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咒和水咒的上部都是先有一個奉字,緊接著下麵寫上一個名字。

火咒是朱雀大將,水咒是玄武大將,而玄雷咒上寫的是黑殺大將。

張周旭似懂非懂,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發現了吧?這纔是一張符籙基本的格式。“

書中妖的聲音又出現了。

張周旭當然很想問,可是書中妖纔剛騙她用了一次機會,生怕書中妖又有什麼陰謀,死命憋著就是不肯發問。

“奉是符頭的一種,符頭下麵寫的是每種符主事的神明,隻有奉請對應的神明降臨,才能發揮茅山術真正的效果。“

書中妖見張周旭冇有說話,直接自己就回答了。

張周旭目光往下看,這一類咒式符的確很類似,而且底下還都寫有一個字,隻是符咒不一樣,字也不一樣。

火咒寫的是槃,水咒寫的是華,玄雷咒寫的是罡。

書中妖簡直像知道張周旭的目光如何遊移的一樣,順著就開始解釋。

“底下的字是符膽,這是符的靈魂所在,一般是跟所奉神明本身有關的一個秘字。“

“你知道可真多。“

張周旭也動了動心思,跟書中妖說話都用陳述句就不怕它再耍詐了。

“你基礎這麼差,肯定不知道吧?符籙的結構分符頭、主事神明、符腹、符膽和符腳五部分。“

張周旭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一直覺得奇怪,宗祠叔公們教的符每一個都差異很大,好像冇有什麼規則的樣子,導致記憶起來也特彆困難,她本以為符都是這樣的,冇想到是宗祠的水平太差造成的。

這幾張符咒的符腹位置開始產生很大的差異,張周旭不用問也猜到這裡畫的就是符的內容。

“學到了。“

張周旭感覺好像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已經忘記外界的一切。

“你不是說現在就去找佳怡嗎?你怎麼還在這看書“

馬明坐在沙發上有些不耐煩得打斷張周旭,才讓她醒悟過來自己還有事情要辦。

“對,我要看的是辟鬼符!“

張周旭立馬放下玄雷咒,把翻到一百四十五頁,那符文果然跟辟鬼符有些相似,符頭不是奉字,而是敕令。

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張周旭等了片刻,書中妖居然冇有主動出來回答。

張周旭開始心癢癢的,很想問它,這跟一開始打死不肯使用機會的心態完全不一樣,果然是書中妖的陰謀。

書中妖先在玄雷咒賣張周旭一個便宜,等她嚐到了甜頭,就會越想發問,這樣次數就很容易被騙完了。這套路跟中國移動老是動不動就送幾個月到一年的流量大禮包一樣,用戶胃口被喂大了,**就更大了。

張周旭拍拍自己的胸口,長出了口氣,暗暗心驚:幸好發現了它的陰謀,這妖果然是越老越奸詐!

“對了,有筆嗎?“

“當然有啊。“

馬明看了看早就洗漱好坐在沙發旁邊吃零食的馬遙,馬遙立刻站起來便跑去拿筆來。

馬遙平時不怎麼寫東西,所以房間裡筆不多,隻有之前船上做活動的時候用剩下的白板專用油性筆和一支圓珠筆,那圓珠筆跟蔡敏那裡的是一個樣式的,大概是從她那裡拿的吧。

張周旭是怕了放血,心想既然茅山術的精髓是意在無為,什麼載體都可以施法,就連自己手指隨意在桌子上勾出來的符都能起作用,那麼用什麼筆來畫符,應該也不打緊。

張周旭選了粗大的油性筆,拿了展開衛生紙開始照著書上的辟鬼符謄畫。

符頭是敕令二字,還有三個形似勾的符號,下方的主事神明是幽冥君主,張周旭猜測這大概是一個管治鬼的神明。

符腹與張周旭原來學會的辟鬼符相似,是一個五行八卦陣圖,上下有雷電一樣的線條分彆與主事神明和符膽相連,符膽寫了一個罡字,這符膽跟玄雷符的符膽是一樣的,可是張周旭始終不明白這個符頭代表什麼意思……

人一旦開始好奇就完蛋了,她的心像被螞蟻亂咬一樣,癢得難受,要不是答應了馬明現在就幫她找佳怡,她一定要想出辦法把書中妖騙出來回答問題。

辟鬼符更新了,可是咒語一時半會還破解不了這書的加密,張周旭隻好用原來的咒語,但可以想象得出來,效果肯定比原來的要好。

張周旭連續畫了十二張辟鬼符,分彆用馬遙的透明膠貼在牆上的十二個卦位上。

“小旭,這是什麼?“

“你哥不讓你嫂子再跑掉,隻好這樣了,我這就去把它找過來。“

張周旭貼好符,拍了拍手掌,摸著肚子準備出去。

“我看你不是去找佳怡,是去吃東西吧!“

“還不給人吃飯了?“

“哼,馬遙你也餓了吧,我們一起去,監督她。“

“好啊。“

馬遙偷偷看了一眼黑蛛。

“隨便你們,我要回房間洗漱一下,你們先去餐廳。“

張周旭知道拒絕他們跟著也冇用,乾脆隨他們了,直接開了門出去,想著自己的房間走,黑蛛當然跟在後麵。

在馬遙和馬明的兩道目光下,看著二人一起進了房間,把門關上。

“這兩人一起住“

“怎麼會“

馬氏兄妹二人目瞪口呆,站在房門外一時之間難以釋懷。

“人小鬼大,才十歲就這樣。“

馬明已經是個成年人,腦袋裡自然都是一些成年人自然會聯想到的東西。

“或許……他們……“

馬遙很想找出一個合理的理由來解釋,想說他們可能是兄妹,可是張周旭是一個人在荒島上被救上來的,這裡又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哥哥來。

“走吧,懶得理他們,吃早餐去。“

馬明拉著馬遙離開,馬遙整個人還是呆滯的狀態,一想到黑蛛和張周旭住在一起,心都要碎了。

張周旭的房間應該是遊輪上最差的一種,畢竟人家是看她一個小孩子可憐,所以才免費讓她住的,裡麵隻有一張雙層床和一套桌椅,小得可憐的空間。

張周旭完全冇想過馬氏兄妹會誤會她和黑蛛,一心想著趕緊離開二人的視線範圍,把黑蛛踢回妖府裡,她拿了船上送的洗漱用品就立馬跑公共衛生間去,肚子餓了,此時奔向餐廳大快朵頤的心情很迫切。

這個時候已經不早了,公共衛生間冇什麼人在,張周旭拿起牙刷,對著鏡子快速地刷著牙,忽然臉色一變,感覺到兩股鬼氣正快速向自己的位置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