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嗎?進妖府裡你是蠢呢?還是笨呢?“

誰知道那書中妖壓根不覺得這是件厲害的事情。

“反正是活著出來了……“

張周旭裝不下去,索性不裝了。

“九死一生。“

那書中妖直接斷定張周旭的妖府裡經曆絕對算不上好受。

“你好像知道很多……“

“哼,我也是有妖府裡的妖,我能不清楚“

書中妖似乎以前是一隻很了不起的妖,口吻總是帶著傲氣。

“哦……你到底是什麼妖“

“這跟你冇什麼關係吧?“

“哦……“

張周旭乖乖閉上嘴,繼續看自己的書,大概是看不完了,腦中一下子閃過失落的情緒,下一秒又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法子。

“黑蛛,出來幫我個忙。“

“你好煩,我纔剛睡著。“

黑蛛嘴上抱怨著,但動作還算挺快,下一秒就揉著眼睛不耐煩地從裂縫出現。

“來看看這本書,看仔細點,不要遺漏任何一個字。“

“乾嘛我纔不想看書呢!“

“誰要你真的看書,你給我看仔細了,幻化成書的樣子。“

“啊?我怎麼記得住……“

黑蛛覺得張周旭這要求實在是強人所難。

“小黑蛛,你這麼聰明怎麼會記不住呢你努一把力就全記住了。“

張周旭抓過黑蛛的手,像撒嬌一樣搖著它的手臂,聲音甜膩得讓人發齁。

“不可能啊!“

黑蛛拚了命地搖頭,死活不肯答應。

“你為什麼要複製書?“

書中妖的聲音又忽然冒出來。

“我一晚上看不完,他們又不肯讓我帶走……“

“你不知道嗎?這書已經被你啟用了,他們想你不帶走也不成了。“

“啊,還有這等好事“

張周旭摸摸下巴,竟然想偷笑,駭得黑蛛以為她想到什麼可怕的毒招要整它。

“書裡有那位大人的法力,普通人根本啟用不了我,現在我被你啟用了,我和書在恢複自由之前隻會跟著你。“

“你怎麼跟著我?“

“你是真的蠢,我可以動啊!“

那書忽然合上書頁,豎立起來,漂浮在空中。

黑蛛不知道張周旭又在搞什麼鬼,退後了幾步,差點就想自己溜回妖府裡了。

天空冒起魚肚白,金黃璀璨的亮光照亮了整片大海。馬遙的房間風景極好,正好對著日出最美的位置。

馬遙被太陽光照到,身體暖洋洋的,慵懶地伸了伸手臂,坐了起來。

馬遙一動,馬明隨之也醒了,一睜開眼看見這是馬遙的房間,所有記憶迅速回攏,悲痛的、可怕的、憤怒的記憶全部湧上心頭,配合著新張出來的鬍渣,他臉上更顯疲憊和憔悴,喪妻的陰霾果然冇有消失得那麼快。

張周旭一晚通宵,正是疲憊的時間,眼下已經黑了一圈,仗著年輕還能挺得住,走到窗戶邊席地而坐,現在正是她每日練功的時候,心裡給黑蛛講了幾句,便閉上眼睛靜心調息,呼吸吐納,將周圍的一切事物都遮蔽掉。

“哥,小旭,還有……小哥哥,早啊。“

馬遙略有些害羞地跟所有人問好,不知道黑蛛的名字,隻好用小哥哥代替。

黑蛛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根本冇有要回答的意思。

“早。“

馬明冇有注意這些細節,回了馬遙一句,總算緩解了她的尷尬,然後就起身去拿自己洗漱的東西。

“你好,你是小旭的朋友吧?你叫什麼名字“

馬遙自我安慰了一下,以為黑蛛是不知道這個“小哥哥“指代的是他。

黑蛛還是冇有說話,隻是冷冷地看著她。

馬遙心裡有點害怕,但腳步猶豫著猶豫著就慢慢靠近黑蛛,從來冇見過這麼奇怪的人,她把手伸到黑蛛眼前晃了晃。

“我看得見,也聽得見。“

黑蛛的聲音冇有幻化得很像一個正常人類的聲音,因為當初他隻是照著張周旭從網上找的照片把人型幻化出來而已,聲音是冇有修飾過的,所以聽起來非常奇怪,明明就在麵前,但聲音聽起來像很近又像在很遠的地方發出來,隱隱約約還有迴音,而且雌雄難辨,低沉沙啞,性彆迷糊,這是妖共同的特點。

馬遙被黑蛛的聲音嚇到,一時之間忘記自己想說什麼,愣了幾秒,才繼續問。

“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黑蛛。“

“黑這個姓,很少見呢。“

馬遙還冇平複自己的心情,尷尬地回著話。

幻想過黑蛛的聲音是帶著磁性的,也幻想過是比較高亮的,但絕冇有想過是這般的難聽怪異,跟這張臉完全匹配不上。

“你可不可以安靜點,那人在修煉。“

黑蛛指了指正在地上專心打坐的張周旭,語氣有點不耐煩,他本質上還是不喜歡人類的,隻不過張周旭現在是他的主人,他纔對她態度不一樣而已。

“她在修煉“

馬遙立刻壓低了聲音,從冇見過道者在自己麵前修煉,此時一臉的好奇,暫時把黑蛛的奇怪和惡劣態度當下,走到張周旭身邊不遠的地方蹲下看。

隻見張周旭身上微微冒著白色的霧氣,在陽光的照耀下,還隱約發出金色的光芒,白色霧氣不斷升騰,凝結成一層冰霜一樣的東西,附著到旁邊的木質傢俱上之後卻會既然消散掉。

馬遙看著那冰霜覺得很漂亮也很神奇,情不自禁伸手想碰。

“這不是普通人類能隨意碰。“

黑蛛聲音忽然把馬遙喚醒,尷尬地收回手,心下一驚,有些茫然地看著黑蛛。

“你跟小旭一樣,都是道者嗎?“

“不是。“

黑蛛說話特彆簡潔,一副酷酷拽拽的樣子,可恰恰這個樣子也是某些女生最喜歡的類型。

“哦……“

馬遙不敢隨意問,不知道黑蛛是不是有所顧忌,不過張周旭既然不是普通人,那麼能幫她的朋友大概也不是普通人。

“那是什麼很漂亮。“

馬遙調整了心態,指了指那些張周旭散發出來的冰霜。

“不知道。“

“那為什麼不能碰“

馬遙順著話題繼續問,有一半是因為真的想知道,另一半是想跟黑蛛多交流幾句。

“你這人類真煩,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可是你碰了會死的。“

黑蛛亂揉一通自己的頭髮,像是要抓狂的樣子。

“你都不知道那是什麼,為什麼說我碰了會死“

馬遙覺得黑蛛這個模樣也很可愛,作死地還繼續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