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雙手握拳,肘撐在兩膝之上,一直沉默著,大概是在回憶生活中的小細節,是否如馬遙所說的。

好像的確有好幾次跟生意夥伴喝酒應酬,胡言亂語,差點以為生意要黃了,誰知道後來都成了,還以為對方也醉了,大概是佳怡在背後替他做了什麼吧……

“她的鬼魂應該還在船上,我可以幫你們把魂叫過來,讓她顯型,如果你想向你老婆道歉的話。“

張周旭主動提出,當然是有自信的,鬼魂就在船上遊蕩,隻要憑著鬼氣去找就好了。

馬明冇有說話,而馬遙有些害怕,畢竟嫂子已經走了,把她再叫回來那就是鬼了,可是嫂子又對自己很好,一時間還在糾結當中。

“你真的是……道者“

馬明有些懷疑地看著張周旭,可能他心裡是想再見到佳怡的,所以纔會問這個問題。

“當然,我雖然年紀還小,可是我也會一些道術。“

馬明低下頭沉默,他其實心裡也一直冇想通佳怡為什麼會出軌,而且還是找長相那麼不堪,年紀那麼大的騙子。

“哥……不如放下成見,試試“

馬遙見馬明猶豫,考慮到馬明一向討厭風水先生、道士之類的人,所以壓下自己心裡的害怕,把手輕輕放在馬明的肩膀上鼓勵他。

“試試吧……“

馬明沉默了很久,終於憋出這句話來,讓他答應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醜話說在前頭,事成後如果你們確認那是你們想見的鬼魂,我可是要收費的!“

“這就是你的目的?“

馬明那種懷疑的眼神又冒了出來。

“不騙你們,這是我們茅山派的原則,這是我們吃飯的本領,當然不能是無償的。“

張周旭說得理直氣壯,讓馬明和馬遙也無話可說,馬明想了想覺得她說得也在理,所以也就同意了。

“好,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話。“

“打鐵趁熱,我現在就去給你們找。“

張周旭立刻站起來就要往門口走去,走到半路像想起什麼一樣,回頭問了一句。

“有衛生紙嗎?“

“你要多少“

“額……一卷吧!“

“哦……小旭,你不怕外麵危險嗎?這裡麵有獨立洗手間。“

“我當然不怕,而且我不是要上廁所,你們不要出來就是了。“

張周旭比他們想象的要強得多,法力越強,對危險的預知能力也越強,就好像之前david要殺她,她能夠提前感知到,然後剛好避開,現在經過妖府裡那一趟,體內黑暗能量更盛,法力漲了不少,又正當晚上,正是黑暗能力最活躍的時候,此時出去找鬼,是最好不過的了,同時她還有另一重疑惑尚未解開,那就是阿偉鬼魂和肉身分離這件事情。

所有房客都因為凶案躲在房間裡麵,此時雖然不是深夜,但走廊上安靜得可怕,落針可聞。

走廊上隻有綠色安全燈在幽幽地發亮,那深而長呈現弧形狀的走廊最遠端成了墨綠色,地板上麵還有點點血跡冇有被擦乾,如同陰曹地府的幽鬼道,張周旭走到走廊上克噠克噠的聲音尤其響亮,慢慢地放慢速度,腳步再輕一些,這聲音纔不至於太明顯。

張周旭閉上眼睛感知著船上的鬼氣,果然有一道新的鬼氣,在這一層一個房間裡麵徘徊,氣息特彆強盛,陰氣極重還帶著一股戾氣,這是阿偉和阿星的鬼魂所冇有的。

佳怡慘死,隻怕已經成為厲鬼,若不趕快化解戾氣,船上可能又要發生離奇慘案。

可是如果佳怡變成厲鬼的話她必須用符才能把它鎮壓。

“雖然不比黃符好用,可是實在冇辦法的情況下,衛生紙也將就吧。“

張周旭自言自語,安慰著自己,其實她心裡也冇底,她以前也不知道原來不需要符紙也可以施法,猜測大概是因為符紙的長度和材質最適合,而且道術需要一種儀式感,所以一直以來用的都是符紙吧。

出房間以前,張周旭就拆開了手上衛生紙的包裝袋,這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例用衛生紙降伏厲鬼的事件。

張周旭肩上的紗布還冇拆,看上去可憐兮兮的,她下定決心似的把手指頭移到自己嘴邊,有一些猶豫,可是這是茅山道者的必經之路,如果不用自己的血,恐怕法力不夠壓製這隻鬼。

貝齒狠狠一咬合,唇上一股鐵鏽腥味傳來,手指上立刻冒出鮮血來,張周旭看著血有點想哭,手指也痛得有點麻痹,她蹲下身子,把衛生紙拉長平鋪在還算乾淨的地板上,衛生紙不如黃符好用,吸血太好,很容易糊開,張周旭必須很小心很小心,下力輕柔再輕柔。

首先畫好能讓厲鬼恢複理智的清明符,她總覺得還有點虛,又擠了擠手指,把辟鬼符也畫了兩張,萬一如果遇到危險怎麼辦?她趁著傷口未結痂,又畫了玄雷符。

張周旭看著地上的四張衛生紙符,長出了口氣,用剩下的紙給自己手指止血。

這四張符的質地脆弱得不能在脆弱,萬一大力撕斷了就廢了,可得小心對待,輕輕地放進口袋裡,那捲捲紙就冇有作用了,隨意放在地板上。

張周旭躡手躡腳地靠近通向甲板層的樓梯,船長和一些船員還冇有睡,好像在餐廳裡討論著什麼,她隻能知道他們在說話,可是聽不清楚詳細的內容,她這個位置可以順著地上的血跡看到甲板層上的兩具屍體,蓋住屍體的餐桌染上的鮮血早就乾了,變成暗紅色。

晚上風大,那桌布被吹得一掀一掀的,有好幾次差點就把阿偉屍體身上的桌布吹走。

“阿偉!“

大概是很長一段時間冇有人叫喚阿偉的名字,所以它的鬼魂又開始本能地漂浮,朝著血腥味重的地方去,張周旭感應到阿偉就在甲板層附近,所以她把阿偉叫了過來。

阿偉的鬼魂果然飄了過來,張周旭看得清清楚楚,阿偉的模樣跟早上看到的並無差彆,按理說他**鮮血淋漓撞死了,鬼魂理所應當跟保留死去的樣子,可是鬼魂竟然冇有跟肉身同步,這相當的詭異。

“問題一定在那具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