝蔡敏招了招手,拍拍自己沙發旁邊的位置,邀請她過來坐,蔡敏臉上發紅,有些害羞地坐到李麥旁邊,看上去二人關係非同一般。

“誰!“

阿星忽然大喊一聲。

佳怡其實聽聲音已經大概猜到這兩人的身份,想穿到房間裡麵確認他們的樣子,纔剛露出頭來,就和阿星四目相對,雖然被阿星樣子嚇得不輕,但佳怡根本來不及思考,隻能轉身逃跑,它當時實在不知道去哪裡好,隻能往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去,越接近那裡越是感應到張周旭的氣息,她雖然有人氣,但身上也有一股濃鬱的陰氣,區彆於其他人,所以佳怡就改變路線直直地往張周旭這邊來了。

“原來是這樣……“

張周旭點了點頭,對於之前未破解的事情終於有點頭緒了。

磕磕——

馬遙的房間門外有人敲了兩下。

張周旭還冇出聲,佳怡就開始四處尋找能離開的地方。

“是馬明他們回來了嗎?我得趕緊走。“

“不是。“

張周旭看著房門,可是她冇有要開門的意思,她知道門外的是一個人,她早就感知到那道純粹的人氣。

阿星受傷離開這裡之後,便直直地往1063房間去,那裡還有兩道人氣,在阿星迴去之後不久,有一道人氣就快速向這邊移動,再結合佳怡所說的話,這個人不是李麥就是蔡敏,可是她還冇想好要怎麼應對。

黑蛛雙手托著一個餐盤,麵無表情地往馬遙房間走,那餐盤上滿滿的一堆食物,有肉有菜有水果,甚至還有一杯柳橙汁,這都是張周旭特意吩咐黑蛛拿的。

那人本來站在馬遙的房門外,側著耳朵仔細聽著裡麵的動靜,忽然聽見走廊上有個腳步聲在越來越靠近,回頭看了看,是個陌生的少年,於是微微一笑,隻當他是住附近房間的人。

誰知道黑蛛也直直地走到馬遙房門外,黑蛛幻化的少年跟那人差不多高,它瞧了那人一眼,明明是平視,可那人總覺得那少年在俯視自己,而且臉上依舊麵無表情,連話都冇有說一句。

“你是我好像冇在船上見過你。“

那人有些尷尬,可是還是儘力微笑,努力找話題想緩解尷尬,可是少年根本不領情,依舊一言不發,雙眼還盯著她,讓她心慌。

“額……你是小遙的朋友嗎?她好像不在房間裡。“

“欸,蔡醫生,找我嗎?“

蔡敏看見馬遙回來,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而馬遙看見黑蛛和蔡敏心情也變好了一些些。

“是啊,我可以進去跟你聊聊嗎?“

蔡敏看上去特彆溫柔善良,一點也冇有表現出什麼異常。

“當然可以啊,我來開門。“

馬遙不疑有他,掏著褲袋找房間鑰匙。

“哎呀,我忘記我已經把鑰匙給小旭了,另外一把鑰匙在我哥那裡。“

馬遙掏了一陣子,纔想起來臨出門的時候把鑰匙給張周旭了,因為覺得自己跟馬明在一起,有一條鑰匙就可以。

“那……你哥呢?“

蔡敏臉上僵硬了一下。

“他上個洗手間,很快的。“

“哦……“

蔡敏有些心不在焉。

“蔡醫生,你找我什麼事呀?“

“就聊聊天而已啦。“

“小旭和我哥等會要用我的房間,聊天的話不如我去你那邊吧。“

馬遙還記著馬明讓張周旭找嫂子佳怡的事情,所以提議去彆的地方。

“額……“

蔡敏臉上更僵硬了,瞬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怎麼了?你那邊也不方便嗎?“

“我還想借你上次那本書看看呢!“

蔡敏絞儘腦汁,終於想到了彆的藉口。

“對不起,那本書我已經借給彆人了。“

“啊?“

“就是小旭啊!“

“小旭也對這書有興趣啊?“

蔡敏心裡暗叫不好,張周旭是道者的這件事情,阿星已經告訴過李麥了,那蔡敏自然也是知道的。

“蔡醫生,你怎麼也在這裡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馬明慢慢悠悠地從過道走來,一眼看見馬遙房門外站著三個人,知道是在等自己的鑰匙,有些不好意思,立馬加快步伐。

馬明拿出鑰匙想要開門的手頓了頓,忽然想起房間裡麵已經被張周旭貼滿了符,心裡想著被蔡敏看見的話估計不太好,又收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