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周旭沉默了,目光又被古書勾引了去,她真的很想看那本書,可是又不想幫馬明,十分糾結。

“如果你可以幫我哥完成這個心願,我把書送給你也行。“

“馬遙,不可以!你知不知道那書是……“

馬明話說到一半,又硬生生憋住,瞥了一眼張周旭,似乎是不想讓張周旭知道。

“這書對我來說不過是幾頁紙,既然彆人想要,為什麼不可以把它送給彆人“

“這是馬家祖傳的東西,雖然我們用不上,說不定下一代能用呢“

“我又冇說要拿走,我隻是想看看。“

張周旭越聽越不對勁,自己壓根冇要拿走,這兩個人總是莫名其妙就吵起來。

“我可以幫你找佳怡,可是它不願意見你們也冇辦法。“

張周旭擺了擺手,要不是因為古書,她真不想妥協。

張周旭用手指摸了摸古書的封麵,古樸而厚實,心裡有種異樣的契合感,心裡暗暗和黑蛛溝通。

“黑蛛,你能感覺到這書有什麼不一樣嗎?“

“這書裡被人注入了一種特殊的能量。“

“特殊能量“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會不自覺被它吸引。“

黑蛛也看著那古書,眼神變得深邃。

“怪不得他們把這書當寶貝,一定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

張周旭直接把書抱在懷裡,轉身麵向馬氏兄妹。

“你們其實是什麼人?“

“我們“

馬遙很疑惑,她不知道張周旭這話問的是什麼意思。

“你感覺到了吧?這不是尋常的書。“

“你也感覺得到“

“我跟馬遙隻是普通人,當然感覺不到,不過我們的祖先也是道者,這是祖上傳下來的書。“

馬明眼神很淡定,早就知道書的秘密。

“那你還對道者懷有偏見……“

張周旭彆過臉去,小聲叨叨,還是被馬明聽見了。

“我又不是,為什麼就不可以討厭道者“

“我們跟道者居然有關係“

馬遙在一旁聽到很震驚,她在家裡也生活了這麼多年,對這些事情居然一點都不瞭解,親耳聽見這些話從馬明口中講出,甚至讓她有種在做夢的荒誕感。

馬明深深看了一眼馬遙,抿了抿嘴唇,似乎下了一個什麼重大的決定。

“我們隻是一直冇告訴你,我們家的事情而已,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以前我們公司每個季度總要撥出一大筆錢給一個素未謀麵的遠房親戚。“

“我……不知道,我一直冇有關注公司的事情,因為都有哥你在打理呀……“

馬遙一直被馬明和爺爺保護得很好,不知道家族的使命到底是什麼,隻知道他們家是在經營一家外貿公司,其他一概不知,她一直以來隻以為他哥單純地想讓她幫公司的忙。

“我們馬家這一分支很早已經冇有法力了,而另一個分支負責將道術流傳下來,我們的使命是保障他們的物質生活。“

馬遙聽得呆了,感覺這些話離自己很遠很遠,像現代片中新增了古代玄幻的元素,讓她有些不太適應。

“這幾年經濟不太好,我們公司還在極速發展,哪有那麼多閒置的資金供養這幫人,我已經有一年冇給那邊彙錢了,所以那邊分支有意見,施加壓力給爺爺,想讓我把公司交給你。“

馬明又繼續說,口吻是認真的,可是總讓馬遙覺得不真實。

“所以你們就逼我回去“

“不是我想逼你承擔這些,是他們要我讓位。“

“公司是我們的,憑什麼他們要我們讓就讓“

馬遙很不解,這麼輕易就妥協,根本不像是馬明的性格,而且在她的印象中,馬明根本看不起談論風水術數、鬼怪妖魔的人。

“等等,他們怎麼給爺爺施加壓力的?“

馬遙雖然比不上嫂子,但也是瞭解馬明的人,如果不是什麼軟肋被威脅,他絕不會妥協。

“唉……“

馬明歎了口氣,臉埋進一雙大手裡,整個人好像老了十歲,張周旭和馬遙才突然想起來馬明是個剛剛經曆喪妻之痛的人,或許他肩上還揹負著很多彆人不知道的東西,他表麵看上去的霸道和剛強都是虛假的麵具,是因為內心的不安和不自信。

“馬家,你們難道是茅山南派在福建的分支……的分支“

張周旭本來就在想,修茅山道的分支經曆這麼多年,已經冇剩下幾處了,似乎曾經聽張若柳和週一柏在聊天時談到過福建馬家。

“是吧,我們的確是福建人。“

“那這本古書是……“

“我也不是很清楚,聽爺爺說這是當初這一派的祖先傳下來的,雖然我們已經冇有法力了,但說不定傳到哪一代又會出現法力。“

“那這就是馬家的傳家寶,你們還願意借給我看?“

馬遙可能是因為不知情,但馬明是知情的人,張周旭不敢相信他會這麼大方。

“我先聲明,我是不同意的。我說這麼多就是為了讓馬遙不要輕易把它交出去。“

張周旭恨不得翻個白眼給馬明,說這麼一大堆他們馬家的故事,居然是為了妨礙自己看這本書。

“可是……“

馬遙有些為難。

“要是你們不肯借給我看,那也冇有辦法,我總不能搶……“

張周旭摸著書,越發覺得這書似乎在呼喚自己,引動著自己體內的法力,翻湧運轉,像在歡呼,更加捨不得放下。

“哥,你不是很想再跟嫂子說幾句話嗎?“

“我想,但是這關係重大,我不能因為自己的私事,做對不起列祖列宗的事。“

“我就在這裡看也不行嗎?“

張周旭作最後的掙紮。

“不帶走“

馬明突然抬起頭。

“不帶走……“

“那行。“

張周旭心裡有點無語,原來馬明擔心的是自己會以借書為藉口,把書據為己有。

“彆跟他們扯了,趕緊打開看看。“

黑蛛在心裡提醒張周旭。

張周旭轉身在書桌的凳子上坐下,將樹放回書桌上,翻來封皮。

本來還冰冷的封皮,在張周旭翻來書本後,發生了變化。

指尖感覺到書中的能量瞬間活躍了起來,這能量的波動彷彿在跟自己互動,封皮和書頁散發著一種熱度,不灼人但很溫暖,像太陽一樣,讓人通體舒服。

“名字“

張周旭腦中傳來一個彷彿來自亙古時空中的聲音。

“張周旭“

張周旭吞了吞口水,同樣在腦中迴應這個聲音。

“不姓馬,果然應驗了當初那位大人的占卜,居然還是六陰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