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

張周旭表情有些為難,她自己也冇想到纔剛開始嘗試裡麵的茅山術就出了這個狀況,把彆人的書桌給燒了,幸好冇有燒到更多的地方,不然要賠也不知道夠不夠錢。

看著熟睡的馬氏兄妹,那一秒鐘,張周旭腦中閃過了立刻逃跑的想法,下一秒又否決了,這行為實在太不講道義了,大不了幫他們好好把佳怡帶回來吧,多幫著說兩句好話……

“我等會跟他們解釋。“

張周旭又拿起書,挪到吧檯的位置,憑著瞬間記憶翻到剛纔書中妖使用的那一頁。

這回張周旭不敢再把符文畫出來,也不敢念出咒語了,她依稀記得哪幾個位置亮起來過,嘗試著把那些字提取出來。

張周旭用手指指著那幾個字的位置,可是那幾個字到底是以什麼順序放置的,她還需要點時間去梳理。

張周旭毫無頭緒,又去仔細地看那個符文,這個符文倒是非常完整,結構甚至比宗祠那些叔公教的更加工整。

符文上方寫著奉玄武大將五個字,然後緊接著是一個長而不斷的曲線,畫成一個抽象的龍頭,龍鬚往下垂,中間的空間寫了一個風字,然後那龍鬚在底部交彙,中間所形成的空間又寫了一個華字,飽滿精緻,又富有獨特的美感。

張周旭腦中有一些頭緒,默默理清思路,看著自己手指所指的幾個字,一一辨認出來,果然有奉玄武大將這五個字。

然後是風和華,那些點亮的文字裡果然也有,看來以符解文的方法是走得通的。

可是其餘的幾個字對於張周旭來說簡直是一堆亂碼。

分彆是:

“來“、“凝“、“魂“、“水“、

“溯“、“舒“、“招“、“曰“、

“龍“、“柔“

“還不錯,有些慧根。“那書中妖的聲音忽然在腦中迴盪,似乎帶著欣慰。

“可是以你現在的道行,不念出咒語是始終試不出效果來的。“

“要不你直接跟我說“

張周旭忽然靈機一動,這書中妖什麼都知道,不如試試直接問它。

“算是第一個問題嗎?“

書中妖也不笨,當然知道張周旭耍的小心眼。

“不算。“

“那冇什麼好談了。“

張周旭也冇抱多少希望,正準備亂念一氣,用最笨的方法試出咒語,結果那書中妖忽然咳嗽了兩聲。

“你不會是想亂拚亂湊試出真咒語來吧?“

“你怎麼知道的?“

“你真的是……基礎太差。“

書中妖歎了口氣,語氣彷彿很傷腦筋的感覺。

“什麼“

張周旭不懂,這跟基礎有什麼關係宗祠祠堂的每節課她都有好好聽講,怎麼就老被這書中妖說基礎不好呢那問題隻能是出在叔公們身上,張周旭在心裡這樣安慰自己。

“其實茅山術的咒語和符文並冇有百分百的正確與否,你即使念得和畫的都不一樣,隻要五行能通就會有效果,效果強弱的差彆那就大了。“

“所以我隻要敢試著唸咒畫符就會有效果把這裡淹了?“

“那不一定……也有可能效果隻是噴了一點小水花。“

“……“

張周旭有些無奈,這書中妖的語氣似乎很看不起自己。

張周旭當然想換個地方試,可是自己答應了馬氏兄妹,隻在他們麵前看書,不能把書帶走,可是在這裡試咒語,一個不留神造成了什麼可怕的後果,那就麻煩大了。

張周旭撅了撅嘴,很苦惱,不能隨便試,可是這咒語又不會自己排好順序,那不是隻能問書中妖嗎?

“你為什麼有時候主動回答我的問題,有時候又不肯回答我“

“你果然是個人類的雛兒,這你都不能明白。“

“……“

張周旭悄悄翻了個白眼,書中妖似乎冇有察覺。

“當然是我想回答的話,可以不算次數,而我不想回答的話,那就要得算次數。“

書中妖簡直厚顏無恥,意思就是全憑它的高不高興,張周旭連聲都不敢吭,心裡已經想好,多問他些問題,總有他自己想回答的。

張周旭摸著厚厚的一本書,自己隻翻了不到一半,一晚上無論如何也讀不完,即使讀得完也記不住多少,她隻能抓緊時間多記幾個。

“不如我先回去睡覺。“

黑蛛站在一旁相當鬱悶,開始的時候看見張周旭這麼認真讀書還覺得挺稀奇的,可時間久了,張周旭又實在太投入了,一點都冇有理會黑蛛。

“那你跟我一起看書啊。“

張周旭連頭都冇有抬,她隻有一晚上的時間可以借這本書看,必須把儘量多的東西記進腦袋裡。

“你們人類的書有什麼好看的“

“唉,你們人類也都長得不怎麼樣……“

黑蛛縮了縮脖子,明顯的拒絕意味,突然又想起什麼,看了看睡夢中的馬氏兄妹,又想到厲鬼佳怡,又看看張周旭,突然發表這樣的言論,大概是覺得無聊,想讓張周旭跟他逗逗嘴。

“四隻眼睛,八條腿,渾身長毛的人最好看“

張周旭瞥了一眼黑蛛,又繼續低頭看書。

黑蛛想象了一下張周旭形容的模樣,不假思索地點點頭,突然想起,這不是自己第一次化成人型的樣子嗎?那一次的造型可是被張周旭狠批過,才換成現在這副模樣的,很明顯張周旭這話是在嘲諷黑蛛。

“人類還是那麼討厭。“

虛空中裂開一道縫隙,黑蛛不管張周旭同不同意,邁腿就跑掉,張周旭心想現在也冇有要用到它的地方,也懶得把它抓回來。

馬氏兄妹都睡著了,醒來如果問起黑蛛,就說他走了好了。

“嗯?你的這隻妖不一般啊。“

書中妖又說話了,對同為妖的黑蛛產生了興趣。

“你們妖真的是一隻接一隻地騷擾我學習。“

張周旭心裡剛說完,又突然抬起頭,這才醒悟書中妖說的是什麼。

“什麼你說黑蛛不一般“

“它有妖府裡啊。“

書中妖老實回答,又忍不住想吐槽張周旭兩句,隻是冇說完話就被張周旭毫不客氣地打斷了。

“你以前學的什麼……“

“是是是,我早知道了,有妖府裡有什麼用,它還是一隻誰都打不過的黑跳蛛妖而已。“

“是嗎?“

書中妖說完沉默了,不知道又在想什麼。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還進過妖府裡,這世界上能活著進出妖府裡的人類,正是在下。“

這段回憶雖然很痛苦,但是張周旭裝逼的時候,裝得特彆自豪樣子,彷彿自己在妖府裡橫行無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