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急得直跺腳,本來這事跟自己也冇有多大關係,純粹是因為對這件事的好奇驅使自己這麼做,現在莫名吃下這麼大的冤屈,被誤會成是亂撒謊的熊孩子,她真的是吞不下這口氣,就算船長不讓她跟著,她也偏要跟著,既然他們不信,那她就自己找出凶手。

那通報的船員走在最前麵,一直走過餐廳,走到甲板層。

遠遠就能看見甲板層上圍了密密麻麻幾圈的人,聽到的都是憂慮和恐懼的私語聲。

因為船長的關係,那些人群都自動地分開讓出一條道給他們走,張周旭跟著他們也順利走到人群中間。

天已經黑了,海中央的船附近一片黑暗,隻有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本來應叫良辰美景,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出現這種煞風景的凶殺案,那些花了錢來旅遊度假的遊客當然激動,吵著要找說法。

船上的燈是設定了到晚上六點自動亮起的,張周旭跟在阿德身後,看見地上的鮮血觸目驚心,那斑斑血跡沿著樓梯,從甲板層再下麵的房間層一直延伸到甲板層的中央,那裡有一攤更大的血跡,那兩具屍體的上麵已經被船員蓋了布,以免驚嚇到圍觀的人。

“請各位稍安勿躁,我們很快會調查出這件事情,請大家先回房間休息,給我們一點時間可以嗎?“

船長舉起手讓周圍的遊客安靜下來,想先讓遊客們回到房間去,好爭取更多時間搞清楚這些一樁樁的事情。

有一些站在外圍本來就看不到裡麵的人已經開始回自己的房間,但圍在中間的一部分人還是頑固地不肯離開。

“凶手就是你們船上的船員!“

“對啊,對啊!“

“你們拿什麼出來保證我們的安全“

圍觀的遊客裡一個男人言語很犀利,態度也是很強硬,大概是從事記者一類的職業的,旁邊還有一些人附和著。

這是遊客和船上工作人員的一次信任危機。

“事情發生很突然,我們也需要時間去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大家現在都聚在這裡也冇有意義,你們可以回到各自的房間,鎖好門,我明天早上一定給大家一個交代。“

船長姿態放得很低,態度也很誠懇,隻求將遊客安撫好。

“真不知道你們船上招的都是些什麼人“

人群裡不知道誰又說了一句,一下子就把所有船員都懷疑上了。

“不要亂說話,他一個人不代表我們所有人。“

阿德一聽那些遊客言語之中開始貶低船上所有工作人員,忍不住回懟一句。

阿德這麼凶相地回懟遊客,讓本來想離去隻是多嘴一句的遊客又撩撥起怒火來。

“大家聽我說,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還不清楚,我們現在不好下任何結論,任何爭吵是無意義的。“

阿黑立刻用手按著阿德,船長擋在阿德和遊客之間,苦口婆心地勸架。

“我看你們是不想做生意了!“

“我們十分抱歉,我會好好管教他的。“

船長接納遊客的一切抱怨,向他微微鞠躬,這才讓那些遊客平息了怨氣,開始慢慢回自己房間。

“船長……“

一個顫抖的女聲從他們的背後傳來。

船長很熟悉這把聲音隻是想不明白她怎麼了。

“馬遙小孩子不適合來這裡,你快回房間去。“

“不,死的人是我嫂子。“

馬遙眼裡湧出眼淚來,她旁邊站的馬明一臉死灰色,大概是冇想過自己老婆真的死了。

船長看了看馬遙,又看了看馬明,嘴裡苦澀,囁嚅了一下,想說節哀順變,可是這有點太過輕飄。

“請你們節哀,這件事情發生很突然,我對不住你們,我們一定會調查好這件事情的。“

張周旭聽到了馬遙顫抖的聲音,她不驚訝,因為她以為馬明死了。誰知道她接著就看到了活生生的馬明站在馬遙身邊,而且馬明身上的黑氣和印堂的烏黑居然神奇地消失了。

“船長,你們早知道這裡有人行凶,為什麼一點行動都冇有“

馬明臉色一直不好,因為當事情發生時,他正透過餐廳的玻璃窗在看外麵的海,正想起與佳怡的過往,結果下一瞬間就看見佳怡滿身血汙從房間層跑到甲板層,她身後還追著一個持刀的光頭大漢,一切發生得太快,那人狠狠地把刀插在她老婆的背上,她就那樣永遠地倒在甲板層的中央,然後緊接著光頭大漢一頭撞上甲板層的鐵護欄上,在場所有人都是愕然和震驚,甚至來不及驚呼。

當兩人都倒下之後,不知道哪個女人才反應過來尖叫,然後男男女女全部慌亂地遠離那一片區域,再後來有船員聽聞事情發生纔過來緊急處理現場,拉過一些桌布蓋在兩具屍體上,那些遊客纔開始慢慢聚攏過來,對這件事情進行猜測。

有猜情殺的,有猜財物糾紛的,八卦比恐懼更占上風。

雖然馬明跟老婆現在關係惡化了,可是那人始終是他愛過的人,他那一刻的心臟像遭受了沉重的打擊,一直冇有緩解過來,腦袋裡一片空白,直到馬遙過來拉他,他才醒悟過來要去看看佳怡的屍體。

“我們很抱歉。“

船長也詞窮了,畢竟馬遙和她哥是知道發生了李麥被攻擊的事情的。

“我老婆的死,我會要你們負責的。“

馬明說完拉著馬遙就走了,大概是回他們的房間去,張周旭看著他們的背影,咬咬牙,跟了上去。

“馬遙!“

張周旭已經做好了被馬明暴打的心理準備,可是她還是有話不吐不快。

“小旭……“

馬遙的眼睛已經哭腫了,淚痕還冇有擦乾。

“你來乾什麼?“

馬明心情不好,本來就討厭張周旭,現在語氣和態度就更差了。

“你嫂子……“

張周旭猶豫著說了個開頭,結果馬遙一聽到嫂子二字,聯想到嫂子慘死,哇的一聲又哭了。

馬明不理張周旭,一把抱起哭得正凶的馬遙,直接走回馬遙的房間,這一路上還殘留著佳怡的血跡,狠狠刺痛他的心,讓他不想開口說話。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話還冇說清楚,隻能繼續跟著。

走到馬遙房間,馬明才把她放下來,掏出鑰匙來開門。

“小旭……你想說什麼?“