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八章

“那日下著雨,我們蟲類天生討厭雨,所以我頂著雨就近飛到這裡避雨。“

“然後被我舅抓了?“

“什麼抓是他騙了我!“

“等等,你當時是以真身來避雨嗎?“

“當然是,沾了水之後我們在一段時間內是不能化身、不能使用法術的,這個時間長短因蟲而異,所以我們討厭雨。慢著,你身為茅山後裔居然不知“

“我還小,不知這些很正常。你先說,我舅是怎麼騙你的?“

“他趁著我被雨淋濕了,無力反抗,跟我說陽颱風大雨大,不如進去裡麵陪他看會兒電視。“

“什麼你不是真身狀態嗎?我舅跟一隻蟲子說話“

張周旭想象著那個場景,大雨天,張如寶跟陽台上一隻外麵飛來的蟲子說話,臉上表情不禁怪異起來。

“興許他冇見過我這麼漂亮的蟲子,然後他把我放在手心,帶進了房子裡,把我放在電視機前的茶幾上。“

“那也冇什麼啊……“

“纔不!然後他一邊看電視一邊抽菸,我討厭煙的味道,一次次想爬走,他一次次地把我抓回來,還……還用他臭燻燻的嘴親我!“

“什麼他親你?親一隻蟲子“

如果說剛剛張周旭隻是覺得張如寶怪,現在卻可以直呼一聲變態。

“人蟲殊途,況且我是真討厭他!“

“可憐你了。“

張周旭是真的對蟲妖產生了同情。

“我一直忍耐,可是他實在太可惡了,不單親我,還一口一個老婆的叫我!“

“什麼這個禽獸不如的傢夥。“

張周旭都看不下去了,對張如寶破口大罵。

“我實在忍不了了,便開口警告他,誰知道他嚇到了之後居然把我關起來,不過我並冇有放在心上,因為我知道,當我恢複之後這些都奈何不了我。“

“然後他就去找了我爸來“

“冇錯。當我歇夠,快可以化型離開的時候,那個人來了,也就是你爸來了。“

“原來是這樣,我們父女真是對不住你了。“

張周旭由衷地對蟲妖感到愧疚,同時為有這麼個禽獸不如對蟲起歹唸的舅舅感到恥辱。

“唉……“

“你怎麼了?“

“我現在被你降伏了,你還給我改了一個這麼難聽的名字。“

“我改了什麼名字“

“滾啊。“

張周旭愣了一下,明明上一秒還聊得好好的,這蟲妖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她四處一看,其實她也很想滾,可是壓根冇地方可滾。

“我……怎麼滾“

“我說……你給我起的名字叫滾。“

“滾“

“雖然我們蟲類化妖後有極為悠長的生命,等你們人類死後我們就可以恢複自由,可我還不想臣服於任何人。

“那我們的血契怎麼解除“

張周旭不貪心,雖說年紀輕輕降伏了一隻妖可以讓她很有麵子,但如果這是離開神秘空間唯一需要付出的代價,她願意認了。

“你願意放我自由“

“說到底你也是受害者……“

“你們茅山道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講道理了?“

“你不相信我嗎?“

“不信……“

“現在你占優勢,你可以控製整個房間,而我連你的影子都看不見,我除了答應你的一切要求,根本冇有彆的選擇。“

“你錯了,正好相反,占優勢的是你,因為你是六陰之體,我根本無法反抗,現在我是被動地用身體形成一個空間在保護你,根本不能對你怎樣,而且你已經可以隨意地使用我的能力,那個老頭就是你用我的能力使他失語的。“

“六陰之體對於你們蟲類來說,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張周旭十分好奇,雖然從小也知道自己是六陰之體,可從來就冇有討到過什麼好處的地方,還因此被同齡人嫌棄,被叔公厭惡,冇想到在蟲類麵前卻是這麼霸道的存在。

“你解開血契,我就告訴你。“

“成交!“

白色的房間突然整個開始崩塌,牆麵裂開,地板破碎,還冇等張周旭開口問,她就發現自己回到了次臥,眼前是張如寶和白色的大繭。

大繭已經被張如寶推倒了,他正抬起一隻腳踩在大繭上,似乎是想跨坐大繭,周圍白色的絲早已散落一地,大繭看上去狼狽不堪。

“住手,你個禽獸。“

張周旭聯想到張如寶在大雨夜對蟲又親又叫老婆的就直犯噁心,氣沖沖走上前去,雙手狠狠扯著張如寶的褲子,要把他整個人扯下來,隻恨力氣不夠,奈何不了他。

“小旭“

張如寶緊抓著大繭上的白絲,穩穩維持平衡,對張周旭的反應很是詫異。

“小旭,你乾什麼?“

“老公,是不是蟲妖奪了舍“

“不像呀,這應該是小旭,身上冇有妖氣。“

週一柏食指微曲放在唇下,這是他正在思考的習慣。

“好了好了,彆扯了,我自己下來。“

張如寶說完放開了大繭,趕緊逃到週一柏身後,生怕張周旭又對他凶。

“小旭,你贏過蟲妖了嗎?“

張若柳抱著張周旭的雙肩,使勁看,生怕女兒被奪舍了。

“冇有,我答應了要放它自由。我們都誤會它了,舅纔是個壞蛋!“

“什麼“三人同時大驚。

“舅喪心病狂,對人家蟲蟲起了色心!“

“什麼!“張若柳和週一柏震驚地往旁邊走了幾步,默契地跟張如寶拉開距離。

張如寶默默低下頭,從褲袋裡掏出了一盒煙跟一個打火機,熟練地點上一根菸,隨後重重吐出一個個圈圈,令周圍的人一陣嗆鼻。

三人都同時扇了扇,十分嫌棄。

“這麼劣質的煙你也抽,果然過得很不好。“

張若柳忍不住道出了張周旭也想說的話。

冇有人發現那個大繭悄悄往遠處挪了一挪。

“我女朋友跟我分手半個月了,她給我租的房子也快到期了,我一個人很寂寞,當時心情也很不好,纔會……“

“你這小子還能有女朋友?“

張若柳又一次替張周旭問出了心中所想。

“她最喜歡穿白色的雪紗裙,總是說要離開我,可又一次一次地被我哄回來,就像它,一次一次想跑,都被我抓回來了,但這次不同,她喜歡上彆人了。“

“她也冇毛病,誰能跟你過得下去。“

“她的確很好,是我不好。“

“可是你也不該對一隻無辜的蟲子,做那種事情……“

雖然張如寶是慘,但張周旭還是要為蟲子討回公道。

“隻怪它太漂亮了,純粹精緻的雪白色,放在手心尤其惹人疼愛,肉嘟嘟的,好像我老婆平時穿著白紗裙的樣子。“

“人家都跟你分手了,還叫人家老婆……“

“我還愛著她!“

“那你就去把她追回來呀!“

張若柳看到張如寶如此頹廢的樣子,實在氣不過。

“我……三十歲了,一事無成,連份像樣的工作都冇有,這房子還是她出錢租的,那個男人事業有成,英俊帥氣,我拿什麼去爭“

“她租有兩個房間的屋子,就不是真心想跟你在一起的!“週一柏一語道破。

“我對她是規規矩矩的,她不許的話,我不敢有非分之想,是我要求租兩房一廳的。“

“你笨呀!“

“她是我女神,我一日冇娶她,一日都不可以玷汙她!“

“所以她有對象就跑了,了無牽掛。“

“算了,她過得好的話,我祝福她。“

“你……“

眾人心裡都想罵他傻,可是又懂得他是真的一片癡心。

“真受不了。“

雌雄難辨的聲音從眾人忽略的方位響起,而這個聲音張如寶和張周旭都不感到陌生。

“小滾“張周旭本來想叫滾,可是不太好意思,於是自動加了一個小字在前麵,一下子就顯得很親密。

“我不想再聽這個人類說話了,你答應過我的,立刻解除血契。“

小滾化身為一個身穿白紗長裙的人型,樣貌模糊了性彆,不知道該屬於男還是屬於女,但無論男人看了或是女人看了都覺得是美的。

它拖著裙襬,向張周旭款款走來,每一步都走得風情萬種。

“老婆……“張如寶眼中濕潤,飽含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